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萌狐悍妻最新章节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何必在乎

萌狐悍妻 第一百二十六章 何必在乎


    圣皇轻轻拍了拍手,那群身材优美面目狰狞的女傀便向着云河包抄过去……

    “不……别过来……”云河绝望地吼叫着,奈何全身的灵气被黑雾耗尽了,在圣皇的无境威胁之下,他连紫莲都召唤不出来。

    圣皇又换了一个方式折磨自己了。

    以前以夺走自己身边的人的生命为乐,而现在,是在糟玩自己的尊严。

    只不过……

    只要圣皇还待在这里,地球不就相对安全了吗?

    自己每承受多一秒的折磨,那天宗和希希他们不就是争取多一秒的时间寻找黑碎片吗?

    自己早就是不洁之身,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再多一次,有区别吗?

    何必太在乎呢?

    要是希希嫌弃自己,不要自己,大不了这事结束之后,自己主动消失。

    云河原本很害怕的。

    可是,想到自己受折磨的同时,对远在地球的朋友们有帮助之后,他一颗畏惧的心突然又出奇地平静下来。

    颤泣的身躯安静了下来,停止的挣扎。

    他便是慢慢地合起了眼睛,不去望,不去听,也不去想。

    丑陋的女傀已经爬到他的身躯,冷冰冷的魔爪挑开他的衣服伸进去在他的肌肤游走,逗玩着他最灵敏的地方。

    他只当这是梦,紧皱着眉,闭着眼睛,忍着不去给任何回应。

    见云河这样都能坚守着本心,不为所动,圣皇又觉得不好玩了。

    圣皇笑道:“云河啊!难道我这几个女傀侍候得还不够舒服呢?我怎么觉得,你还没有享受在其中?是因为在我面前,你就紧张吗?放心,我还有一味灵丹可以帮你助兴。”

    圣皇说着,伸出一只手,掌心凝聚了一团黑气。

    在圣皇意念的掌控之下,这团黑气开始高速旋转,然后渐渐凝实成一颗黑丹丸。

    圣皇阴险地对云河道:

    “很久很久以前,这具躯壳的主人最善长的技能除了傀儡术之后,还有炼丹,尤其善长研制毒,包括你们蓝魂皇族的先祖,也曾经跟他做过交易,用炼器术跟他交换了一种叫做蓝色之殇的东西。当然,我承继了他全部的能力,为你炼制一颗情丹也只是小菜一碟。”

    “情丹,顾名思义,就是连圣者服用了都难以抵挡它的作用,释放出本性,沉醉在躯体交叠所带来的感觉之中。本是情火过旺者,服之烈火灼心,心脉俱碎;寡冷者服之,推情助兴,能疏筋散火,不失为一种愉快的体验。如今我不计前嫌,将此丹赐赠于你,让你在生命倒计之时,最后一次享受男女之乐,你应该庆幸我对你的宽容才对。”

    圣皇兴致勃勃地说着,手掌轻轻一推,那颗黑丹丸就悬空朝着云河那边浮过去。

    “我可爱的女傀们,让这狐妖服下,然后好好侍候他!”圣皇狞笑着下了一个命令。

    一个女傀站起来,伸手接住黑丹丸,再次向着云河一步步走过去。

    云河耳朵又不聋,自然是听到圣皇所说的每一个字!

    这个魔头居然还想自己迷失本性,屈服于他的魔爪之下?

    他睁开眼睛,怒不可遏地瞪着圣皇,他想挣扎,可连手指都动不了。

    他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会发生多少糟糕的事情……

    他知道自己这回活不下去,但他不想希希女神找到自己的时候,自己只剩下一副被玩得不堪入目的空壳……

    他什么都知道,可他偏偏阻止不了,只能眼白白地看着那个女傀走到自己面前,钳住他的脸颊,将他的嘴撬开,硬是把那黑丹丸灌入他咽喉里。

    随着那颗黑丹丸在他肚子里渐渐化去,扩散入他全身的经脉,他的身躯渐渐地不由自主地热起来,而且全身都酥痛难忍,好像有无数的虫子在他最灵敏的地方钻来钻去,他不由自动地颤泣了一声,单薄的身躯发着抖。

    “唉呀,这个反应才差不多嘛!你瞧瞧你自己的样子有多龌龊?真想让唐紫希也站在自己看清楚,她所深爱的男人到底有多饥不择食。哈哈哈……”

    那几个女傀又狰狞地围过去,把他当作一盘美食大餐,用锋利的獠牙在他全身留下各种不堪的印记。

    云河知道自己躲不过了。

    看不到,不等于正在发生的事情没有发生,这一回,他绝望到连合起眼睛去逃避的力量也没有,迷茫地望着大门外漆黑的虚空。

    任由身躯的反应在那情丹的作用之下迷失,却是顽抗着意志不被侵蚀,守住心灵最后一片清静。

    外面的世界,什么都没有,漆黑空洞,而他却迷迷糊糊地看到了希希女神,九重神殿的伙伴们。

    “小云河,快回来吧!我做了一桌的饭菜呢?你饿吗?”希希女神笑着对他说。

    周围一片浪漫梦幻的气氛。

    “主人,我希望能一直守护到你永远。”赵英彦突然出现,忠心耿耿地说。

    “小狐狸,球球冷,球球要抱一抱!”球球就像可爱的小孩子般,还没等自己同意,就擅自飞入自己怀中。

    “主人,欢迎你回来。”九重神殿的人都出来迎接他,拿出最好的美食,最香醇的酒,要他一醉方休……

    云河觉得好暖和,好幸福,伤口似乎不再痛了。

    他微笑着,望着那个什么漆黑的方向,眼睛却越来越涣散空洞,瘫开四肢,任由那几个女傀骑着他纵狂……

    獠牙切入皮肤,还不断撕扯,哗啦啦的腥液如同黯月下的幽泉,延着冰冷的阶梯渗淌。

    圣皇目不转睛地盯着,觉得赏心悦目。

    就在这时,一道气息闯入这个星域之内,圣皇用神念一扫,嘴角轻轻一扬,笑道:“女主角来得正是时候,刚好能欣赏这一出精彩的好戏呢!”

    与此同时,在天宗的带路之下,唐紫希马不停蹄地终于赶到这里了。

    突然,一种很悲伤的感觉在心头升起,唐紫希鼻子一酸,眼泪就不由自主地落下。

    “云河……”唐紫希觉得心脏的地方很痛很痛,她捂着心窝,痛得停了下来。

    跟云河羁绊了几生几世,又双双成神,结为伴侣,灵魂的重叠让他们有了一定的心灵感应。

    直觉告诉唐紫希,云河正经历着很悲惨事情,或许她掉的眼泪,就是云河的眼泪。

    “唐姑娘,你没事吧?”天宗担心地问。

    “圣皇,可能已经向云河下手了……云河他……”唐紫希咽哽得说不下去。

    跟他,只剩下这种痛入心肺的心灵感应。

    这个寂静无声的星球表面笼罩着层层浓重的黑雾,唐紫希的神念延伸不出去,也不能感应云河的气息,不能判断他是否活着。

    天宗看到唐紫希突然哭成泪人,知道自己的主人恐怕凶多吉少。但已经来到这里了,就不能放弃,无论主人怎么了,也得把主人找回来……

    “唐姑娘,你坚持住!前面就是我们皇族的主殿,从前是我君临天下的地方。圣皇傲视万物,必然会待在那个地方等你,我们过去看一看。”天宗着急地催促。

    唐紫希忍着那种剜心的痛,跟天宗双双向着主殿的方向飞过去。

    云河,你要等我!不要放弃,千万别离开我!我们还要在一起幸福地生活下去……你说过会陪我到白头,不能食言啊!

    圣皇,要是云河有什么不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大不好跟你同归于尽!

    唐紫希怒火冲天地降落在主殿的大门,而变成青鱼玉佩的天宗跟悬飞地唐紫希身边,表情跟唐紫希是同仇敌忾。

    可是,第一眼映入唐紫希眼帘的,却是一幅无比残酷的画面:

    阴森森的大殿内,圣皇狰狞地笑着,坐在高高的王座,云河衣不遮体地搁在圣皇脚下,脸带着一抹凄凉的微笑,眼神却是空洞的。几个丑陋的女傀将云河糟玩在身下,用獠牙撕扯他的伤口。云河全身都是伤,无数伤口被扯得稀烂,一道道红红的溪已经将阶梯染红,并一直蔓延到阶梯下的殿厅,刺鼻的腥气迎面而来。

    “不!”唐紫希悲怒不已,痛心得尖吼。

    圣皇慵懒地望着唐紫希,傲慢地笑了笑:“我们的女主角真是姗姗来迟呢!不过幸好还来得及欣赏这场好戏。唐紫希,作为背叛我的代价,你就睁大眼睛看清楚,他是怎样在绝望痛苦之下咽下最后一口气吧!”

    圣皇又望了变成青鱼玉佩的天宗,笑道:“天宗啊!想不到你又跟着来呢!这样也好,你就睁大眼睛看清楚,你主人跟我作对的下场吧!怎么样,这个座位可是从前你的宝位。只不过,我觉得由我来坐这个位置比你更合适。还有,这个皇位真的太硬了。等到这狐妖咽气,我还要剥下他的狐皮,做成一张狐皮坐垫,我想坐起来一定又暖和又舒服。”

    圣皇所说的每一个字都让天宗怒火中烧。

    圣皇不但夺走了他族人的生命,抢了他的王座,现在还在自己面前侮辱主人……

    最可怜的是主人,这一劫,他还能扛得过去吗?

    主人是这个世间最善良的人,他救了无数人,包括自己和族人的未来,他从没有伤害过任何人,他不该遭到如此对待的!

    天宗在心痛主人,为主人鸣不平的同时,心里也在诅咒着圣皇。就算将圣皇扬灰挫骨千次,万次也不足以平熄天宗心中的怒火。

    “圣皇,我已经遵守诺言来了,为什么你要食言对云河下手?”唐紫希悲愤地哭着怒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