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纣临最新章节 > 第四章 败者之宴

纣临 第四章 败者之宴


    即使身后的牢门已经开得笔直,朱里奥·吉梅内斯也照样躺在床上,一动都没动。

    他也不需要动。

    凯九只用一只手就将这个已经瘦得不足一百斤的男人拎了起来,拖出了牢房。

    这是吉梅内斯被监禁以来第一次离开这个房间,而上一次他见到这间牢房外的世界,还是在四个月前,在南美的丛林里……

    那天,“枪鬼”和凯九突袭了他们的营地,由于“毛峰”和罗德里戈教授这两位茶宴成员一同外出“探路”去了,所以营地里只剩下了蔓迪一个能力者,而她自然不是凯九和枪鬼的对手。

    于是,蔓迪和吉梅内斯就这样双双被逆十字俘虏、并关押了四个多月。

    直到……今天。

    …………

    叱——

    伴随着电子门开启的声音,凯九走进了一间会议室中。

    他来到会议桌旁,随手将吉梅内斯“甩”到了一张椅子上,好似是在甩一个破口袋。

    而吉梅内斯也是从头到尾没有任何的反抗,只是在撞到椅子时因疼痛而发出了些许呻吟。

    “他怎么了?”就坐在旁边那个位置上的蔓迪见状,随口问了一句。

    “自作自受。”凯九冷冷地回了这么四个字,然后就转过身离开了会议室。

    大约一分钟后,会议室的门再度开启,子临拿着杯咖啡走了进来,并迈着轻快的步子,来到了会议桌的主位那儿坐下。

    把手上的特大号儿纸杯放下后,他扫视了会议桌周围已然就坐的那六个人,再开口道:“为了节省时间,不管各位以前在外面是否认识,眼下还是由我来逐一介绍一下今天在座的成员吧。”

    他停顿了一秒,便从自己的右手边开始,按逆时针方向介绍道:“这位是九狱……哦不……‘前’九狱副监狱长之一,‘巢魔’,卡尔·冯·贝勒。”

    他这个“前”字加上了重音,因为九狱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了。

    “这位是他的同事,同样是曾经的副监狱长,人称‘阿芙罗狄忒’的苏菲·克莱蒙特长官。”子临并没有给他们说话的机会,只是一个接一个地介绍下去,“接下来这位,是‘前’茶宴成员,也是著名的探险家,罗德里戈教授。”

    说到这儿,他顿了顿,看向了自己对面末席上的一名四十岁左右的白人男子。

    “然后是这位,‘前’弗拉基米罗维奇永不倒铁血联盟副总司令帕维尔·扎伊采夫,同时……他还有另一个身份,即来自联邦的卧底特工,马豪斯·普拉托,代号‘飞勺’。”

    这句话出口时,除了子临和吉梅内斯之外,整桌人的脸色都有些变化,毕竟这话的内容可是一个“大料”。

    谁能想到这个世界上最有实力的反抗组织之一“铁血联盟”的副司令竟然会是一名联邦特工;假如子临所言非虚,那联邦在这些年里的很多行动都将变得细思恐极。

    “再然后呢……是这位……”子临接着往左数,“如各位所见,这个瘫在座椅上、看起来已经几个月没刮胡子、骨瘦如柴、眼神涣散的废物……就是几个月前失踪的‘南美洲帝王’,朱里奥·吉梅内斯公子。”

    说着,子临又将视线移向了自己左手边的那位美女,即最后一个要介绍的人身上:“最后这位,是道儿上人称‘曼陀罗’的蔓迪女士。”

    子临将这六个人的身份全都报完后,才提起了自己:“而我嘛……我叫子临,今天代表逆十字来跟大家商量一些事情。”

    “在正式开始之前……”子临话音未落,普拉托便插嘴道,“我不得不问一下……”他瞥了眼吉梅内斯,“那家伙到底是怎么了?以及……他这副样子真的有能力知道自己在参与某种讨论吗?”

    “放心吧,他清醒得很。”子临说着,喝了口咖啡,不紧不慢地接道,“这四个月来,我一直都在给他用一种名为‘天鹅绒’的药,这种药的配方是吉梅内斯家族花高价从一名樱之府的药剂师手中买断的,其主要原料正好就是吉梅内斯他们家种植的那些‘烟草’。

    “至于其主要用途嘛,则是用来控制那些被吉梅内斯家族通过绑架或拐卖等手段抓来、强制从事某种特殊行业的女性的。

    “那些女孩儿在被抓到后的数小时内就会被注射这种药品,随后她们就会变得跟此刻的吉梅内斯这样,处于一种瘫软涣散的状态;虽然意识还是清醒的,但全身都会感觉变得像羽毛一样轻飘飘,大脑也无法有效地驱使身体做出行动。

    “要等到药效过去之后,人才能做些正常活动,比如吃饭、上厕所等等。

    “但是,用不了多久,‘瘾’就会来了。这个时候,如果不再次用药,‘天鹅绒’独特的戒断反应就会出现——犯瘾者会产生身体‘越来越重’的幻觉,你的每一根头发、每一根汗毛,还有体内的每一滴血、身上的每一块骨头……都会变成仿佛能把你整个人压成肉酱的重物,将你牵拉向某种并不存在的深渊,而你对此无能为力……伴随你的只有巨大的恐惧和痛苦。”

    听他说完这些,在场的其他人对于吉梅内斯的那一丝同情顷刻间荡然无存,并纷纷露出了几许鄙夷之色。

    “那么……”又过了几秒,普拉托接道,“这家伙现在是在‘飘’着呢,还是在‘沉’着呢?”

    “飘着。”子临不假思索地回道,“他的牢房有单独的供氧系统,每天定时通过空气给药,他飘多久、沉多久、什么时候飘、什么时候沉……全都可以控制。”

    “那我们是不是还得感谢你,没有对我们采取相同的关押措施?”这时,蔓迪开口问道。

    “别误会了,蔓迪女士。”子临微笑着回道,“我跟你们说这些,并非是在暗示‘我也可以这样对待你们’,更不是在向你们展示‘我们逆十字就是这样对待恶人的’之类……我只是见凯九刚才已经回了你一句‘自作自受’,怕说得不清不楚会引起误会和怀疑,所以才跟你们解释得详细一点儿。”

    “那为什么你只折磨他一个人呢?”坐在桌子另一边的苏菲这时言道,“对你而言,我们和他,又有什么不同?”

    “问得好。”子临回道,“首先,个人而言,我并无意去折磨吉梅内斯先生,对于他遭受的这些苦难,我既不会感到快乐,也不会得到满足……这种施加在别人身上的‘罪恶’,并非是一种可取的兴趣,亦不是在伸张正义。”

    “呵……”闻言,苏菲笑了,她的笑容一如既往的迷人,即便是蔓迪这样的美人儿在她面前也是相形见绌,“你是说……折磨他,对你来说毫无意义,即他所受的所有痛苦,都是为了……”她撇了撇嘴,用不置可否的口吻说道,“……noting?”

    “是的,对我来说、客观上来说,都是这样,但是……”子临应道,“……对你们来说,这就有意义。”

    “呃……”罗德里戈教授像是个虚心的学生一样举手发言道,“抱歉,我好像有点儿跟不上您的思路。”

    “试着回想一下,教授。”子临又喝了口咖啡,润了润喉咙,再道,“当形容憔悴的吉梅内斯先生像是垃圾一样被扔到那张座椅中时、当我用轻蔑和侮辱的口气跟你们介绍他时……你的感受是怎样的;而当我具体地说出我折磨他的方法时、说出了他用同样的方法做过什么时……你的感受又是怎样的?”

    听罢,罗德里戈眼神闪烁,似乎是想到了些什么,却又不甚分明。

    “是‘罪恶’还是‘正义’,不在事情本身,而在‘人’对其的看法;不同的个体对同一件事会有不同的理解和感受,人与人的想法会因为自身认知、立场、对信息的掌握量等无数种因素而产生偏差,甚至完全相反……”一息之后,还是卡尔接道,“你就是想告诉我们这个,对吧?”

    啪——啪——

    子临慢悠悠地为卡尔鼓起了掌:“非常好,卡尔,不枉我常来找你聊天。”他的确是不止一次去找卡尔聊过天,并跟对方灌输了很多自己从天一那里学到的东西,“‘正义’的定义是因个体的想法而异的,我们只有承认了这点,才能更好地为这世间做点事不是吗?”

    “哼……你所谓的‘有事找我们商量’,指的就是这种伪哲学式的洗脑吗?”此时,普拉托忽用十分不客气的语气问道。

    “我只是举了个例子给你们看,普拉托先生。”子临说这句时,又指了指瘫在椅子上的吉梅内斯,“如果我们把发生在吉梅内斯身上的一切,看成是一件前一阵子在欧亚大陆交界处……”

    “铁幕之炎?”还没等子临说完,普拉托就抢着道出了那四个字。

    “呵……不愧是亲身经历者,反应就是快啊。”子临的声音中尽是嘲讽之意。

    “我明白,我都明白。”普拉托摇着头,用郁闷的语气道,“你的例子不错……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是人们的看法定义了这场屠杀,而不是这场屠杀本身定义了什么;说到底,真相是无意义的,结果才有意义……真相只有天知道,而结果则是由人决定。”

    “哦~脑子倒是不慢啊。”子临不依不饶地嘲讽着,“可惜,你的尽忠职守、出类拔萃……并没有打动你的上司们,让他们在轰炸之前通知你撤退;你再聪明、再有能耐……仍是一枚‘弃子’而已。”他轻笑一声,话锋一转,“不过,我也能理解他们,你毕竟已经是铁血联盟副司令这种显眼的人物了,要是你突然跑路,没准会让更多的反抗军高层对事情有所察觉而逃走;再者,考虑到轰炸过后反抗组织也剩不下多少人了,届时,你这个光杆的卧底司令还能有多少价值呢?正所谓兔死狗烹、鸟尽弓藏啊……”

    闻言,普拉托从鼻子里出了股气,沉声道:“我和联邦的关系,不需要你进一步来挑拨……他们对我的所作所为,也不需要你来寻找合理性并进行辩解……没错,我脑子是很快,能当上特工的、智商通常都不低,但我知道……智商高不代表我就能拥有你的那种‘聪明’,我要是够聪明的话就不会走上这条路、也不会在轰炸过后落到你们手里……所以,不要跟我说那些大道理,我只是个俗人,不想去理解那些东西;你要是想利用我对付联邦,那就用吧,至少在这一点上我们的利害一致。”

    “好啊,快人快语,我喜欢啊。”子临道,“我还在想你要是冥顽不灵该怎么弄你呢,没想到普拉托先生你还是很好说话的嘛。”

    “照你这意思……”苏菲这时又道,“我们要是不跟你合作,你也会‘弄’我们咯?”

    “怎么可能~‘弄’还是‘不弄’,那得看人的。”子临摊开双手,望着对方道,“再退一步讲,对长官你来说,只要抛个媚眼儿,让我‘爱上’你,不就安全了吗?”

    苏菲避开了子临的眼神,用冷漠的语气回道:“得了吧,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知道你是那种‘为了实现理想可以毫不犹豫地杀死挚爱’的类型,算我怕了你吧。”

    “是啊,你可以为了举个例子就把一个人折磨成那样,我想你也没什么做不出来的事了,不听你的还能怎样呢……”蔓迪也接道,“不过,还有一点我不太明白,你为什么到现在才来跟我们交涉呢?我可是在这儿被关了四个多月了,但说实话……想让我替你卖命,只要你报个我能接受的价码,四分钟我们就能谈妥。”

    “他只是在等……”子临还没回话,卡尔就先开口了,“等一个合适的时机。”他双目低垂,说话时的神态气质比在九狱时还要冰冷阴森,“在他‘需要用到我们’之前,把我们关在这里,总好过我们在外面给他们添乱……而且,也避免了我们在‘铁幕之炎’那天死亡的可能。”

    “我说……你没事吧。”虽然因为班次问题基本见不着面,但毕竟是前同事,苏菲对卡尔还是有点担心的,“怎么感觉你说话的腔调怪怪的,而且对他们很了解啊……”

    “了解或不了解、理解或不理解,都不重要。”卡尔还是低头看着桌面,一副自闭的样子,接道,“这里也不存在什么‘他们’,只有……‘我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