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纣临最新章节 > 第二十一章 宿命(下)

纣临 第二十一章 宿命(下)


    话分两头,在子临与薛叔对峙的时候,另一方面,大洋城中。

    还是在那个天台上。

    子栖已经将“崖山”的精锐部众统统消灭,绝大多数人尸骨无存,唯有他们的首领夏侯延……还留了个全尸。

    当然,那也只是表面上的“全尸”而已,如果切开看的话,会发现其大脑、心脏和肺部全都不见了。

    “呼……比想象中还要费力些呢。”子栖收拾完了敌人,长舒一口气,然后也不知跟谁念道,“你是来支援我的吗?谢谢了,不过……看来已经没必要了。”

    就在他话音落时,杰克从一处阴影中走了出来。

    “抱歉,我不是来支援你的。”杰克的声音透出了一丝无奈。

    子栖转身看向对方,沉默了几秒,再道:“不会吧……”

    “会的。”也不知杰克在回答什么,反正他的下一句就是,“我就是来杀你的。”

    “这么说来……”子栖接道,“你和薛叔是一伙儿的?”

    “子临在和纳坎沃对决前就把心之书转交给你了吧,你看看不就知道了。”杰克回道。

    “我从不看你们的心声,因为我信任你们。”子栖接道。

    “但我们根本不是你挑选的。”杰克道。

    “我信任我的哥哥,所以我哥挑选的人,就是我愿意信任的人。”子栖道,“当然了……我哥也跟我说了,近期内薛叔可能会对其不利,并且有可能拉上一两个逆十字内部的人帮忙,只是我没想到……你也会是其中之一。”

    “那你有没有看过你哥哥的心声?”杰克又问道。

    “我……”子栖犹豫了一秒,“……看了。”

    “那你准备怎么做?”杰克又问道。

    “呼……”子栖又长出了一口气,“我也不必特意去做什么吧?”

    “也就是说,你支持他。”杰克道。

    “感性上来说,他是我哥;理性上来说,我也认为他的判断没有错。”子栖道,“他的办法,对他、对我、对这个世界来说,都很好,唯一的遗憾就是……要牺牲掉一小部分人。”他顿了顿,再道,“这其中,逆十字外部的人自不必说,内部呢……有车戊辰、老兵、浪客、薛叔、博士……眼下来看,还得算上你。”

    “嗯……”杰克点点头,“好吧。”他微顿半秒,接道,“在我们拼个你死我活之前,我能先问你几个问题吗?”

    “你问呗。”子栖不假思索地应道。

    “你们就那么不相信世人吗?你们就如此确定他们会重蹈两百多年前的覆辙……不知学习、不知改变,再次带给自己数十年的动荡和苦难吗?你们就不能给他们一次机会去证明自己,而不是急于替他们做主吗?”杰克问道。

    “呵……”子栖笑了,“是的,我们就是不相信他们,也就是这样认定的。

    “作为一个超脱于‘平庸者’的人,一个见证了‘阡冥’之末的传承者,你理应比其他人更容易理解我们才对……

    “阡冥也好、茶宴也罢,帝国也好、联邦也罢……这些组织或政权的大小、称谓和形式其实都不重要。

    “最伟大的英雄也终会死去,最宝贵的品质也终会被淡忘;再崇高的理念也能被歪曲,再卓越的成也能被泯然。

    “时间终究会把第五王国一次次重新推入轮回,对人性抱有幻想才是对世人真正的毒害。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不知悔改的斗争史,世人所经历过的最长久、最深远的苦难,皆是源于内部的争斗。君王圣贤也好,制度规则也罢,能平定乱世的,必是‘以理示之,以力律之’的‘霸道’;而‘仁道’……看似美好,实则只是在霸道的基础上又加上了一条虚伪的界线、一副道德的枷锁,最终反而给人们带去更多的苦难。”

    “好。”杰克没有和他争辩,只是继续问道,“我再问你,你觉得子临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或者说理想,所造成的那些牺牲,值得吗?”

    子栖摇了摇头,缓缓言道:“在我看来,这个问题,跟‘何不食肉糜’的性质是一样的;只有你这种曾经在自由、宽松的环境中生活过的人才会去思考或讨论。

    “我和我哥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是工具,我们没有什么道德感,甚至有没有人性都不一定……

    “所以,像这种‘人性拷问’对我们来说也没有意义……我们根本就不在乎、或者说无法站在和你一样的角度上去看待你所谓的‘值不值得’,当然你如果非要得到一个能让自己感到舒适的答案,那我可以回答你——‘值得’。

    “这点,不管你问我,还是问我哥,答案不会有区别。

    “我们不会对所做的事产生任何悔恨,我们只是做该做的事,做那些人们不愿去做的、所谓冷酷残忍的勾当,因为……总得有人去做。”

    杰克闻言,沉默了片刻。

    片刻后,他再度开口:“假设,一切都按照你们的计划展开,你真觉得你们可以成功地瞒天过海,欺骗世人,以此换来一个安定的盛世吗?就凭你那张和子临一模一样的脸,你就真的确定不会留下任何破绽、遭人怀疑吗?”

    “只要莉莉娅的能力正常发挥作用,世人根本就不会记得我哥哥的长相,也不会知道他的去向。”子栖回道,“至于我这张脸……有必要的话,我也可以改变它,这都无所谓。”他摊开双臂,坦然言道,“我甚至可以把自己整成黑人、或者女人……你要明白,欺骗世人是统治者理所应当的责任,对人民而言,更有意义的是我所代表的价值和理念,而不是我真实的面貌。”

    他的回答,已是逻辑自洽,没有什么可以再辩的了。

    或者说,旁人再怎么去辩,也不会改变他的看法。

    于是,杰克说道:“那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这一瞬,他的眼神变了,一股庞然的杀气也随之绽开,将方圆数十米的范围都笼罩了起来,“如果我今天把你杀了,毁掉了子临的计划,你觉得子临能不能找到一个人来替代你?或者说……接下来,他还有没有什么后备的计划?”

    子栖听到这句时,神情也变了,不过他还是如实回道:“能替代我的人应该是没有的,就算有人具备做‘王’的能力,也无法像我一样理解哥哥的意思。所以……他应该会让薛叔回溯时间,回到我被杀之前,并设法阻止你说的那种状况发生。”

    “那如果薛叔死了呢?”杰克又追问道,“比如……几乎在我动手杀你的同时,死在了世界的另一头。”

    “呵……”听到这儿,子栖笑了,苦笑,“原来如此,这就是你们的计划吗?”

    “是的。”杰克道。

    “那我哥还可以找孟夆寒,把我复活。”子栖又道。

    “且不说他现在是否还能指挥得动孟夆寒,就算能……”杰克又道,“如果我在杀你的时候,把你的魂魄直接送到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去,孟夆寒怕也无能为力吧。”

    此言一出,子栖立刻就意识到了一件事。

    “这么说来……你已经‘理解’了自己的能力。”子栖接道。

    “没错。”杰克道,“而你应该也知道,我的‘超维放逐’,只要做到了‘完全理解’,立刻就能达到狂级。”

    “那又如何?”子栖道,“在‘量子革命’面前,你又能有几成取胜的把握呢?”

    “如果是对上完整版,那我自然是连一成胜算都没有。”杰克想都没想,便用淡定的语气回道,“但是,如果是对上失去了部分‘特性’的量子革命……”

    这个刹那,子栖感到了一种危险的气息。

    他猛然发现,在杀神那如有实质般的庞大杀气掩盖下,有另一个人的气息,不知何时,已靠近到了自己身后。

    啪——

    就在子栖想要回头之际,一只手拍在了他的背上。

    那只手的主人,名叫索利德·威尔森,aka——“老兵”。

    早已和杰克商定好战术的他,以进城支援影织作为幌子,脱离了之前的四人小队,然后在城中与杰克悄然会合,一同出发。

    在杰克吸引住子栖注意力的时候,索利德便隐匿起自己的气息,徒手从建筑物的外层一路攀上了天台。

    眼下,在这子栖露出的、仅有一次的、不足二十分之一秒的破绽中,索利德成功用手接触到了对方,并且发动了能力——凡骨。

    尽管索利德在过去的半年中,趁着在樱之府充当保镖的大量空闲时间里努力学习了不少量子物理学知识,但他肯定还是无法彻底理解“量子革命”的。

    不过,凭借他现有的知识,也足够让子栖失去一部分的“特性”了。

    “你……”子栖本想说话。

    然,时间,在这一刻,停止了。

    子栖和他的哥哥一样,本该是不受时停影响的;即使是在面对“时间回溯”时,至少他们的记忆也能保留。

    但此刻,由于其异能失去了部分的“特性”,他也被时停给停住了;尽管子栖的意识仍在运作,但身体已无法动弹。

    他不是坐以待毙之人,他立即开始用剩下的那部分能力去攻击索利德。

    这一招,子栖曾经对珷尊手下的“幽鬼”阿什·拉提法用过;当时的子栖,还扮演着神秘的“镜先生”,他只需要一次呼吸的时间,就可以用能力把接触自己身体的人连同衣物一起化为尘埃。

    可是,由于时间停止的影响,他的这个能力,也没有立刻奏效。

    最终还是杰克抢先一步,一个闪步来到了他的面前,将手掌放在了他的肩上:“或许你们兄弟俩的理念才是对的,但我终究也是个凡人,我能做到的只有问心无愧、尽力而为……”

    嗡——

    子栖并没能对杰克的话做出任何回应,伴随着一阵光晕和一声奇怪的分子加速声,子栖便原地消失了。

    在他消失前的一瞬,他的眼中也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恐惧或愤怒,有的只是些许遗憾、和几分悲伤。

    时间,再次流动。

    说时迟,那时快!重新获得行动能力的索利德不由分说,突然就探左手抽出了腰间的军刀,用一个快、准、狠的动作,一刀朝着自己右臂的肱二头肌处砍下,利落地斩断了自己的右臂。

    而他的右臂几乎在脱离他身体的同时,在半空化为了尘埃。

    “切……”

    这整个过程中,索利德连哼都没哼一声,直到切完右臂,他也只是啐了一口唾沫,然后就面无表情地从腰带上拿出了一瓶冰冻治疗喷雾,把自己那正在飙血的伤口断面封了起来。

    “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两秒后,索利德边掏绷带边顺口问杰克,“你若还要杀子临,我可帮不了你了,要不然你去问问孟道长?”

    “不必了……”杰克开始给自己点烟,“呋——事到如今,子临已没有太多选择了。”

    …………

    一分钟前,北欧,还是那座孤山之上。

    看着薛叔在自己的眼前化为尘埃散去,子临的脸上非但没露出轻松的神情,反而是惊疑交加。

    他不解的是:为什么薛叔连一次回溯都没用就死了?

    据子临所知,薛叔的能力有一个特性是会在其即死的刹那“被动回溯时间”,也就是说,即便有人想在薛叔睡着时把他暗杀,也会在枪响的瞬间引发时间回溯。

    因此,按照子临的原本的预估,如果薛叔认真和他对决,最终的结果应该是薛叔在无数次的回溯中“耗尽寿命”而死。

    然,方才,薛叔却是直接朝他冲过来,并立刻死在了量子革命之下。

    这种情况,唯一的解释是……薛叔在主动求死,他用自己的意识制止了能力的发动。

    “不对……他为什么……”种种假设和推演在子临脑海中闪过,然后他很快想到了最糟糕的那个可能。

    “难道!”就在子临不由自主地道出这句时。

    他感觉到……时间,停止了。

    ://8/17_17721/406541541.ht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8。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