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纣临最新章节 > 第十章 决一死战(上)

纣临 第十章 决一死战(上)


    当冼小小周身的防御力场出现裂痕的那一刻,德蕾雅便明白……胜机已现。

    这个空间是德蕾雅制造的,她就如同是这里的上帝,冼小小的能力受到了认知限制,没理由能与她抗衡。

    转眼间,灰暗的天空下,无形的力量开始聚拢,整个空间都开始颤抖。

    那些本是匀速飞行着的飞弹,皆在瞬间加速,超脱了物理规则,化为一道道流光,尽数命中了冼小小的所在。

    飞弹爆炸的同时,“天空”也崩塌了,那本不该有“实体”的天和云,转眼间碎成了一块块倾塌而落的巨大晶体碎片,似一颗颗陨石般急坠、奔袭……其目标自然也是冼小小。

    而在那崩坏的天空之上,此时出现了一片黑暗深邃的虚空,狂暴的能量在虚空中肆意席卷,好似无穷无尽。

    终于,在这一轮又一轮的攻击之下,冼小小的防御力场完全碎开,爆炸和“超物质”撞击造成的能量冲击将其吞没。

    她的意识……中断了,而德蕾雅是可以感知到这点的,所以德蕾雅在对方昏迷那个刹那撤出了这个空间,并使其迅速塌缩为了一个奇点,消失在了虚空中。

    完成了这些后,德蕾雅便立即瞬间移动到了姬珷的身边;站定之时,她的铁面具下,两行鼻血已缓缓流了下来,不过她很快就用念力止住了。

    “解决了,珷尊大人。”她冷冷地道出了这句话,然后站在那儿,等待着下一个命令。

    和子临控制冼小小一样,姬珷也用了一些方法去控制德蕾雅。

    说得简单一点——德蕾雅脸上的那个铁面具,就是个持续生效的洗脑仪。

    虽然那面具看似是戴在德蕾雅脸上的,但实际上,是“戴在脑子上”的;那铁面具的内侧有着成百上千根细若发丝的金属线,它们像是一根根带钩的针一样深深刺入德蕾雅的头皮,穿过头骨,连接着她的大脑,控制着她的思维,保证其对珷尊的命令言听计从。

    当然了,这玩意儿的副作用也很明显:其一,会让佩戴者的精神状态不太稳定,性格会变的比较孤僻、偏执、喜怒无常、且有一定暴力倾向;其二,由于这个面具在设计的时候就没考虑过如何取下来,所以也不存在什么取下的方法,硬要拔出来的话德蕾雅无疑会死。

    可能有人会奇怪,既然姬珷有这么方便的道具,为什么不量产呢?

    很明显……是因为他不能。

    这个面具,并非是姬珷自己制造的,而是他偷来的,世上仅此一个;在落到姬珷手上之前,这面具被存放在联邦的一个海底基地之中,享受着和“冥界之刻”同等的安保待遇。

    即便是姬珷也不清楚这东西的详细来历,根据他从联邦那边获取的情报,他能确定的就是这面具是那位已故的联邦天才科学家查尔斯·罗尔在一百多年前制作的,其功能为“控制人心”。

    而更让姬珷感到不解的是……这东西的工作原理:需要把“被控制者”的血抹在面具表面,再把“控制者”的血抹在内侧,然后给“被控制者”戴上。

    姬珷也不知道这几道工序要是搞错了会有什么后果,因为他也没有办法去试,只能严格按照说明书(是的,这东西还有说明书)上写的去做,好在最后是成功了。

    但姬珷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这种科技造物在运作的过程中会用到类似宗教仪式的操作?

    其实他要是知道这面具的来历就会明白了——这个面具是用名为“基路伯之眼”的第二王国生物材料制作的。

    一百多年前的“天空之战”后,天一让枪匠(即查尔斯·罗尔)制作了这个东西,以备不时之需。

    这个“不时”是什么时候呢?天一也不知道,说白了他也不是特别需要这玩意儿,但“基路伯之眼”如果不利用起来也是浪费,恰好那个时代有枪匠这种天才,所以天一就趁枪匠还在世的时候让他把东西给做出来了;万一哪天史三问老年痴呆了、或者世上出现了类似德蕾雅这种现实修正者,那就可以用上了。

    结果后来搁了一百多年也没用,直到前几年被姬珷偶然盗得;天一在确认了姬珷要用在哪里后,也没有插手去管。

    于是,才有了今天的局面。

    其实,德蕾雅也是个可怜人。她本是某个联邦官员的私生女,虽然在那个官员的暗中资助下她的童年也算衣食无忧,但她过得并不幸福;她的母亲只是把她当成一个索要金钱的筹码,从小就把她扔到寄宿学校,自己则拿着从他父亲那里榨来的金钱四处享乐。纵然是父母都还健在,德蕾雅却过着好似父母双亡般的童年。

    到高中时,德蕾雅的父亲在官场上渐渐高升,尽管她只是个私生女,但毕竟是直系血亲,所以……她很不幸的被给珷尊给盯上了。

    很显然,早在“四叶草号”之前,珷尊就已经在做着类似的事了,只不过那时候都是一次只抓几个人,且是在不同的时间地点下手,没有搞出什么大阵仗。

    那个时候,何怀的“天选计划”以及在克隆人身上植入可控ai的技术都还在实验阶段,故而也没必要一次抓太多人来,适当抓一些类似德蕾雅这样的——“即使失踪了也不会引起太大反应”的x二代来比较合适,这样就算实验失败了也不会有什么人来追查。

    没想到,德蕾雅竟成为了第一个在天选岛上被选出来的“天选之子”。

    虽然比起“先天觉醒”的冼小小来,德蕾雅这种在特定环境的逼迫下“受迫觉醒”的现实修正者要弱上不少,但因为她是受到珷尊控制的,而且已觉醒多时,所以在战斗方面她已是经过了千锤百炼。

    姬珷也是个未雨绸缪的人,他早就防着有一天会对上一个像子临这样的对手,而那个时候,德蕾雅就是他手中绝对的王牌;所以从他给德蕾雅戴上面具的那天开始,除了出任务之外,他始终都让德蕾雅在何怀制造的相位空间里没日没夜地锻炼能力。

    德蕾雅的修炼,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反正当身体接近崩坏的时候,可以用“现实修正”直接恢复到最佳状态,故而不需要顾忌身体;至于精神方面,戴上“铁面具”的人精神是不会崩溃的,因为“崩溃”就意味着摆脱控制……戴了这面具的人最多就是在压力下性格逐渐扭曲,但依然无法忤逆控制者的意志。

    “呵……如何?德蕾雅能杀死冼小小,在你的意料之外吧?”见德蕾雅回来,姬珷当即就通过心之书对子临道。

    “的确,我本以为她能在德蕾雅有所动作之前就把你这‘控制者’给干掉的。”子临回道。

    “你为什么会失算,你也清楚吧?”姬珷又道。

    “啊……”子临道,“因为我手中的这本‘谎言之书’,给了我错误的信息。”

    “而这意味着……”姬珷示意着子临继续往下顺。

    “是天老板想让我失算的。”子临接道。

    “对,他看到了这一步,他也促成了这一步。”姬珷道,“你现在还觉得……顺从他的意志,不会存在‘你被我杀死或取代’这样的结局吗?”

    “你想说他变卦了?他选了你?”子临道。

    “呵……谁知道呢。”姬珷道,“他要是没变卦,就说明他坚信我怎么也赢不了你,他就是故意给你制造点麻烦来取乐……若是那样,我就宰了你,把一个他所没有算到的结局扔在他的脸上;而他要是真变卦了……那我也不介意稍微顺从一下他,毕竟在那种情况下我是既得利益者嘛。”

    “总之,我怎么都要死对吧?”子临道。

    “没错。”姬珷道,“以前没有这‘谎言之书’,我对你还有所忌惮;因为我手头关于你的情报太少了,我也不确定让德蕾雅来对付你会有怎样的结果,万一你反过来把我的王牌撕了,我可就没有退路了……但现在嘛,你麾下的现实修正者已经阵亡,而关于如何干掉你的情报,我已经通过杰克·安德森、索利德·威尔森、以及你弟弟子栖三个人的心声确认了……”

    他的心声至此,忽然中断,同一秒,他本人和他身旁的德蕾雅一同从崇宫廉仁的视线中消失了。

    “……你,死定了。”姬珷这后半句话,是直接从口中说出的,他开口说的时候,已经和德蕾雅一起出现在了子临的面前。

    半个地球的距离,对现实修正者来说也是可以克服的,只是德蕾雅在带着姬珷移动后,又流了一些鼻血,看起来……先前的战斗对她造成了相当大的负荷,短时间内她还缓不过来。

    不过,姬珷并不知道、也并不在乎这些,工具只要还能用就可以了,不会有人在意敲钉子的时候锤子痛不痛,拧螺丝的时候扳手疼不疼……

    此时,子临的所在,是一片冰面之上。

    此地,一眼望去,天蓝地白,漫无边际。

    几个世纪以来,随着两极冰盖的逐渐消融,地球上已有不少陆地永久沉入了海平面之下;在一年中的某些季节,这些地区会出现未褪尽的海潮在低洼处凝结相连、形成连锁冰湖的奇景。

    这些冰湖面积巨大,边际处相对曲折,和陆地、冰海都有相连之处,其冰面也十分坚固,在上面赛车都没问题。

    “我可以死。”子临见姬珷到来,淡定如故;他合上了手中的书,望着对方说道,“但绝对不能死在你的前头。”

    “什么意思?”姬珷也合上了手中的书,笑道,“谁来做‘王’都可以,就是我不行?”

    “嗯……怎么说呢……”子临顿了顿,再道,“如今的天下,我已收拾出了个模样,也定好了大的方向……眼下若换个和我一样的普通人来顶替我,亦或者……换一群普通人来顶替我,那他们最后或许无法把我想做的事做周全,而且会花去比我长得多的时间来做,但无论如何,他们大体也能做个七八分吧,大局是不变的……

    “可要是换你来,我之前做的一切可就都白费了。所以……虽然也不是谁来都行,但绝不能是你。”

    姬珷听到这儿,面露不屑之色:“你定的局?哼……你是指天一想要的局吧?”他冷笑,“你以为你那套‘行暴君之手段,定千秋之基业’真管用吗?依我看,不过又是个百年王朝罢了,撑死了能有两百年吧,就算其中有三分之二的时间是盛世好了……之后还不是又要陷入和当下一样的轮回?但若是换成我……”

    “换成你,怕是连三分之二的时间都不会有了吧。”子临用略带悲叹的语气打断了对方,言道,“你这种人,天老板已见过太多了,自第五王国诞生那天起,从原始部落时期,到今时今日,史书上记载过的、没记载过的……真实的、被篡改过的、被曲解的……那无数的王朝,无数的君王中,你以为像你这样的家伙会少吗?

    “你以为那些千古一帝、天之骄子、女中豪杰……真的个个儿都像史书上说的那样没能求得‘长生’吗?

    “有些人死,是有原因的。

    “有些看似永不会倒的王朝倒塌,是有道理的。

    “有些人虽然好像是死了,但其实还活着,而他们还活着的原因就是……他们放弃了自己的野心,放弃了去走人类获得至高的权力后必然会走上的那条老路。”

    这些话,姬珷听得懂,但他听不进去,也不想认同。

    “算了吧,你连人都不是,还说什么呢。”姬珷道,“说来说去,好似天一的喉舌,用那套宿命论和经验来判断人类、判断我……难道我就不能是个特例吗?姓天的自己可以长生下去,把人类的历史玩弄于股掌之间,我就不行吗?”

    这句话,可就触到子临的逆鳞了。

    “你懂个屁啊……”子临歪过头去,脏话脱口而出,“你也配对姓天的指指点点?我警告你,你不了解他,就他妈少逼逼,嘴里也给我放干净一点。”

    话说到这份儿上,两人间的交流也就不可能再以一种文明的方式进行下去了。

    姬珷也早就憋了一肚子怒气,到了这点上,也该发泄出来了;下一秒,他便心念一动,指挥着德蕾雅出手,欲将子临“放逐”到另一维度去。

    然,就在这一瞬,异变陡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