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墨爷有令:乖乖受宠最新章节 > 201、扎扎丑墨的心(2)

墨爷有令:乖乖受宠 201、扎扎丑墨的心(2)


    “她坐飞机那么累,你就把她丢在我这里,自己回去了?”岳淑梅又是不爽。

    “是是是。等她回来看了您,她回去休息,我在这里陪着您,好不好?”纪清澜的性子,也是极好。

    对岳淑梅说的话,从未反驳。

    岳淑梅这才没有再说话。

    “妈,您先睡一会儿。我跟念念去外面,有什么事,您叫我。”纪清澜轻言细语。

    “嗯。”

    岳淑梅偏过了头。

    纪清澜对纪一念微微点了一下头,两人一前一后走出病房。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走廊上,纪清澜坐在椅子上,看着她。

    “我今天去看了肖泰。”纪一念说。

    纪清澜微微挑眉,“噢?你竟然会去看他。”

    “他以为,你会去看他。”

    “呵,监狱那种地方,没事还是不要去。”纪清澜浅浅的笑着。

    纪一念走过去,坐到她身边,“你还真是够无情的。”

    纪清澜笑着问她,“他的女朋友,吴姿,去看过他吗?”

    “不知道。”纪一念望着窗外,阳光明媚,“用一个男人,就收买了吴姿。你把每个人的心思,都摸得透透的。”

    “只不过是投其所好罢了。只不过,对不起你那位朋友。刚给她介绍了个她心中所想的白马王子,结果他就出了事。怪我。”

    “哪能怪你。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她恐怕,只会感谢你。”

    纪清澜笑出声,“但愿。”

    “对了,萧仲昇跟你的感情怎么样了?这些天我都快要与世隔绝了。什么时候,能喝到你们的喜酒?”纪一念侧过脸望着她。

    提起萧仲昇,纪清澜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放心吧,你是我的妹妹,怎么着也不会少了你那份的。”

    “之前,萧仲昇跟他们公司的一个女职员有了那么一段关系,还怀了孩子。不过,没了。那女人也真是,非得把责任怪在我的身上。她逼我!”纪一念轻蹙起了眉。

    “逼你?逼你什么?”

    “你不该是问那个女人是谁吗?毕竟,她可是睡了你未婚夫的女人。”

    “跟仲昇睡过的女人多了去了,我能管得了几个?再者说,你不是说孩子都没有了吗?那我更不用在意了。”纪清澜永远都是那么淡然。

    永远,都是个局外人。

    纪一念浅笑,“你说的没错。不过,她冤枉我,我可咽不下这口气。”

    “你打算怎么做?要我帮忙吗?”纪清澜问。

    “不用。”纪一念轻叹一声,“恶人嘛,我也会做。”

    纪清澜挑了一下眉,“是吗?”

    “嗯。”纪一念冲她笑。

    两人的视线撞在一起,都看不透彼此。

    但都明白,对方都不是能轻易扳倒的。

    大概也只有她们,明明心中有恨,却能坐下来,这么聊着天。

    。

    天刚暗下来,一辆豪车停在了医院门口。

    纪悠梦戴上墨镜急忙忙的下了车,“墨爷,实在是麻烦你了,还让你送我过来。”

    “你母亲,严重吗?”上官墨声音冰冷。

    “应该算严重。”

    “既然都到这里了,我也去看看。”上官墨也下了车。

    纪悠梦心中一喜,她都没敢想他会跟她一起去。

    也只有男女朋友才会一起去见生病的长辈吧。

    “这,会不会不太好?”纪悠梦还是有所担忧。

    “没什么不好。”上官墨心里,想着另一个女人。

    “那,我替我妈妈谢谢你了。”

    两个人一起走进医院,来到岳淑梅的病房。

    病房里,纪一念,纪清澜,还有纪征平都在。

    “妈,我回来了。”纪悠梦一直去便摘下眼镜,“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严重?我听她说了,要不咱们去国外检查一下吧。”

    纪悠梦说的她,是纪清澜。

    “没事。梦梦,你怎么跟墨爷一起回来了?”岳淑梅一眼就看到上官墨。

    这可是第二次,他跟纪悠梦一起出现。

    纪悠梦微微红了脸,“就那么巧,我跟墨爷又是同一班飞机。他知道你在医院,所以就送我过来。顺便,也来看看你。”

    “墨爷,有心了。”岳淑梅冲他笑。

    上官墨一进来,眼神就落在那个站在一旁的女人身上。

    “顺便。”

    “梦梦,赶紧给墨爷倒水。”纪征平立刻拉出椅子,“墨爷,坐一下吧。”

    上官墨倒是没有客气,便坐了下来。

    纪悠梦殷勤的倒着水,纪征平又是找着话题跟他聊。

    这不像是来看病人的,倒像是来聚会的。

    纪一念安静的站在那里,她一个眼神都没有落在过他的身上。

    放在包包里的手机响了,她拿出来一看,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我去接个电话。”

    她拉开门走出去,“祁超。”

    “纪小姐,你不在家么?”电话那头,是祁超温柔的声音。

    “你回来了?”纪一念微惊。

    “嗯。刚回来。你在哪里?”

    纪一念说:“我在医院。”

    “你生病了?”电话那头的声音,一下子就绷紧了。

    “没有。我来看婶婶的。”

    “你没生病就好。那你今天,要回来吗?”

    “当然。”

    “我来接你。”

    “我开车的。”

    “那我让你接我吧。”

    纪一念没听明白这句话,就又听他问,“在哪家医院?”

    “第一医院。”

    “等我。”

    他快速的挂断了电话,纪一念拿着手机,有些无奈。

    这都是什么事?

    她没有再回病房,就站在外面。

    那个人的出现,她的心境不如以前那般躁动了。

    一直以为别的女人很难接近她,其实是她想错了。

    不管是纪悠梦,还是北艾,似乎都离他很近。

    她不是不能接受自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有来往,只不过,那种让人产生浮想的接触,她接受不来。

    也罢,反正他们早就没有关系了。

    他跟谁好,又与她有何关?

    上官墨在数着时间,她出去了十分钟,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心头,有些乱了。

    她不会走了吧?

    应该没有。

    就算走,她也要来打个招呼的。

    又坐了二十分钟,那女人还是没有进来。

    等待的时间真的很漫长,他从来没有体会过时间这么难熬。

    终于,听到了敲门声。

    心,一下子就招回来了。

    只不过,看到她身后的男人时,心脏再一次紧紧的揪起来。

    “叔叔,婶婶。”祁超手里提着水果篮,“不好意思,因为来的匆忙,没有什么准备。”

    “祁超!你怎么来了?”纪征平看到他也是很意外。

    虽然祁超家不如上官家那么雄厚,但是对于他来说,也是一棵可以靠的树。

    纪一念说:“他刚出差回来,给我打电话知道婶婶生病了,所以就来看看婶婶。”

    “有心了。”纪征平看了一眼他俩,“你们俩……”

    “我受伤那段时间,多亏了他的照顾,后来就去他的一处住宅静养着。”纪一念解释着。

    纪悠梦大惊,“你们同居了!”

    这话,引得在场的人都纷纷看向他们。

    上官墨听到自己的心被撕裂开。

    难怪后来派人去,在医院找不到她了。

    所以,那天他跟过去的那房子,就是祁超的。

    祁超笑得有些无奈,“没有。”

    “没有?你都照顾她,她还住在你家。这不是同居是什么?”纪悠梦才不信呢。

    “真的没有。”祁超解释着,“我们是朋友。”

    “我才不信这个世上有纯洁的男女朋友关系。”纪悠梦瘪嘴。

    她的每一个字,对于别人来说都没什么,可是落在上官墨的耳朵里,却是那样的刺耳。

    纪一念拉住还准备解释的祁超,摇头,“你就别解释了。”

    “看看,还说没有事。”纪悠梦斜眼看着纪一念,“也是别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掩饰的背后,就是事实。”

    祁超有口难开,有苦难言。

    他求助的看向纪一念,纪一念轻轻的摇头,无奈的耸耸肩。

    祁超便轻叹了一声。

    两人的小动作落在某个男人的眼里,那样的刺眼,扎心。

    从他进来开始,她从头到尾一个眼神也没有给过他。

    这不像前一次,他清楚的感受到,这一次她不是故意的,而是已经完全无视了他这个人。

    他在她心里,可有可无。

    心头压抑得慌,他猛然站起来,“我还有事,走了。”

    也不管纪家人是什么脸色,更没有在意纪征平和纪悠梦的挽留,直接从祁超和纪一念中间挤过去,大步离开。

    “诶,好端端的,怎么就走了呢?”纪悠梦皱眉。

    每一次都是这样,总是说走就走,没有一点前兆。

    “念念,你跟小超也回去吧。这里,不需要你们了。”纪征平心里打着小算盘。

    “那,我们就真的走了。”祁超略有些不好意思。

    纪征平挥手,“去吧。”

    “婶婶,我过几天再来看您。”

    岳淑梅点头,“嗯。”

    等他们俩走了,纪悠梦轻蹙起眉头,“她不是不喜欢祁超吗?怎么忽然又在一起了?”

    “祁超是个好男人,也是个容易征服的男人。所以,跟他在一起,念念是有安全感的。”纪清澜在一旁,缓缓开口。

    “你这话中有话呀。”纪悠梦盯着她,“上次,你说你知道纪一念的前夫是谁。说说,是谁?”

    岳淑梅和纪征平同时看向她。

    纪清澜笑了笑,“你们都已经见过了。”

    “啊?”

    “就是上官墨。”纪清澜看到他们眼里的惊讶和不敢相信。

    特别是纪悠梦,“怎么可能?她的前夫是墨爷?呵,不会的。”

    “有什么不会?他们确实是夫妻。噢,前任夫妻。”纪清澜纠正着。

    “她那样的女人,怎么配得上墨爷?墨爷的眼光,又怎么会那么差?还有,他们真的结婚过,又怎么会经易离婚?特别是纪一念。墨爷是什么人?她怎么会舍得离婚?”纪悠梦一百个不信。

    “你这些问题,他们的离婚不就是给了最好的答案吗?”

    纪悠梦哑口。

    忽然,她又说:“可是他们俩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有过夫妻情分的模样。每一次,他们连话都不说。就刚刚,完全就跟陌生人一样嘛。”

    “这个世上,没有那么多看起来像,就是的。之前我还担心,念念会想跟墨爷复合。可现在看来,是我想多了。”纪清澜轻叹一声,“刚才墨爷忽然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知道念念和祁超在交往,所以一时难受,才走的。”

    “怎么可能?墨爷不会为了那样的女难受的。呵,墨爷是什么人,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他才不会呢。”纪悠平完全不屑。

    纪清澜轻扬了一下眉,“那么,梦梦你加油吧。”

    纪悠梦轻哼道:“我会追求墨爷的。”

    “所以,祝你心想事成。”纪清澜笑。

    纪悠梦高傲的扬起了下巴,她一定要成为上官墨的妻子!

    。

    祁超刚准备跟纪一念一起去吃饭,就接到公司的电话。

    原本舒展的眉蓦然轻蹙,结束通话后,他带着歉意看着纪一念。

    “行了,我知道,公司有事嘛。去吧,我一会儿去买点菜,等你回来吃。”纪一念不等他说,便明白的把车钥匙给他,“晚点,你去帮我接一下提子。我朋友,等会儿我把地址发给你。”

    祁超无奈的笑了笑,“本来是想跟你一起回去的,哪知又……”

    “行了。工作要紧。”纪一念强调着,“一会儿别忘记了接我朋友。”

    “好。”祁超没有拿车钥匙,“你自己开吧。我打车去公司,公司还有一辆车。”

    纪一念也不强求,“那行吧。”她收回了钥匙。

    “走了。”

    “嗯。”

    祁超打了出租车,走了。

    纪一念站在那里,她总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过。

    之前有一次,也是准备一起吃饭,结果他被一个电话打来,非得离开。

    今天,也是如此。

    细细的想着,她似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一回头,果然看到那个男人站在她的身后。

    呵。

    那一次,祁超走了,他出现了。

    这一次,一样。

    她主动走过去,“墨爷,这样做,有意思吗?”

    上官墨听着她对他的这个称呼,心中很是不满。

    “需要我提醒你吗?你是已婚人士。”上官墨的语气很冷硬。

    “呵,我记得,我们离婚了。”纪一念轻笑。

    上官墨微眯着眸,“我说了,我们没离!”

    “就算是没离,我也会离。”纪一念直视她的眼睛。

    “你敢提出,就是犯法!”

    “就算是把牢底坐穿,我也一定要离!”

    上官墨在她的眼里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坚定,她的眼神里再也没有一点缱绻留恋,很淡漠。

    这一刻,他心慌了。

    “我说过,除非我死。这辈子,你都别想跟我撇清关系!”

    “你当你是谁?神吗?上官墨,你只是个人。不过比别人出身好一点,本事大一点,地位高那么一点,你是别人眼中可望不可及的大人物。那些人绞尽脑汁拼命的想接近你,因为你的高高在上,高不可攀。你或许是一个好的领导者,是一个有能力的强者。但是,你是一个失败的男人。”

    纪一念的眼神没有一点闪躲,她说的很直接,直接到上官墨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你根本不适合结婚,也不适合有家庭。在别人看来,你是个责任,有担当能做大事的男人。可在我看来,你只是一个不信任,自以为是,不负责任的丈夫。你的内心,我从来没有走进去过,你也不曾让我走进去过。上官墨,我给过你机会的,我让你坦白的。可是却心中藏着事,从来不跟我说。”

    “是,你是爷。你做任何事情有你的考量,你的打算,还有你自以为是的为我好。但我想要,不过是想跟你一起面对所有的事,从来都不只是在你做了什么事之后,还傻傻的一无所知。在所有的事情当中,我扮演着一个傻子的角色。”

    纪一念深呼吸,“我们的世界,从一开始就是不同的。就好比最开始,你们的组织是正统的,我们是旁门左道,心怀不轨的。我嫁给你,不过就是想偷那三幅图。你娶我……也并非因为爱情。上官墨,既然离婚这两个字你已经说出了口,那就结束吧。我们在一起,太累了。我清楚,我是你的负累。而你,则是我不敢期待的未来。”

    上官墨的身体似被施了法术定在了那里,全身的血液也停止了流动。

    他的脑子里,全是那句“是我不敢期待的未来”。

    原来,在她心中,他竟然这样的差。

    心脏狠狠的缩了一下,他的脑子里,竟然出现了空白,喉咙干涸,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纪一念定定的看了他几秒,“上官墨,我们之间,不再有任何关系了。如果如你所说,我们还存在婚姻关系,那请你找个时间,去把离婚办了吧。如果真想不想我好过,那就起诉我。如果我们……离了,那就各自安好。”

    说完这句话,她便转身。

    那一刻,她狠狠的吸了一口气。

    那口气在胸口,扎得生疼。

    回想着跟他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每一幕都在脑子里回放。

    好比昨日才发生的。

    忽然,好怀念他戴着那张丑面具时的日子。

    那个时候虽然丑,但没有那么多的顾虑。

    一开始是难以接受,可倒也自在。

    如今,什么都变好了,可他们之间的感情,却变得不好了。

    她手握着方向盘,脸颊有一片凉意。

    抬手摸了一下,看着指尖上的晶莹,她勾起了唇。

    也就这一次吧。

    化伤心为食欲,她今天一定要做一桌大餐。

    车子开到生活超市,正准备下车,副驾驶的门就被打开了。

    “纪一念,把我儿子还给我!”谢美怡坐上来,怒气冲冲,手里拿着一个透明的瓶子,还有一个打火机,“你今天要不把儿子给我,我跟你同归于尽!”

    她凶神恶煞,完全看不出最开始见面时那种姿态。

    纪一念淡淡的侧过脸看着她,盯着她手中的瓶子和打火机,“你连谁弄走了你的孩子都不知道,来这里浪费时间,就不怕你儿子没了?”

    “不是你还有谁?”谢美怡双眼通红,“纪一念,我数三声,你要是不把我儿子还给我,我们就死在这里!”

    “三……”

    纪一念无所谓,“炸呗,你炸死我,我也不知道你儿子在哪里。”

    “二……”

    “你说啊!”谢美怡急得哭了,“你把儿子还给我,还给我啊!”

    纪一念冷冷清清,“我说了,我不知道你儿子在哪里。”

    “你知道!是你!除了你,还有谁?你不就是在报复我冤枉你吗?是,我是在冤枉你!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弄掉的,是我自己。我求你,求你把孩子还给我……”

    “你到现在,还在撒谎。”纪一念嘲笑,“你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为什么留不住吗?”

    谢美怡咬着唇,手在颤抖。

    “你心里应该很清楚。因为,你怀了不该怀的孩子。不对,应该是你肚子里的孩子,碍了某些人的眼。”纪一念轻笑,“你到现在还不明白?”

    ------题外话------

    其实念念并不傻,真的。在我的记忆里,她是不傻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