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墨爷有令:乖乖受宠最新章节 > 631、爱的结婚,爱的延续(大结局)

墨爷有令:乖乖受宠 631、爱的结婚,爱的延续(大结局)


    上官羡轻笑,“我做任何事,都是认真的。”

    “可是……”他们刚刚和好,怎么就这么快开始说结婚的事?

    “难道,你不愿意嫁给我?”上官羡轻蹙着眉问她。

    北陌摇头,“不是……是太意外了。”

    “现在已经告诉你了,后面会给你时间让你做好心理准备。这段时间,你要是有时间就看看想去哪里度蜜月。其他的事情,我来安排。”

    北陌脑子还是空白了。

    怎么就这样突然的说起了结婚?

    “以后,你休想再把我踹开。”上官羡抬起她的下巴,就吻上了那张渴望已久的唇……

    。

    酒会。

    嘉拉穿着红色的晚礼服,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完全展现出来。

    人不多,但每一个到场的人在各自的领域都是呼风唤雨的人物。

    嘉拉是个非常优秀的交际花,她穿梭在各个大人物身边,游刃有余,完全没有压力。

    就像是蝴蝶在花丛中那般自在。

    北陌和上官羡一起出现,身后是袁子立和叶苗苗。

    北陌穿着一袭白色的鱼尾性感长裙,身边的男人则穿着黑色的西装。

    黑白的色彩永远是最完美的搭配,彼此相得益彰。

    男人俊美,女人妖媚。

    女人挽着男人的手,依在他的身边,优雅而妩媚。

    嘉拉看到他们,眼神微顿,随即便笑脸相迎,“你们来啦。”

    “希望没有来迟。”

    “当然没有。”嘉拉看着北陌,眼里流露出赞美,“北小姐今天好美。”

    “嘉拉小姐今天也很漂亮。”她好歹也曾经混迹于各种各样的人中,对这些客套话自然是随口就来,而且还真诚的让人不觉得是假话。

    嘉拉笑容满面,又招呼着身后的人。

    之后,嘉拉问北陌,“能不能借一下上官?”

    北陌看了向上官羡,然后才回她,“一会儿还给我就好了。”

    嘉拉的脸色微僵了一下,“一定。”

    嘉拉引着上官羡给他介绍其他人,袁子立也被人叫走了。

    “你说,她是什么意思?”叶苗苗凑到北陌身边,看着在人群里谈笑风声的嘉拉。

    北陌端了一杯酒,轻抿着,“看着吧。”

    “你今天小心一点,这里的东西最好不要碰。”叶苗苗盯着她手上的酒杯,“我总觉得,那女人要使坏。”

    北陌看着杯子里的酒,“这酒里没有东西。”她喝了那么多年的酒,里面有没有掺东西她很清楚。

    “这么多酒,自然是不好动手脚的。”叶苗苗很紧张。

    这种明知道有危险,但又不知道是什么的这种情况,心里是最受煎熬的。

    北陌拍了拍她的肩膀,“别担心,没事的。”

    叶苗苗也想不担心,但一进这里来,她就觉得不对劲。

    但是看到嘉拉一直在那边聊天,也没有靠近她们,难道真的是想多了?

    上官羡不时的看向北陌这边,北陌跟叶苗苗站在那里说着话,他稍微安心一点。

    “要不要去洗手间?”北陌问叶苗苗。

    “要。”叶苗苗说:“非常时期,你去哪,我就跟到哪。”

    绝对不能让她一个人单独行动。

    北陌笑了,“你太紧张了。要不要跟袁子立说一声?免得他一会儿看到不你,他着急。”

    “那你等我。”叶苗苗快步走到袁子立身边,跟他说了话之后就马上回到北陌身旁,跟她一起去洗手间。

    洗手间里。

    “我也觉得我太紧张了。”叶苗苗站在镜子前,看了看自己的妆容。

    北陌出来,洗手,“你终于知道了?”

    叶苗苗轻叹一声,“也不知道那个女人什么时候走,她在这里,我这心里没法淡定。总觉得她什么时候会使阴招。”

    “就算她要使阴招,那招数也是放在我身上,她又不会找你麻烦,你紧张个什么劲?”北陌倒是无所谓。

    该来的,总会来。

    如果嘉拉真的因为喜欢上官羡要而对她下手,那真的只是迟早的事。

    防是防不住的。

    只是,在做很多事情之前,就应该要想到事情暴露后的后果。

    嘉拉明知道她和上官羡的关系,如果非要对她下手,她相信上官羡不会放过她的。

    所以,那个结果,并非是嘉拉所想要的。

    “你不能出事。我还要你给我当伴娘呢。”叶苗苗皱眉。

    “日子定了?”

    叶苗苗突然羞红了脸,“嗯,下个月初九。子立说,越快越好。”

    “这么快!”北陌震惊,“你们俩也没好多久啊。怎么就这么迫不及待了?”

    叶苗苗低头更加娇羞,“反正注定会在一起,早结比晚结好。总不能等肚子大了再办吧。”

    北陌:“……”她盯着叶苗苗的肚子,不敢相信。

    叶苗苗抬头看到北陌眼里的震惊,吃吃一笑,“干嘛?”

    “你俩……太快了吧!”北陌除了感叹,真不知道该给什么反应了。

    “我也觉得太快了。但是孩子来了,总不能不要啊。子立说了,有了就生,生下来就好好养。”叶苗苗的手放在小腹上,那里孕育着一个小生命。

    她也没有想到,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人,来的这么快。

    袁子立是她的意外之喜,孩子,同样也是意外之喜。

    “叶苗苗,你真是太本事了!”北陌不得不给她怒点赞。

    她跟上官羡在一起那么久,不管哪一件事都没有他们快,有点羡慕。

    叶苗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啊,不要再喝酒了。喝酒伤身,对孩子也不好。”

    “我还没有。”北陌瞪了她一眼。

    “我知道啊。所以我才告诉你,不要喝酒。万一哪天孩子来了,你又喝了酒,真的不好。为了孩子,你要做一个合格的妈妈。”

    北陌点头,“我知道。”

    其实,要不是她说起孩子的事,她都不会想那么远。

    “好了没?我们出去吧。”在里面待太久了,外面的男人会着急的。

    “嗯。”

    叶苗苗走在前面拉开了门,突然眼前一个阴影,她的头挨了重重一棒,一阵剧痛,两眼一黑,倒在地上了。

    北陌大惊,刚张嘴,她脖子一痛,就没了知觉。

    ……

    “出事了。”

    有人大叫一声。

    上官羡的眼皮狂跳,心头一紧,他和袁子立相视一眼,两人不约而同的往洗手间跑去。

    叶苗苗躺在地上,额头上有血。

    袁子立脸色大变,将叶苗苗抱起来,“叫救护车!”

    洗手间只有叶苗苗,不见了北陌的影子。

    上官羡目光直接锁到嘉拉的身上,嘉拉也是一脸的震惊,“怎么会这样?”

    “查监控!”

    袁子立抱着叶苗苗去了医院。

    上官羡则打电话叫了人来。

    祁凌晨知道北陌不见了,带了他的兄弟把酒会场所团团包围。

    郑佩希则去了监控室,全面分析。

    卫生间门口有监控,他们看到一个穿着工作服的男人戴着口罩和帽子守在洗手间门口。

    忽然,门开了。

    男人手上拿着一根棍子直接朝里面的人砸去。

    另一只手放在嘴边一吹,动作很快。

    几秒之后,他就扛起一个女人出来了。

    郑佩希认出来了,那个女人就是北陌。

    “羡哥,就是他。”郑佩希指着视频画面里的人,“我已经查过监控,各个出口都没有看到他的身影。我猜,他应该还在这里。”

    上官羡让自己保持着镇静,“除了他从洗手间离开的画面,其他监控都没有他的影子,只能说明,他对这里很熟悉。”

    “是。他知道怎么避开监控。”郑佩希蹙眉,“但是,这里的所有出口都有监控,他要是出去了,一定拍得到。”

    上官羡环视了一下四周,“搜!任何地方,不可放过!”

    “是!”

    酒会的人都知道是大事发生,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上官,你不要担心。北小姐吉人天相,她不会有事的。”嘉拉上前安抚着他。

    此时,男人那俊美阴柔的脸上再也看不到一点情绪,那双墨眸宛如黑暗使者的索命勾魂,阴森可怕。

    他全身笼罩着一股死亡的气息,仿佛下一秒,他会让这里血流成河,成为人间地狱。

    嘉拉对此,反而越加的欣赏他了。

    男人就应该这样,生气时,怒火滔天,能够毁天灭地。

    上官羡突然盯着嘉拉,那眼神带着翻涌的危险,“嘉拉,你也觉得她不会有事,对吗?”

    嘉拉浅笑,点头,“当然。”

    “很好。如果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要让那个动她的人,生不如死。”上官羡冷眼盯着她。

    嘉拉笑而不语。

    把酒会场所翻了个遍,都找不到人。

    上官羡捏着手指,他盯着嘉拉。

    嘉拉神色淡淡,眼神坦然。

    此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她做的。

    但他知道,除了她,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了。

    祁凌晨带着另一帮人在查道路监控,一辆车出现在在他的眼前。

    他立刻通知了上官羡。

    上官羡让郑佩希把所有人都看住,在没有找到北陌之前,任何人都不能离开这里。

    “有消息了吗?我陪你一起去。”嘉拉见他要走,也想跟上。

    “不用。”上官羡盯着她,“你在就这里,跟这些人一起祈祷北陌安然无恙。否则,我不管你是谁,这些人是谁,别想离开这里。”

    嘉拉的脸色终于有了变化,她盯着他的背影,眉头紧蹙。

    上官羡走了,嘉拉想出去也不行,外面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

    所有人都在大厅里面不知所措,他们都是嘉拉请来的客人,现在出了这种事情,被强制的留在这里,每个人心中都很不满。

    刚才上官羡在,那男人的气场太强大,所以他们都没有人敢说话。

    但现在人走了,他们也开始靠近嘉拉。

    “嘉拉小姐,我们还要在这里多久?这件事不解决,难道我们都要这里吗?我们的时间,也是时间。”

    “是啊。发生这样的事谁也不愿意。但是可以交给警方处理,为什么要把我们困在这里?”

    “嘉拉小姐,这件事,你说怎么办?”

    “……”

    七嘴八舌的,所有人都开始围着嘉拉要一个解决方法。

    嘉拉抬手示意大家稍安勿躁,“各位,出了这样的事我很抱歉。但那位消失的小姐是上官先生最心爱的女人。现在上官先生的意思是,在找到北小姐之前,大家,包括我,都不能离开。所以,请各位再耐心等一等。”

    “万一找不到了呢?难道要我们一直在这里等下去?他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权力把我们禁锢在这里?”

    很多人都知道g财团,但并没有人认识g财团的大老板。

    更不知道上官羡就是g财团的拥有者。

    他们只当上官羡是嘉拉生意上的朋友。

    嘉拉想了想,走到郑佩希面前,“郑先生,你能不能跟上官说一下,这些客人都是我的朋友,他们与这件事无关,要不先让他们回去吧。如果调查出来与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有关系,我都可以第一时间找到他们的。”

    郑佩希头也没有抬一下,“你找羡哥。”

    嘉拉蹙眉,“这个时候他肯定没有心情接我的电话。你让他们离开,我留下来。”

    “不行。”郑佩希没得商量,“羡哥说了,在没有找到北陌之前,谁也不能离开。”

    “可是……”

    “嘉拉小姐,北陌和苗苗是在你的酒会遭遇这样的不测,不管是你,还是他们,每一个人都有嫌疑。在没有找到北陌,确保她的安全,你们谁都不能走。”郑佩希长着一副温润如玉的脸,但是强硬起来,也是很有魄力的。

    嘉拉没想到他会如此不给面子。

    她看了一眼身后的人,他们每个人都很不安,烦躁。

    没有人愿意好端端的来参加酒会,结果却被强制性的留下。

    这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羞辱。

    “各位,稍安勿躁。”嘉拉深深的看了一眼郑佩希,随即安抚着纷纷不悦的众人。

    此时她心里也有些着急,这些人都是她这么多年经营的有脉,如果因为这件事而让他们对她产生不满,从而让他们之间的合作出现了问题,那就亏大了。

    忽然,郑佩希站起来对众人说:“各位,你们可以走了。”

    嘉拉微怔。

    郑佩希已经让人放行。

    酒会的人,只剩下嘉拉,还有那些服务生。

    “找到了吗?”嘉拉急忙问。

    “没有。”

    嘉拉蹙眉,“那怎么突然就……”

    “他们的信息我已经全部掌握。”郑佩希淡淡的说完,就又重新回到原来的位置上。

    嘉拉看着他,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不安。

    上官羡身边的人,平时看起来没有什么出类拔萃,但是遇到事情后,每一个人都是波澜不惊。

    她想,这也是上官羡能够年纪轻轻就把g财团打造成了掌控几国经济命脉的原因。

    再厉害的人物,没有帮手,也施展不出十分的能力。

    就像她,因为她是个女人,所以做很多事情都会受到阻碍。

    只有她成为上官羡的女人,那些人才不敢对她的任何决定提出置疑。

    本来,她不想依靠男人。

    可那些人逼她。

    无妨,她要的不多。

    只要她跟上官羡在一起,k集团的那些老东西知道她和上官羡的关系,就不敢再对她怎么样了。

    到时,利用上官羡,她把集团里这些年都没有踢出去的老家伙全都给踢出来。

    哼,k集团将只是她一个人的!

    北陌……实在是抱歉,这么强大的男人,真的不适合你。

    嘉拉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灯火,眸光阴沉。

    一晚上,都没有找到人。

    医院,叶苗苗还处于昏迷状态。

    嘉拉得到这些消息,唇角微不可见的轻扬起来。

    天刚亮,她走到郑佩希面前,“我要跟上官通话。”

    从出事后,所有的通讯信号都被郑佩希给切断了,只有他的手机能够与外界联系。

    郑佩希盯着她,随即拨了上官羡的电话,“羡哥,嘉拉要跟你通话。好。”

    他开了免提。

    “上官,你不要再找北陌了。我们,谈谈吧。”嘉拉很镇定。

    半个小时后。

    上官羡出现在酒会场地。

    一晚上,他变得格外的憔悴。

    下巴都长了胡须,眼睛里有血丝。

    看到她这个样子,嘉拉都吓到了。

    她深呼吸,“我们聊聊。”

    上官羡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走到隔壁的房间。

    只有他们俩个人。

    “上官,跟我结婚。”嘉拉很直接。

    上官羡目光阴沉,“你在做梦吗?”

    “我很认真。”嘉拉说:“你知道你爱着北陌,但是没关系,我只要你跟我结婚。”

    “是你做的。”这不是疑问,是陈述。

    嘉拉面对着他,“当初我提醒过她,让她永远消失在你面前。是她不肯。既然你们分手了,就不应该在一起。可她偏偏又回到你身边,这是我绝对不允许发生的事。”

    “你不允许?凭什么?”

    “上官,你跟我都是同类人,在我们的世界里,情情爱爱都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怎么成为全球的商业霸主,怎么能够垄断全球经济,成为掌握整个世界经济命脉的霸主。”

    嘉拉走到他面前,“这才是我们应该考虑和做的事。北陌是个漂亮的女人,但她在这方面,帮不了你。你是有野心的,不会甘于只握半边天。我,跟你在一起,会成就彼此。”

    上官羡盯着她,忽的冷笑一声。

    “这是你的野心,不是我的。就算我要,也用不着跟你联手。”上官羡神色骤然变冷,“嘉拉,你想要把k集团牢牢控制在手上,我可以帮你。但你最不该做的事就是动了我的女人。”

    嘉拉轻笑,“所以呢?你是在拒绝我的提议?”

    “当然。”

    “那你不想要她的命了?”嘉拉没想到他对北陌的情谊如此之深。

    那个女人,有什么好?

    上官羡眯眸,“她要是少了一根头发,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你想与整个k集团为敌?妈咪和上官家本来是有情谊,你要是把这情谊变成仇恨?”嘉拉并没有担心。

    “那你觉得,索雅会为了一个养女跟上官家为敌吗?”

    嘉拉脑袋轰的一声炸了。

    他怎么知道的?

    “你没有了,索雅会扶持另一个养女来接替你的位置。还有,你觉得你为什么这么多年,还是没办法完全掌控k集团?呵,你以为索雅那些年,没有点手段能够稳坐江山?说到底,她不想让你完全掌权,你做什么没有用。”

    上官羡的话像刀子一样割在她的心上,血淋淋的,痛意慢慢的扩散。

    不,不可能。

    她是妈咪从小培养起来的继承人,妈咪说过,有她在,她就放心。

    “嘉拉,你以为你这些年暗中做的那些事索雅不知道吗?你不甘心于被索雅掌控,所以你四处收买人心,与各国的商业龙头来往,想要完全控制k集团。索雅虽然把继承权给你,但她依旧保留着她做裁决的权力。你不想事事受制于她,所以你不止暗中把她的人给踢掉,还几次派人去对付她。”

    “可惜,你怎么算计得过索雅?”上官羡站在她面前,眸光凌厉,似淬了毒的箭,狠狠的扎在她的心上。

    嘉拉握紧了手,她的心态快要绷不住了。

    “呵,原来,她一直在防着我。”

    “如果,你安分一些,或许你还能够安安稳稳的坐在你总裁的位置上。可你偏偏野心大于你的头脑。不过,你能够坚持这么多年,也是很不容易了。”

    嘉拉心头在翻江倒海,她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她盯着上官羡,“所以,你要帮我。”

    “凭什么?”

    “你不是那么爱北陌吗?如果你帮我,把我路上的那些绊脚石都给清理了,我就让北陌回到你身边。不然……”

    “不然怎么样?”上官羡危险的眯起了眸子。

    嘉拉冷笑,“那你就永远见不到她。但是,我还是会让她活着。只不过,生不如死。”看来,她的决定是对的。

    只要有北陌在她手上,她不信上官羡不妥协。

    上官羡盯着她,“嘉拉,索雅没有告诉过你吗?上官家的人,碰不得。上官家的人,也不受威胁。”

    “呵,那只能说明,北陌在你心里,也不过如此。”嘉拉不信,她就是在赌。

    那个女人,一定会是他最大的弱点。

    “我在他的心里是什么位置,轮不到你来下定论。”忽然,门被推开了。

    嘉拉听到这个声音,不敢相信的盯着门口的女人。

    她震惊不已,“怎么……是你?”

    北陌换了身衣服,款款走进来,“你很震惊吧。”

    嘉拉不敢相信的看着她,怎么会这样?

    “事与愿违,能不震惊吗?”又一个女声出现。

    原本被一棒打到头送到医院的叶苗苗此时也完好的出现了。

    她的身边,站着袁子立。

    嘉拉惊得退后,摇头,“怎么会这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明明看到袁子立抱着头上流血晕过去的叶苗苗去医院了,为什么她会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

    北陌笑着走到上官羡的身边,看到他一脸的胡渣,皱眉,“你成邋遢大叔了。”

    上官羡的眼神变得温柔,握住她的手,“急的。”

    北陌轻蹙着眉,她真没有想到,做戏居然能做到这么逼真。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嘉拉看着他们,觉得就像是一个梦,一个恶梦。

    不该是这样的。

    “一开始,我们就知道这个酒会是鸿门宴。在你还没有对我们下手的时候,我们的人已经把戏排好了。打在苗苗头上的那一棒,其实是泡沫做的,那血,是假的。我被掳走了,自然也是假的。”北陌淡淡的解释着。

    嘉拉不敢相信,但也终于知道为什么听到说出事了的时候,她会觉得有点意外。

    本来她的安排没有这么早的,还想着做事的怎么会提前了。

    不过,在她看来,不管是提前还是怎么样,只要事情发展的顺利就行了。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会是一场局。

    局中局。

    “你们……”嘉拉笑不出来了。

    北陌原本会是她手上最有利的筹码,但现在,她什么都没有了。

    所有人的,都好好的。

    而她的野心和祸害之心也被暴露在众人面前。

    她输了。

    “嘉拉,有个人想见你。”上官羡拿出手机,连接到电脑上。

    电脑屏幕出现一个中年女人,女人化着精致的妆容,眉宇间带着威严。

    “嘉拉。”索雅开口,嘉拉的脸色瞬间苍白。

    她的唇都在颤抖,盯着电脑屏幕。

    索雅说:“你太让我失望了。”

    一句话,嘉拉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妈咪……”

    “你做的事,我都知道。”索雅一句话,再次让嘉拉心都颤抖。

    她忽然明白了什么。

    “所以,你让我来琅市,和上官羡见面,其实是一早就安排好了吗?”嘉拉在想,为什么她在s国好好的,突然要安排她到琅市来和g财团接触。

    原来,一早,索雅就已经不想要她了。

    索雅微扬起眉,“还算聪明。嘉拉,我是想要好好的培养你,是你自己野心太大。帝国有句俗话,人心不足蛇吞象。你要是安分守己,k集团还是你的。是你,亲手断送了你的前程。”

    “嘉拉,之后会有人来接你去你该去的地方。养你一场,我也不会做得太绝。在那个地方,你会一个人孤独终老。”

    “不,不可以!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既然你已经选择了我,为什么还要约束我?”嘉拉激动的冲过去,手指着电脑屏幕。

    上官羡让人把嘉拉拉住,不让她发狂。

    “羡儿,谢谢你。代我向你父母问好,等你结婚时,我一定会亲自前来祝贺。”索雅不理会嘉拉的咆哮,看向上官羡。

    “好的。”上官羡点头。

    结束了通话,上官羡冷眼看着嘉拉,“自作孽,不可活。”

    嘉拉红着眼睛,“从一开始,你就跟那个女人串通好了,对吗?你们一开始,就在等我钻进这个陷阱里!呵,可怕的商人。”

    她突然盯着北陌,“你看到了。你也是他们计划中的一部分!在他们的眼里,根本没有什么情情爱爱,有的只不过是利用!北陌,北家和上官家的那些恩怨,你以为真的就能这样了的吗?不会的!不会的!”

    “带走!”上官羡不想再听到她的声音。

    嘉拉被拖走了。

    这就像一场闹剧,终于收尾了。

    上官羡看着北陌,眼里有些担心。

    北陌对他微微一笑,执起他的手,“放心,我不会再胡思乱想了。就算是你利用我,那也是应该的。更何况,从一开始你就已经告诉我了。”

    “是啊。你们俩经历了这么多,可不能再出现问题了。特别是你,北陌,不能再揪着那些过往不放了,千万不要再作了。不然,我跟你绝交。”叶苗苗警告着北陌。

    北陌笑了,“知道啦!”

    “大老板,你也作戏作得累,早点回去休息吧。还有啊,下个月初九,我跟子立结婚,你们俩想想,到底要不要当我们的伴郎伴娘?”

    袁子立听后,不由皱起了眉。

    她胆子还真是大,竟然敢让大老板和未来的老板娘当伴郎伴娘。

    上官羡看了她一眼,“不好意思,我们没空给你们当伴郎伴娘。”

    “啊?”他说的是没空,可没有不要。

    “我们也要结婚。”

    叶苗苗:“……”

    不管他们有多惊讶,上官羡已经拉着北陌走了。

    回到皇华府,天已经大亮。

    北陌一路上心情都有些复杂紧张,他说结婚。

    真的要结婚吗?

    “我先去洗澡。”上官羡问她,“要不要一起?”

    北陌蹙眉,“不要。”

    “那你等我。”

    等他去了浴室,北陌坐在床边,真的要结婚吗?

    她以为他只是说说。

    可是当着叶苗苗和袁子立的面都说出这话了,还会有假?

    手机响了。

    是叶苗苗打来的。

    她看了一眼浴室,走到外面接听,“怎么了?”

    “大老板说的是真的?你们真的要结婚了?”叶苗苗八卦意味很浓。

    北陌现在也不知道该说真的还是假的,她犹豫了片刻,“可能吧。”

    “怎么能叫可能?大老板有没有跟你求婚?”这可是结婚的第一步。

    北陌看了看自己光秃秃的手指,“没有。”

    “啊?怎么连求婚都还没有?不可能吧。”叶苗苗惊叹过后,安抚道:“你也别担心,大老板这样的,应该不会忘记这些细节的。”

    “我不知道。”

    “那你想嫁给大老板吗?”

    “我觉得太突然了。”

    “因为没求婚,所以觉得突然?”叶苗苗问。

    北陌轻叹,“不知道。”

    叶苗苗叹了一声,“算了,现在你呀,也是一问三不知。不过,大老板既然把话都说出来了,那肯定不会是假的。你过两天有空的话,跟我一起去看看婚纱。”

    “袁子立不是给你定制的吗?”

    “是啊。定制了好几套,我要去试穿嘛。时间太紧了,有什么问题得赶紧弄好。”

    听着她的语气,北陌知道她很开心。

    也是衷心的替她开心。

    “好。”

    看到浴室的门开了,北陌跟叶苗苗说了两句,就结束了通话。

    走进去,上官羡擦着头发,“跟叶苗苗打电话?”

    “你怎么知道?”他在浴室洗澡,总不能有顺风耳吧。

    “除了她,你还会跟谁打电话?”

    北陌:“……”

    “过来。”上官羡坐在床边,拍了拍身边。

    北陌走过去,坐在他身边。

    从回来到现在,他都没有提结婚的事。

    他像个没事人一样,她心里却已经乱了。

    忽然,上官羡站起来,从柜子里拿了一个盒子,他转身,站在北陌的面前。

    北陌看到那个小方型的盒子,心砰砰狂跳。

    他这是……

    “我说跟你结婚,但连一点表示都没有。本来,我也是有想法的,但现在我不想拖了。北陌,你愿意嫁给我吗?”上官羡单膝下跪,手上拿着戒指。

    北陌万万没有想到他的求婚来的这么突然,她完全没有一点准备。

    刚才叶苗苗说起的时候,她都以为不可能有求婚了,但没有想到来的这么快。

    盯着那枚闪光着光彩的戒指,忽然眼眶一热,眼里起了氤氲。

    “是有些仓促,但我对你的心,一直都从没改变过。我们经历过太多,希望这些经历都是让我们感情更加的牢固。再大的困难和难题我们都解决了,以后,不会再有任何事成为我们之间的负担。”

    “北陌,嫁给我,做我的妻子,做我孩子的妈妈,好吗?”

    没有天花乱坠的修辞词,每一个字都很普通,但很真诚。

    一个男人,愿意让一个女人成为他孩子的妈妈,这比任何好听的都要动听。

    北陌看着他,高高在上的男人,此时就跪在她面前,向她求得一个答案。

    她觉得,这辈子,除了他,她也不会再爱别人了。

    泪水,从眼眶滑落。

    她咬唇点头,“嗯。”

    上官羡面上一喜,“你答应了!”

    “答应了。”北陌哽咽。

    上官羡立刻把戒指戴在她的无名指上,放在唇上亲吻,“谢谢你,愿意做我的妻子。”

    北陌哭了。

    泪水决堤一般的往下掉。

    上官羡将她抱住,“从现在开始,你掉下的每一滴眼泪,都要是甜的。”

    北陌将他抱紧,“上官羡,谢谢你。”

    谢谢他,爱着她。

    曾经以为怎么也走不到一起的两个人,终于能够撇开一切,紧紧握着对方的手,不论前方的路是平坦还是坎坷,都将一起携手走下去。

    。

    三月初九。

    叶苗苗和袁子立的婚礼在琅市的江上举行。

    六层的大游轮,吃喝玩乐的都有。

    他们的婚礼也很新意。

    叶苗苗穿着婚纱,坐在江面上的一叶小舟上,手捧着花,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一架直升机缓缓飞来,新郎袁子立穿着西装,一手抓着绳子,从上而下。

    叶苗苗扬起脸,飞吹扬着她的裙摆,很是唯美。

    袁子立靠近她,伸手将她的腰揽住,直升机则飞高,将他们带离。

    “你怕吗?”袁子立一手抓着绳子,一手搂着她的腰。

    叶苗苗双手抱着他,与他面对面,“不怕。只要有你在,我都不怕。”

    袁子立吻了吻她的额头,“我爱你!”

    “我也爱你!”叶苗苗主动献上红唇。

    游轮上的人,都欢呼起来。

    直升机上,一些花瓣雨落下,将两个人包围在这唯美甜蜜之中。

    北陌看着他们,对他们挥手,手做喇叭状,对着上面大声说:“叶苗苗,你一定要幸福啊!”

    “我们会很幸福的!”叶苗苗往下看,大声回应着。

    过后,她紧紧的抓着袁子立,“哎呀,太高了。”

    袁子立笑了。

    上面的人,幸福且甜蜜。

    下面的人,也一样。

    北陌依偎在上官羡的身边,看着那双相拥在一起爱人,“上官羡,我们都要幸福!”

    “当然!”上官羡搂着她的腰,“明天,我们回帝都。”

    “嗯?”北陌微愣。

    “回去见家长。”

    。

    帝都。

    北陌和上官羡到了郡桥别墅,很快就又有人来了。

    看到来人,北陌都惊到了。

    北艾和曾儒风被上官慕引到客厅,“妈咪,爹地,我们回来了。”

    “爸,妈!”北陌大惊。

    曾儒风脸上露出慈爱的笑容,“小陌。”

    北陌走过去,“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要结婚,双方父母当然要见面了。”上官羡解释着。

    北陌回看着上官羡,又看向纪一念和上官墨。

    他们……

    “北艾,好久不见。”纪一念站起来,走向北艾,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

    “是很久没见了。二十多年了,你还是跟以前一样漂亮。”北艾也大大方方。

    她的性格一向都很高傲,就算是对当年的事记忆犹新,她依旧不觉得自己没有什么不能见他们的。

    纪一念说:“你也是。”

    北艾的目光看向坐在那里神色淡漠的上官墨,“阿墨。”

    这一声“阿墨”,北陌蹙起了眉头。

    她这是什么意思?

    “以后,我们就是亲家了。”北艾又说了一句。

    纪一念看向上官墨,“老公,你陪曾先生说说话。我跟北艾这么多年没见,也想好好聊聊。”

    上官墨点了点头。

    “请。”纪一念对北艾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北艾大大方方的跟在她身旁,一起走出去。

    北陌却紧张不已。

    “叔叔,您坐吧。”上官羡叫着曾儒风。

    曾儒风点头,“谢谢。”

    上官墨对任何人都没有多大的热度,能轻易得到他温柔以待的人,只有他老婆和他女儿。

    “上官慕,走。”上官墨叫着上官慕。

    上官慕扬了扬眉,走过去拉起北陌的手就往楼上走,回头对上官羡说:“把小嫂嫂借我。”

    一句“小嫂嫂”叫得北陌脸发烫。

    楼下,上官墨父子,还有曾儒风坐在一起。

    外面,纪一念和北陌走在花园里。

    “喝点茶吧。”纪一念引着她去了花园的亭子里,亲自煮茶。

    一杯花茶放在北艾的面前,“尝尝。”

    北艾看着面前散发着淡淡花香的茶,端起来,“没想到多年后,我们还能这样坐在一起喝茶。”

    “你怎么会没有想到呢?”纪一念看着她,浅笑着。

    “你早就知道我不会就这么算了。但你却没有阻止他们在一起,为什么?你不怕我让她搅乱你们的平静?”北艾问她。

    纪一念喝着茶,“那你现在觉得你有那个能力吗?”

    北艾微挑着眉梢,轻叹一声,“是啊。她要是听我的话,我现在真的不可能跟你坐在这里喝茶。”

    “当年,我以为你会生个儿子来娶我的女儿,让我女儿嫁到你家,你这个婆婆就可以好好的折磨她了。呵,没想到,你算计着要让小陌做我们家的儿媳妇。那可是你的女儿,嫁到我们家,你不怕她受一辈子的苦吗?”

    纪一念语气很轻,完全就是扯闲篇。

    北艾也喝了一口茶,“生个女儿像我,也能膈应你们。”

    纪一念笑了,“你还真是够执着的。”

    “我输给了你,但我的女儿不能输。”北艾平静的看着她,“很显然,以后上官羡是会好好的爱我女儿的。”

    “当然。我会把小陌当成我自己的女儿一样对待。并不是因为她是你的女儿,是因为她是我儿子爱的女人,她是爱我儿子的女人。”

    纪一念看着外面的花,“孩子们都大了,我们都老了。就像是园子里的花,岁月让我们不再似以前那样的娇艳,也没有再去争斗的精力了。儿女们幸福健康安好,就是我们最大的心愿。”

    她望着北艾,“你说呢?”

    “你会好好的对北陌,是吗?”北艾问她。

    “当然。”

    “好。”

    “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北艾轻笑着摇头,“我能有什么要求?从一开始,我的目的就是要让北陌嫁进上官家,现在你们都已经接受了,我的目的也达到了。没有什么要求了。只希望你们能够好好的待她。她跟我不一样,没有什么心计,跟她爸一样,是个善良的人。”

    “她为了我们当年发生的那些事耿耿于怀,我知道是你开解了她。纪一念,我以前是真的很讨厌你,但现在,看在你是我女儿的婆婆的份上,我祝福你和上官墨,也祝福孩子们。”

    北艾的眼睛里有点点的水雾。

    纪一念看着她,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但又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北艾,你今天有点怪。”

    “怎么?我祝福你不行?”北艾笑了,“我们那边没有什么人能够请。另外,嫁妆这些,我都备好了的。不需要有多盛大,只要他们能过得幸福就好。”

    “好。”纪一念点头。

    “我想去跟小陌说几句。毕竟,都要嫁人了。”北艾站起来。

    纪一念也站起来,“好。”

    北艾走出亭子,回头看着纪一念,“纪一念,你恨我吗?”

    纪一念站在那里,认真的凝视着她,“恨过了。”

    北艾望着她,笑了。

    。

    客厅里,三个男人倒也没有那么尴尬,聊着男人喜欢聊的话题。

    曾儒风虽然不像上官父子俩在商场上呼风唤雨,但在别的领域都还是理论能力挺强的。

    他们看到北艾走进来,都停了下来。

    北艾看着上官墨,这个她爱得几乎发狂的男人,如今的样子与他记深处的那个模样重叠了。

    不过,岁月还是在他的身上留下了痕迹。

    但依旧不减当年的风采,还是那样的帅气,俊逸。

    比起年轻时,多了些沉稳的气质。

    就像是长年居座在高位之上的帝王,任何不被他珍惜的人,在他面前都微如尘埃。

    她就那样看着他,看着看着,她扬起了唇角,却一句话也没有说。

    她移开了视线,看向上官羡,“小羡,小陌在哪里?”

    “她跟妹妹在楼上。”上官羡觉得今天的北艾,很怪。

    “我跟去她说说话。”

    “嗯。”

    北艾上了楼。

    北陌和上官慕聊着天,北艾敲门进来,上官慕体贴的把地方让给她们母女俩。

    房间里,北艾和北陌相对而坐,从来没有这么待在一起过。

    “小陌,这些年,我欠你一句对不起。”北艾看着她,孩子长大了,她才发现她长的真的很漂亮,像她,又不像。

    应该是像她爸更多一些。

    她的眉眼没有她那么凌厉,不像她年轻时那样一身的戾气。

    她爸就是这样,很儒雅,温和。

    北陌皱起了眉,她不太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

    她的道歉,来得太突然了。

    “妈……”

    “我跟他们的恩怨与你无关。但现在看到你和小羡是真心相爱,我就放心了。小陌,不管以为你跟你的公公婆婆是不是住在一起,你都要好好的对他们,也要好好爱小羡。他跟他爸爸一样,都是个用情至深的男人。你跟着他,不会受苦的。”

    “妈,你好端端的说这些做什么?”北陌拧眉。

    总觉得这些话听起来不太好。

    北艾走过去,坐到她身边,拉起她的手。

    有多少年,她没有这样跟她近了。

    北艾看到她手上的戒指,笑了,“以前没有好好跟你说过话,现在都要成人家的儿媳妇了,我还不能多说几句?”

    “能。”北陌被她拉着,这种感觉很陌生,但她又很渴望。

    “以前,我没有尽到一个做妈妈的责任,总是逼你做你不喜欢的事。还好,我女儿意志坚定,有自己的想法。不然,我肯定会后悔的。”

    北艾紧握着她的手,垂眸轻声说:“小陌,你爸……他是个很好的男人。如果,当年我没有遇上那个让我为之痴迷的男人,或许我会好好爱他的。心里一旦有一个人,就再也容不得别人了。这种感觉,以后你就会懂。”

    “其实,这辈子我最对不起的人除了你,就是你爸。他在我最落魄的时候收留了我,给了我一个家,让我有了你。是我,不懂珍惜。”

    “你既然知道对不起他,那你现在就好好对他。爸心地善良,他从来都没有怨恨过你什么。妈,不用再说了,我都明白,爸爸也会明白的。现在,一切都好了,没有那么多恩怨了,大家都好好的。”北陌动情的抱住她。

    这样的拥抱,在记忆里早已经不存在了。

    北艾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对啊,我们都好好的。你爸……他什么都知道,可他从来没有怨过我。小陌,以后要好好对待你爸爸。”

    “我会好好对你们的。”北陌忽略掉她话里的深意。

    “嗯。”北艾将她抱得紧紧的,泪水已经慢慢的溢出来了。

    母女俩抱在一起,大概是女儿要成为别人家的,北艾也终于有了做母亲的那种温情。

    她和北陌说了很多话,一些北陌从来没有听过的话。

    母女俩聊着聊着,彼此的眼里都有了水雾。

    北陌很感动,她很感动到现在,终于知道什么是母爱了。

    其实,母亲是爱她的。

    只是把自己关在一方天地,禁锢了她原本的那些感情,才会把一家人的关系弄得那样复杂。

    这天,他们都留在了郡桥别墅。

    晚上,北艾和北陌睡在一起。

    紧接着几天,两方家长在一起商量着孩子们的婚礼。

    因为上官羡急,再加上纪一念和上官慕这母女俩的办事能力,在他们把婚期定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把婚礼上需要的东西,还有宾客全都请了。

    上官墨娶儿媳妇,惊了帝都。

    g财团的总裁结婚,惊了琅市。

    。

    婚礼在帝国府举行。

    晏华笙在知道他们结婚,气得几天没有睡觉。

    不过在晏久安的劝解下,她总算是接受了这个事实。

    帝国府是帝国权力者居住的地方,这里平时根本不让普通人靠近。

    但在这天,不少人都进入了帝国府,参加这一场盛世婚礼。

    不管帝国军队,还是上官家的保镖,或是上官羡自己的人,将帝国府各个重要的地方都层层把守。

    在这里举行婚礼,很庄重。

    因为爱情是神圣的,婚姻一样神圣不可侵犯。

    北陌穿着纪一念早早就给儿媳妇定制好的唯美婚纱,头纱将她的脸遮住。

    她挽着曾儒风的手,缓缓的朝上官羡走过去。

    灯光打在他们身上,他们慢慢的靠近。

    曾儒风把北陌的手交到上官羡的手上,眼眶也有了湿意,“小羡,我把我女儿交给你了。希望你,从今天开始,能够让她幸福快乐!余生,不负她。”

    上官羡握住北陌的手,深情的凝视着身边为她披着嫁衣的女人,他郑重的向曾儒风保证,“爸,我会爱她一辈子,保护她一辈子。”

    “好,好好。”曾儒风连连点头,转身时,他擦去了眼角的泪。

    灯光下,只有他们俩人。

    北陌感受着上官羡手掌的温度,她抬头凝望着他,唇角轻扬。

    她就要嫁给这个男人了,他将会成为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此生,她的每天,都将和他一起度过。

    他们会组成一个幸福,恩爱的家庭。

    他们站在国主面前,接受着国主大人的祝福,最后,宣布他们正式结成夫妻,所有人齐齐鼓掌,掌声响彻了天际。

    纪一念红了眼眶。

    上官慕站在纪一念身边,也抹着泪。

    北陌看着那对相拥吻在一起的新人,脸上挂着笑容,很欣慰。

    婚礼结束,上官羡和北陌便又踏上了蜜月的旅行。

    当蜜月过了一半,曾儒风打来了电话。

    “爸。”北陌接了电话。

    “陌陌,你妈……她走了。”

    北陌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消逝了。

    上官羡走到面前,看着她一脸的失落,“怎么了?”

    北陌眼角的泪一下子滑落下来,“我爸说,我妈……”

    不等她说完,上官羡的手机也响了。

    他看了一眼北陌,接听了电话,“妈,嗯,好,我知道了。嗯。”

    结束了通话,他看着北陌,将她按在自己的胸膛,“我们回去,送她最后一程。”

    北陌埋在他怀里,呜咽痛哭。

    龙城。

    殡仪馆。

    北艾的遗照只带着浅浅的笑容,还是那样的风华绝代。

    北陌在一旁答礼,眼睛红肿。

    她没有想到,结婚的时候还好好的人,这才多久突然就没了。

    明明那样的健康,为什么好端端的,就没了呢?

    在举办完葬礼之后,北陌在墓碑前痛哭。

    “小陌。”曾儒风站在她身后,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好孩子,别哭了。”

    北陌转身,泪眼朦胧,“爸……”

    曾儒风看着墓碑上女人那张照片,眼睛里也溢出了泪,“你妈……她是病了。脑子里长了个东西,走的很快。她啊,总是要强,这么多年,她生病了,我都不知道。作为丈夫,我也很失职。”

    “怎么会……”北陌不敢相信。

    “是啊,怎么会?好端端的一个人,说没就没了。”曾儒风重重的叹了一声,“小艾啊,你怎么也不等等女儿呢?”

    北陌的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

    “好了,不哭了。你结婚了,你妈倒是跟我说起了很我事。其实那个时候我就该察觉到她的异样。说起来,这些年她很少对我和颜悦色,也很少跟我说那么多话。那个时候,她就已经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

    曾儒风看着北陌,擦着她脸上的泪,“孩子,别哭。你妈妈跟我说,看到你嫁给自己心爱的男人,她很开心。你啊,别哭了。她看着你哭,会心疼的。”

    北陌用力的点头,“我不哭。”

    “离开的人并不希望自己的离开给活着的人带来悲痛,他们的愿望就是希望自己最珍惜的人平平安安,幸福美满。走吧。”曾儒风拥着北陌,回头跟北艾说:“老婆,我们回家了,改天来看你。”

    父女俩迈着沉重的脚步离开,离那块墓地越来越远了。

    墓碑上,那个执着了一辈子的女人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

    来生,她希望能够寻一个相爱的人,生一个可爱的女儿,过平凡的日子。

    。

    时间飞逝。

    叶苗苗挺着大肚子坐在沙发上,袁子立给她削着水果,切成一小块,用牙签插在上面。

    北陌看了她一眼,“果然是皇后级别的待遇。”

    “你到底有没有听我的话?你戒没戒酒?有没有注意饮食和健康?”叶苗苗着她的肚子。

    北陌扬眉,“当然了。我早就戒酒了。做了孕前检查,医生说一切正常。”

    “那怎么还不见有动静?”

    “你急什么?医生说了,这种事不能着急。生孩子得看缘分。”北陌吃着葡萄,很悠闲。

    叶苗苗盯着她,“我要是生个儿子,你就得生个女儿。我生个女儿,你就生儿子。”

    “呵,叶苗苗,你不要以为你现在是皇后,就能够命令谁。”北陌瞪了她一眼,“这种事,是你说了算吗?”

    “总之,我要跟你结亲家。以后不管你生的什么,都要跟我的在一起。”

    “你生个儿子,我生个儿子,也得在一起?呵,叶苗苗,你思想还真前卫。不过,我可不会祸害我儿子。”

    “你就不能想点好的吗?”

    “这种事情,怎么能想?那我生个儿子,你就一直生到女儿为子。或者,我生了个女儿,你就一直生到有儿子为止。姐弟恋没什么,只要性取向正常就行。”

    “你这是看不起性取向不正常的?”

    “叶苗苗,你就不希望你的儿子跟你的儿媳妇正常交往给你生个孙子?”北陌盯着她问。

    说话间,不知不觉,她已经把一盘葡萄全都吃光了。

    叶苗苗手抚着肚子,“反正,我要跟你结亲家!”

    北陌翻了个白眼,无语。

    袁子立在她们讨论这个事的时候就去厨房做饭,等她们讨论结束,他也把饭菜做好了。

    外面有车子熄火的声音,上官羡脱掉外套,抖落了一身寒气走进来。

    “老公。”北陌叫着他。

    上官羡走到她身边,“怎么跑他们家来了?”

    “没吃过子立做的饭,就想来尝尝。”北陌整理了一下他的衣服,“累吗?”

    “不累。就是想你了。”

    叶苗苗在一旁撇嘴,真是够够的了。

    要不是碍于上官羡是大老板,她一定得酸一酸。

    袁子立把菜端上来,“吃饭了。”

    他去扶叶苗苗,北陌和上官羡去了餐厅。

    很丰富,色相味俱全。

    “喝点汤。”袁子立盛了一碗汤,给叶苗苗。

    叶苗苗接过来,“老公,给陌陌也盛一碗,让她尝尝你的手艺。”

    不等袁子立盛汤,上官羡已经盛了一碗放到北陌面前。

    北陌说了声谢谢,端起来。

    炖的是鱼汤,北陌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鱼腥味。

    胃突然一阵痉挛,一股恶心感涌出来,她捂着嘴就往洗手间跑。

    “怎么了?”叶苗苗惊。

    上官羡立刻跟过去。

    袁子立也扶着叶苗苗过去,北陌在厕所吐得不行。

    “怎么会这样?”上官羡皱眉。

    北陌摆手,刚一站起来,闻到袁子立身上的味道,她又吐了。

    叶苗苗盯着袁子立,眼睛慢慢的睁大,“她,她这是……有了吧。”

    上官羡一听,同样震惊。

    等北陌吐完了,他立刻抱着她就往外面跑。

    叶苗苗愣了愣笑了,“哈,哈哈,肯定是有了。”

    。

    上官羡抱着北陌上了车,把位置调平,让她舒服的躺着。

    北陌想要坐起来,上官羡立刻制止,“你躺好,不要动。”

    “没那么严重。就算是怀了,这才多大一点啊。”北陌坐起来,手放在腹部,还是不敢相信,“我不会真的有了吧。”

    上官羡看着她,很急,但是又必须得慢下来。

    车子开的很慢,他盯着前面的路,很小心,“检查了就知道了。”

    “说起来,大姨妈是延期了。”北陌轻蹙着眉。

    有了这个认知,她赶紧躺好,一动不动。

    到了医院,上官羡不让她脚落地,又是一路跑着去做检查。

    一系列检查下来,当他们看着那张b超照片的时候,两个人的眼眶都红了。

    北陌捂着嘴,“我,我真的要当妈妈了。”

    “是,是的。我们有孩子了。”上官羡也很震惊,他的手都在颤抖。

    “老公!”北陌一下子抱住上官羡。

    上官羡将她抱得紧紧的,“陌,我爱你!”

    北陌破涕而笑,“我也爱你!”

    他们一起相拥着走出医院。

    天,越来越冷了。

    但阳光却很明媚,心里也暖暖的。

    两个人相视一笑,十指交叉轻放在平坦的小腹上,那里,正孕育着他们爱的结晶,爱的延续……

    ------题外话------

    三百多天的相伴,终于在这一万五千多字里画下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老实说,舍不得,心都是颤抖的。

    心里落空空的,难受。

    但,人生不就是这样吗?

    总会相遇,总会分离。

    这一次的分离,是为了下一次的相聚。

    亲爱的你们,本文正式结束了。

    感谢大家一路相伴和包容,谢谢你们的一路支持和爱护!

    爱你们!

    小希的新文《霍先生,婚姻无效!》已经开了,更新时间可能会在五月初,也可能会提前。希望大家能够在那里与我相聚!

    不知道你们,是否还愿意和我在一起?

    简介:

    结婚只是一时冲动,本当成一场儿戏,那个男人却认真的可怕。

    新婚之夜。

    她被抵在门后,惊恐不已,“别,别乱来啊。”

    男人解开衬衣扣子,步步紧逼,“这不是乱来,我这是持证上岗。”

    ……

    庄思楠给自己挖了个坑,越填陷得越深的那种。

    某日,她深情表白,“老公,我爱上你了。”

    男人从工作中抬起头,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说清楚一点。”

    “我说,我已经爱上你了。”她红着脸,低下了头。

    “过来,用行动表达你爱……上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