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在古代有工厂 第507章 奸夫


    屋里。

    杏红色的装饰有点刺眼,古人喜欢这个调调。

    但是在这一大片红的中间茶桌前坐着的一朵青莲却让人有种摄魂夺魄的感觉。

    只见小周后一袭翠绿色的衣裳,模样端庄之中透露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妖媚之感,青丝披落,仅仅用一条翠色的发带系着,翠色的色彩衬衣衬托的小周后肌肤更显粉色,煞是美丽,凤眸潋滟,可秋水绵绵,荡人心神,唇若点樱,引人无限遐想。

    小周后本身长得十分漂亮,再加上精心打扮之下,更加显得貌美无双,王琛一时间看的有点痴了,他终于明白周幽王为什么要为褒姒烽火戏诸侯、唐太宗为何要让杨贵妃一骑红尘妃子笑了。

    红颜祸水也许因此而来吧。

    “殿帅请入座。”小周后微笑着伸手道。

    听着耳边声若黄莺酥麻入骨的嗓音,王琛心跳猛然一跳,他感觉有些失态,嗯了一声掩饰住,然后在小周后对面的位置上坐下,也没有废话,直接进入主题道:“郑国夫人约在下前来有何要事?”

    小周后嗔了一眼道:“难道不能找您叙叙旧?”

    叙叙旧?

    王琛哑然失笑,他总觉得小周后不太对劲,宋初的女子是比较开放,不像后来程朱理学出现后那样女人都被约束在闺房之中。

    古代女人有多开放?

    其实,中国在春秋战国期间,人们对性爱闺房之事并未视为隐私,可以公开谈论,甚至宫廷里讨论国家大事时也谈论。

    到了汉代,性便被视为男女的私事,不公开谈论了,但也未视为丑事;在唐代,性风俗更为开放。

    而只是到了宋代理学盛行以后,中国社会才实行了其八百年的性禁锢与性封闭,但也是禁下不禁上,表面上禁而实际上禁不住。

    如今宋初风气和唐代还比较相像,但再开放,出轨率并不高,不是每个女人都是太平公主。

    历史上记载的小周后也是一名贞烈女子。

    咋可能看见自己就有什么想法?不太现实!

    王琛可没有觉得自己帅到一下子能够迷倒曾经南唐国的国母,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性,对方别有所图,图什么就不知道了,他皮笑肉不笑道:“可以,只是不怕尊夫知道大发雷霆吗?”

    说起李煜,小周后眼神阴沉了一下,随即又恢复笑意,“他呀哪能那么容易出门,只有太后召唤奴家或者皇帝召见他的时候才能离开深院。”

    确实如此,虽然封了违命侯,但变相被软禁,很正常,王琛蓦然想到了不知道李煜还是孟昶写的那首《相见欢》,因为这首词只说明是“后主”所写,孟昶和李煜都是后主,哪怕古代人都在考究到底是谁写的,不过更多人倾向是李煜,王琛感叹道:“是啊,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小周后一怔,咦了声道:“好美的一首词,只是我为何感觉是残句?后面还有吗?”

    呃,你没有听过?

    王琛狂晕,那这么说来的话,这首词应该是李煜写的了,很有可能如今没写出来,毕竟刚刚被俘虏没多久,他咂咂嘴道:“有啊,后半句是这样的: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小周后眼睛变得朦胧起来,仿佛被触及了内心深处什么多愁善感的东西一样。

    良久,她才轻轻叹了一口气,“殿帅的诗词果然不同凡响,我得记下来。”

    随即,小周后唤来小厮,取来笔墨,恳请王琛亲手写下这首词。

    王琛偷过著名书法家李建中的书法技能过,倒也没有怯场,一气呵成写了下来,最后还盖了一个落款。

    李建中的书法不下于北宋四大书法家,当王琛写下来之后,小周后立马拍手道:“好字!好书法!遒劲淳厚,行笔尤工,没想到殿帅不仅诗词一绝,书法还是一绝,我听闻您还有一身好武艺,万军从中取敌将首级犹如探囊取物,亦会世人不会的仙术,可谓我大宋朝四绝。”

    宋朝四绝?

    王琛忽然想到了天龙四绝,心说可不就是北宋年间的事情么,他笑呵呵道:“谬赞,谬赞了。”

    “奴家可没有谬赞,而是真心实意。”小周后说这话的时候还特意指了指心口的位置。

    她穿得有点暴露,这个举动有些暧昧,王琛顺势看去,眼睛都看直了,“谢谢郑国夫人赏识。”

    说话间,小周后款款起身,撩了撩裙摆,显得非常妩媚,她踮着轻柔的步伐来到王琛旁边缓缓坐下,一只犹如玉臂的胳膊搭在王琛的肩膀上,吹气道:“还叫郑国夫人吗?”

    她嘴里热腾腾的香气扑面而来,王琛心跳猛然加速,总觉得小周后在勾引自己,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道:“夫人何出此言?”

    小周后贴的越来越近,几乎都能感觉到她轻薄翠衣里的温热的体温了,她脸也缓缓靠近,红唇近在咫尺,“还记得先前我跟殿帅说过的话吗?”

    不说此事王琛差点忘了。

    当初小周后曾经说过,如果王琛能够救她出去,除了双手奉上价值百万贯的李煜宝藏外,还愿意任由自己做什么。

    自救很正常。

    毕竟谁都不想当一辈子的“囚犯”。

    甚至随时可能性命不保,因为是南唐的皇后嘛。

    只是王琛觉得奇怪的是,历史记载中赵光义当了皇帝想要玩弄小周后,她为什么不答应?

    要是老老实实顺了赵光义,好像也能够苟且偷生。

    王琛仔细一想觉得只有一种可能性,赵二不尊重小周后,纯粹把她当成玩物,不然咋可能还让画师在一旁画春宫图,那么屈身忍辱,最后也没什么好下场,还不如落一个贞烈的名头来得好。

    但是自己不一样了,不论是刚认识的时候,还是现在,最起码表面上对小周后都十分尊重,如此一来,小周后为了自救愿意奉献自身也显得理所当然。

    说对这样的大美人不动心是假的,这女人太美了,美到让人觉得惊心动魄,问题是王琛要是真的把小周后拿下,恐怕会沦落为世人的笑柄,名誉损失有点大,除非偷偷摸摸暗地里当情人,最后想办法弄死李煜。

    嗯,王琛哪怕不喜欢李煜,同样没想弄死过对方,李煜在历史上名气太大了,他内心还是比较欣赏的,希望对方多作点优秀的诗词出来。

    稍稍考虑了一下,王琛决定暂时不招惹小周后,轻轻推开道:“夫人请自重。”

    小周后非常失望,她原本以为凭自身的美貌投怀送抱谁都抵挡不了,没想到王琛居然还会拒绝,她只好坐正道:“殿帅不喜欢奴家吗?”

    王琛刚想说话,外面便传来一阵喧哗!

    “人呢?她在哪?”

    “李侯,我亲眼见到夫人和一男子进同一屋子。”

    听到声音小周后脸色一变,慌乱道:“他怎么出府来了?不怕死吗?”

    王琛倒是很镇定,听得出来外面的声音是李煜,虽说自己和小周后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传出去不太好,但是他根本不会让人发现,随便一个瞬间移动就能离开这里了。

    正想告辞,小周后火急火燎道:“有劳殿帅屈身躲桌子底下,不然被我官人发现……”

    王琛哭笑不得,“躲什么躲?我……”

    或许是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小周后都快急哭了,一把抓着王琛的胳膊往桌子底下拉,“求求您了殿帅!等我官人走了,我们再继续聊正事可好?我还有事求殿帅,拜托了!”

    行吧。

    看来你确实还有话要说。

    王琛没再拒绝,蹲下来钻进桌子底下。

    这里的茶桌和普通四仙桌不太一样,桌子上有桌布垂下,如果不翻开,压根不会发现下面有人,当然了,没什么光线,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唯一看的清楚的是小周后那双犹如白雪的小巧双脚,没穿袜子和鞋子。

    见状,王琛彻底愣住了,倒不是说被人家的玉足吸引了心神,而是他终于明白小周后今天见自己下了多大的决心,各方面都到位了,尤其是礼仪方面。

    很多人可能不明白小周后赤脚见自己为何扯到礼仪。

    因为古代不是所有人都能穿的上袜子的,所以袜子本身多了社会阶层的属性,古代袜子的穿着也有着自己的礼仪规范。在周朝时,臣下见君王时,就必须先将履袜脱掉才能登堂。如果和长辈或身份比自己高的人在一起,那样就不能穿袜子。这是在袜子上对长辈或身份比自己高的人的尊重。

    《左传》中记载一个故事,说的是卫侯当政的时候,请一班同僚喝酒,有一个叫诸师声子的人也应邀入席。诸师进来的时候,卫侯打量了一下他的双脚,当他看到对方穿着一双袜子,不禁怒发冲冠。

    原来在当时有个规矩,凡登堂入室,都必须把鞋子脱下,放在门口,然后才能进屋。

    尽管诸师极力声辩:这是因为自已脚上生有烂疮,脱袜恐怕别人作呕,但仍不为卫侯所谅解。幸亏诸师逃得较快,不然连双脚都会被砍去。

    可见古人对脱袜登席这一礼节的重视,并且此风俗一直延续到魏晋南北朝时期。

    这种风习究竟终于何时,史书中没有明确交代。就有关资料分析,应当在唐玄宗之前。《新唐书?李白传》中有一段记载,说的是大诗人李白蔑视朝贵,在玄宗面前饮酒,醉后“使高力士脱靴”。这说明当时侍臣礼见天子,不仅可以穿袜,而且可以著靴,已不存在脱袜示敬的礼俗。

    但小周后这么做了,很复古,明显是表示对自己足够的尊重!

    王琛心中一动,不由感慨这女人心思缜密不说,还是一个熟读历史知晓典故的大才女。

    长得漂亮,身材好,又有文化,关键还聪明,这样的女人世间罕见啊。

    正感慨间,传来一声“砰”的巨响!

    不用说都明白,包厢的门被人从外面用力踹开了!

    果不其然,下一刻李煜怒气冲冲的声音传来,“贱人!你把奸夫藏在哪了!?”

    汗!

    白天哥们儿是让你把绿帽子扶正,可现在还没给你戴绿帽子呢,你自己就按上了?

    躲在桌子底下的王琛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他也明白李煜的心情,试想一下,任何一个男人要是听到自己的老婆和别的男人单独约会是什么心情?恐怕杀人的心情都有了。

    如果被发现是自己和小周后幽会,王琛敢很肯定的说李煜敢怒不敢言,历史上赵二强了小周后李煜就是忍气吞声的,而王琛如今的权利不比历史上赵二差,以李煜柔软的性子肯定也是如此。

    但是呢,茶楼那么多人盯着,传出去自己名声肯定坏了。

    一般人这个时候估计都担心不已了,古人重名节,很正常。

    王琛虽然也重名声,不过他不怕被李煜发现,实在不行使用瞬间移动离开就行了。

    诶,话说回来小周后的这双玉足还挺好看的,即便在随时可能被发现的情况下,王琛还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