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最新章节 > 第九十八章生死轮转(六千六,二合一)

我的师父很多 第九十八章生死轮转(六千六,二合一)


    心忧旁边巴勒鲁伤势的少年眼睛缩了缩,一下就认出来了对面笑吟吟看着他的那个女子,并非是他记忆如何过人超凡,实在是眼前女子太过出挑。

    ‘碧瞳儿’一双眼睛,没有人能够忘掉。

    他这一族已经没落,部族女子中少有这样精彩的少女,当下面容有些发红,不敢去看她眼睛。

    巴勒鲁貌似粗狂,心思实则细腻,往前一步,踏在了铁扎和的前面,迎着对面沉默的大汉,咧嘴一笑,道:

    “没有想到会在大秦见到你们两个。”

    “你还是这么瘦啊,哈哈。”

    “还有,碧瞳儿,你方才那句话可是用错了的,冤家这两个字,那可是得媳妇对自家汉子用的,你用在我家少主身上,却是大大的不对了。”

    碧瞳少女展开折扇,左手手指自脸颊一侧,轻轻划过浅色樱唇,抿唇微笑,眸中流光婉转,笑吟吟道:

    “莫不是小族长看不上小女子?”

    铁扎和年少憨厚,性子莽撞热血,哪里见到过这般绝色如此模样,当下觉得心脏砰砰作响,浑身热血如沸,再度低下头去,一双眼只看着自己脚尖,半刻定不下来。

    脑海中念头乱转,胡思乱想至了极处。可旋即看到了前面高大背影,身子微僵,又想到了方才巴勒鲁说的话,眼前哗啦一下展开一幅图卷,辽阔的草原,振翅的雄鹰。

    少年张了张嘴,面上浮现一丝狠劲,抬手在腿部狠狠一掐,几用全力,刺痛刺激心境,牙齿下意识咬合,咬破嘴唇,登时满嘴腥气,将心中动心压下,复归清明。

    铁扎和抬起头来,直视着对面碧瞳少女。

    巴勒鲁察觉到背后少年反应,心中甚慰,忍不住哈哈大笑,大声道:

    “哪里敢高攀!碧瞳儿模样姿容,谁都知道,那是天底下一颗明珠,就是性子着实糟糕,不是能讨来做媳妇的女人。”

    “大家都说,碧瞳儿如果是男子,那一定会是百越国里第二个大英雄一样的国主,只可惜,终究是个女儿身,要给其他人暖被窝生儿子的,哈哈哈……”

    他这番话,本就是当今各国所共识,两族本有摩擦,为了不肯示弱,心下又存了帮少主回那‘调戏’的念头,故意说得粗蛮了些。

    碧瞳少女听得本极从容,任由他说自己性子糟糕,也只微笑,但是听得最后一句话,那仿佛天然美玉一般的瞳中终还是升起了一丝烟火气。

    手中折扇啪地折合,碧瞳少女抿了抿唇,脆声道:

    “给长空部进礼。”

    “区区农奴的后裔,嘴巴当真不干净。”

    旁边惯常沉默的大汉仍旧不言不语,往前一步,巴勒鲁笑意收敛,道:

    “英雄不问出处,这是当年那位大秦将领所说。”

    言罢亦是近前。

    此地是大秦境内,他二人虽然武功强横,能够护持少主一路万里迢迢来此,放眼一城不得对手,但是仍旧不肯过于放手施为,只是一者出右腿斜击,一者相抗,未曾引起什么太大异象,但是两人脚下地面却在震颤。

    旁人看去,两人周围隐隐扭曲。

    显然若是爆发出来,定然是非同小可的景象。

    而另一边。

    方才闹出喧哗的人,本就是梁州本地的富户管事,更是主家远亲,素来嚣张跋扈,今日只来得迟了些,便要排在最后,自然心中不满。

    刚开始时候,尚且还能按捺住自己心中燥怒,只是左右踱步,后来看到连那些泥腿子,卖力气的苦工都在自己身前,心中怒气便越来越大,自觉受到了轻慢,看到又一名卸货苦力走过去的时候,终于爆发。

    那一张三角脸抽了抽,狠狠一拂袖。

    身边护卫‘闻弦歌而知雅意’,面容狞笑,赶上前去。

    两名护卫都是人高马大之辈,当年曾在江湖上闯荡,而今已有了八品修为,自然手段高明,不是寻常百姓所能够比拟,若非害怕出了事情,不敢用出真正本领,早已经将前面的百姓都打倒在地,尽管如此,也是闹出许多喧哗来。

    人群中恰也有一名武者,是附近武馆的教头,拳脚双拳,使得一对好棍棒,曾经以一对多,打翻了十来个精壮汉子,来这里看看暗伤,民中颇有两份声望,愤而怒喝。

    然后直接以一双拳脚揉身攻上,那两名才‘从良’的护卫有了在东家前面展现手段的念头,却给一下晃过,合力抓起手脚,重重抛砸在地上,一条精壮汉子,半天起不得身。

    这一下子震慑得诸多百姓患者心中虽然激怒,也感觉害怕,不自觉踉跄后退,给那名三角脸管事让出了一条道路,后者颇有两分名士子衿的模样,拈着山羊须,左右高大护卫护持着,慢慢往里走去。

    直至胡布听得声音大步走出。

    他本来就被无心委派过来,上一次还去王安风那里将三具尸体带回了刑部,武功自然不会差,经验更是丰富。

    只是横扫一眼,看到地上挣扎的汉子,以及那两名隐隐骄纵的武者,事情就看了个七八分,当即冷哼出声,拦在身前,不等那管事开口搬出背后靠山,手中腰刀已经连鞘挥出。

    那两名八品的武者只看得了两道残影,肩膀上各自重重受了一下,咔嚓声音,近乎于同时响起,然后便重重抛飞出去,肩膀处扭曲,显然已经给生生敲断。

    管事手掌微微颤抖了下,面容雪白,拈着胡须,仍旧故作镇定,道:

    “这位捕头,缘何殴打我家护卫?须知道我家主人可是……”

    胡布懒得管他,嘿然冷笑之际,抬手拔刀。

    四周众人但听得了铮然作响,刀锋如同天地一线雪,掠过空间,震荡出来一道无形刀气,一下掠过,那管事还在自恃主家身份,端着姿态,却一下觉得头顶一凉,黑发哗啦啦飘落下来,身子一下骤然僵硬。

    却是方才胡布以无形刀气一下将其头顶头发削去,漏出半个光溜溜脑袋,锃光瓦亮头皮,风吹微凉,那管事受此大辱,面容一阵青,一阵白,最终还是抬手抓起头发,捂住脑门抱头而去。

    胡布冷哼一声,转身收刀,俯身将那汉子拉起来,然后就打算重新回医馆里头,才走了两步,突然听到了嗤的一声轻响。

    这声音极为细微,若非是他站在了附近,几乎难以察觉到,胡布下意识扭头去看,视线扫过,先是看到了笑吟吟的碧瞳儿,然后更看到了十三步之外,彼此对峙那两条大汉。

    看到了两人旁边隐隐扭曲动荡的气机。

    头皮登时发麻,脑子里面一下就升起了转身逃跑的冲动,但是偏生却又挪不动步子,心中暗暗叫苦。

    无心手段如何,他这几日也确实是看了个清楚,这时候跑了,这两位打起架来,打塌了几条街,伤得了百姓,最后事情还是得砸在自己脑门上,这叫渎职,跑都没处去跑。

    当下脸颊抽动,百般不情不愿,却还是得要往前走去。

    他已经认出了碧瞳少女,识得这常来刑部寻自家长官的俊俏少女,暗自嘀咕着,不看这刑部面子,也得要看无心的面子罢,无论如何总不至于将自己给随手打发了,当下脸上堆出笑容来,一边儿往前走,一边高声道:

    “未曾想姑娘也来了。”

    这是为了让碧瞳儿顾念一下旧情,可未曾想到,自己一身内力,竟然只是往前走了五步,就再也前进不得半分。

    周围空气仿佛一瞬就给抽干了去,呼吸困难,更是升起了若是再往前一步,就得殒命当场,立成一死尸的直觉,头皮发麻,再不敢往前。

    他自己已经是一州刑部中数得上号的好手,经验丰富,更是凑近了感觉到庞大压抑的气机,一下就判断出来,知道眼下正暗自交手这两位,实在是自己生平罕见的大高手,大能人。

    只怕唯独那些成名一方的宗师或是大秦柱国们,才能够将这两人击败。

    若要击杀,那便是更难。

    全因武功并非是闭门造车的行当,要想要一路修持到这种境界,不说天赋卓绝,定然已经游历过天下,观看百家武功。

    这样的武者才能称得上是一句高人,眼界高,手段也高,经历许多事情,见过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没有见到的精彩,也知道极多的隐秘手段,想要逃遁活命,就不止一条手段。

    不过这种高手,也大多惜命,是以胡布心下还算是安稳。

    心中暗自嘀咕着些东西,一双眼睛则是瞪大了去,眨也不眨,看着一生难见几次的内功比拼,想着若能自其中看出些门道,也算是大赚了一笔。

    只可惜他天资有限,经历底蕴更是不足,只见到两人内力气机涌动,浩浩如长江大河,竟似一下就能把自身给碾碎了去,除此之外,奥妙精深之处,却是半点看不出来。

    不过尽管如此,他也能知道这种静默无声的比拼之下,潜藏着何等的危机,时间渐过,心中渐渐生出许多不安来,正当他鬓角被冷汗濡湿的时候,那两人却突然齐齐闷哼一声。

    碧瞳儿旁边高大男子收脚,对面的雄伟汉子则踉跄后退三步,手掌上抓着一个酒壶,竟然直接化作齑粉,其中酒液更是瞬间化为云雾,继而消散,仿佛生生抹去。

    这等见微知著的手段本领令胡布不由得屏住呼吸,心下大呼,这两位竟似乎比起他所想还要可怕一筹两筹许多筹!

    纯以内气蛮力,令器物化作齑粉随风而去,这种手段,尤其还是无声无息间施展出来,着实不逊色于那些一剑劈裂城门的豪迈壮举。

    能使力精妙如此,而不伤及外物,足可以想象这种入微的把握如若倾力而为,那将能造成多恐怖的破坏能力。

    想到这里,胡布不觉脊背全湿,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巴勒鲁有些复杂看着自己受伤仿佛一瞬间汽化的酒壶,然后笑了笑,呢喃道:

    “可惜,这下倒是无酒可饮了。”

    对面大汉沉闷木讷,道:

    “我可请你好饮。”

    巴勒鲁摇头,颇为爽快道:

    “罢了,百越国的酒水没劲,大秦也就烧刀子等了了几种烈酒能够入喉,那些绵软回味之类,我这粗人实在是消受不了,没有那个福分。”

    “只可惜,这一番你我都没能尽兴,希望还能有倾力而为的一次机会。不过话又说回来,你二人不在百越国里带着,在这里又是有甚么暗中的打算?嗯?”

    对面高大汉子不答,沙哑道:

    “我二人在这街上只是好奇。”

    “此处似乎有一位不世出的名医,正在义诊,手段相当高明,所以过来见一见高人面目。”

    铁扎和神色一变,主动开口道:

    “名医?!”

    “不知道是哪一位高人么?”

    对面大汉摇头,道:“这却不知。”

    “我看巴勒鲁你现在有什么暗伤在身,这样子就算是再较量一百场,一千场,结果都不会有半点变化,大秦话说,择日不如撞日,你不如就进去看看那位名医?或许一下就治好了。”

    铁扎和心中意动,下意识看了旁边的巴勒鲁一眼,代他开口道:“……嗯,这医馆很大,不知道里面哪一位是那位名医高人。”

    大汉平缓道:“这极好辨认。”

    “里面年纪十八九,看上去最年轻的那一个就是了。”

    铁扎和面容神色一滞,旋即自心中升起怒气来,无视了两人武功上霄壤之别,忍不住上前一步,道:

    “尊下是在消遣我们两个吗?!”

    对面大汉眼底浮现冷意,巴勒鲁却哈哈大笑起来,一下将连日压力,有些激怒的少年拉住,大声道:

    “这可得要多谢谢你了,我两个这就往进去看看这位小神医,指不定身上这点毒就一下给驱跑了呢。”

    然后硬拉着铁扎和往队伍那边走过去,胡布到这个时候,方才算是轻松下来,长呼口气,和那碧瞳儿两人见礼告罪之后,就又往医馆中快步走去,众人认得他身份,给他让出一条通路来。

    碧瞳儿看着老老实实排在队伍里面的一大一小,忍不住轻轻啐了一口,然后低声念叨了两句,声音一般地轻柔细嫩,悦耳如音律一般,叫人喜欢得紧,旋即看向旁边大汉,道:

    “喂,你就不担心,那个王什么神医,就真的把这个好汉的病给治好了么?”

    大汉道:“你都已经说了他是好汉,治好了难道不好吗?还是说,在你口里面,好汉这个词就这么”

    碧瞳儿故作老成,叹气一声,脆声道:

    “好汉自然是好汉啦,有勇气有谋略,还能够吃得下亏,这样如果不是好汉的话,那天底下还有几个称得上是男人呢?”

    “只是这样的好汉只得死了才是好的哩。”

    “他若是学中原人下葬的话,那我非得要给他拿铁木做棺材,钉上五斤钉子,缝隙上浇灌金汁铁浆才能安心,然后在国中大大传扬这位异国好汉的行为威风。”

    她说话声音好听,兼有少女娇憨,那大汉纵素来冷酷,也忍不住微微一笑,道:“放心,他治不好的。”

    碧瞳儿道:

    “你又知道了?我看着这位神医可像是很有本事呢。”

    大汉道:“再有本事也不行,我虽然不知道他医术有多高,但我知道巴勒鲁中的毒是什么,中了这种毒的人,定然要经历三转,共计三次变化。”

    “第一变化,浑身经脉刺痛,仿佛有人持拿钢刷时时刻刻,直入骨髓,扫动不休,一天十二个时辰不停。”

    “这个时候,任由如何武者,也不能随意动手,一动手,便仿佛以拳脚打向弯刀的刀锋,反倒是要受伤吐血的。”

    “等到三月之后,第二转,就舒服很多,不会再痛,而且有舒适愉快之感,如同要登到云雾上面,但是每日子时午时都会咳出鲜血,先是血红,然后漆黑,心中恐惧,身子反而愉悦,越发愉悦,则越恐惧。”

    “到了第三转的时候,实则体内五脏六腑都已经化作脓血般模样,人却还活着,只是意识全无,只靠本能行事,最后某一日如同熟透的浆果一般爆裂开来死去,神仙难ijun。”

    碧瞳儿忍不住倒吸一口气来,道:

    “这,这这种毒好生歹毒……”

    “不知能有解法吗?”

    大汉道:“这‘三转长生’哪得什么解药?据传需得要日月之光,星辰陨落,龙鳞凤羽入药才成。”

    碧瞳儿道:“日月之光,星辰陨落倒还有可能,但天底下哪里有甚么龙鳞凤羽啊。”

    大汉微微一笑,道:“那便只得等死。”

    “众人求长生,有死方有生,长生即长死。”

    碧瞳儿似乎被这样的描述给震慑住了,过去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道:“这么厉害,你是见过吗?”

    大汉神色肃穆,却隐有得意,道:

    “此为大先生四十岁时所创,自然天下无对。”

    碧瞳儿恍然,自语道:“原来是大先生手笔,我倒说,天底下怎得还有其他人能有这么大的本领,创出这种奇物。”

    复又摇头,道:“既如此,在这里便也没有甚么好看的了,咱们走罢,买些点心去,真不晓得,这儿的人是怎么把这些吃的东西都弄得那般好看的,活灵活现,叫人不忍心下嘴。”

    那边巴勒鲁和铁扎和排在人群中。

    铁扎和此时已经冷静下来,知晓自己方才为人所激,少年心性,不由得沉默下去,巴勒鲁心中暗叹,此时倒是有些后悔,这十多年来,将少年保护得太好了些,虽然心性诚挚淳朴,于勾勾绕绕处却是稚嫩得很。

    两人沉默着往前去走,队伍往前走起来极快。

    铁扎和低声倔强道:

    “或者能够治好的。”

    巴勒鲁心里忍不住叹息,微笑道:

    “或许。”

    虽然这样说,心里面却实在是不报任何的希望。

    现在他们已排到前面去,因为一些寻常风寒病人已经给其余大夫分走,前面只排着了一位老汉,此时他二人已经看到了那大夫,果然年轻。

    巴勒鲁笑了笑,心中本不抱希望,此时更一片死水般。

    这毒物百越国那位大先生的手段,百越国除去那位传奇般的国主之外,并无什么了不得的高手,唯一一位真正宗师,便是护国大派当中的大先生。

    但是其医毒之术独步天下,虽是宗师,但是也能够镇住国运,曾经以一己之力,令兽潮更迭改道,救下数十万人生机性命,称得上是神仙手段。

    自己所中之毒,虽然只是他二十年前的东西,普天之下,却只有那位大先生自己能解。

    青竹轩薛刚不能,大巫祝不能。

    谁也不能。

    正此时,他看到前面的大夫提起手腕,写了些东西,然后温和道:“这病只是寒气入骨而已,这是药方,每日煎食。”

    “下一位,请上前来。”

    巴勒鲁意识到轮到自己了,他心中虽然不抱希望,但是为人豪迈,又与这人没有什么仇怨,不愿意扫了这年轻人的面子,便也还是往前两步,大剌剌坐下,将一条精钢般手臂放在黑色布团上。

    旋即看到对面那穿粗布白衣的少年噙着温醇微笑,将手指放在自己手腕上,虽知道并无希望,仍旧为其风采而暗暗喝一声彩,对方诊脉,偶尔询问,他也就如实回答,神态语气,都令人如沐春风,一片和气。

    心中赞叹,又忍不住叹息,先是百越碧瞳儿,这又见到了大秦白衣,风采绝世的年轻人一个接着一个,自家少主除去诚挚之外,并无半点拿得出手。

    可当此之世,诚挚憨厚,却又哪里算是什么好事情了?

    他想到自己身死之后,便再少一人保护他,忍不住悲怆浮上心头,双目闭合,可再度选择一次,仍旧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大势如此,裹挟他向前,由不得他,由不得他!

    如同当年的部族国主死战。

    如同十年三千里游荡,人人皆兵,一把弯刀,父死子继。

    此身已死,却见得百越大秦皆有人才如此,而自家少主尚未长成,巴勒鲁末路之感越发强烈,忍不住就要仰天长啸,泪流满面——

    彼苍天者,缘何薄我?!

    手腕上少年手指挪移开来。

    巴勒鲁踉跄起身,方才心绪转动,自知所中乃是天下第一等一人物的毒,三转登长生,长生即长死,心中低沉如死灰,不见豪情,准备离开。

    铁扎和见到这英雄迟暮模样,心中剧痛,又看旁边钟漏,滴漏三下为一息,这才过去了极短时间,还不如看风寒所用来得长些,定是没有用处,眼中一热,更是难受,便要搀扶,突然听得后面少年敲了敲桌子。

    两人回身去看。

    白衣少年方才提笔,不看他们,只是垂首写着什么东西,温和道:

    “拿好药方再走。”

    “外毒入体,在第二种变化,按照药方每日煎食,四十九日之后可除,好在你们来得早些,此地草药齐备,否则过两日入第三种变化便不好了……”

    铁扎和又惊又喜,心里颤了两下,他也知道巴勒鲁所中之毒有三种变化,第三种变化就得成为一摊脓血,神仙难救,不由得屏住呼吸,下意识跟着重复道:

    “否,否则……便会怎样?”

    白衣少年抬眸,莞尔一笑,道:

    “否则,每一贴药可要贵上八百文,总共多花不少银子。”

    “拿好。”

    “下一位。”

    他看向两人身后的下一个病患,已是不再在意这所谓天下奇毒,以及呆若木鸡两人,看着另一病患,粗布白衣,黑发如墨,尽数比不得青空白雪般的气度,温和道:

    “请上前来。”

    ps:今日二合一奉上,六千六百字……拆分开的话,每一章节有三千三百字哦~

    ps2:感谢放纵`的三个万赏,非常感谢~(抱拳了)

    ://8/41_41149/407965858.ht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8。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