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最新章节 > 第206章 哪里跑,燕子云三(求订阅求支持)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第206章 哪里跑,燕子云三(求订阅求支持)


    凉亭中的修行者们纷纷散开。

    看着天空中飞来的牢笼束缚,面面相觑。

    “快跑!那是魔天阁的大魔头!”

    “魔天阁的魔头来了?”

    “还愣着干嘛……废物,这就尿了?”

    这会儿众修行者才反应过来,那轻松上了云雀楼第九层楼的姑娘是谁。

    什么大家闺秀,什么书香门第……狗屁!懂得礼貌的魔头,才更可怕!

    胆小的双腿发抖,连移动都困难。

    只有一两个胆大包天的躲在柱子后面。

    燕子云三纵身飞了起来。

    穿梭于林间。

    陆州立于云雀楼上,站得高,看得远,尽管如此,云三的速度超出了他的想象。确保起见,他再次大手一挥,又是两道牢笼束缚飞了出去。

    加上之前的,总共三道牢笼束缚。

    玉妃和花月行愣住了,这么远的距离,是什么进攻手段?巫术?或者某种法术?又或者是神射手成才会的手段?身为神都三大神射手之一的花月行,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到神射手的何种手段是这样的。即便她不会,但在罗宗学艺多年,藏书阁中关于神射手的所有书皆有涉猎,也没有这样的手段。

    明世因似乎看出了花月行的想法,而是说道:“你们既然想要和魔天阁解释清楚,那为何刚才你没出手?”

    花月行心中咯噔了一下。

    玉妃亦是怔了怔。

    花月行连忙躬身:“晚辈一时出神!还望前辈见谅。”

    陆州挥挥手,道:“罢了!”

    就算花月行出手,也未必能命中云三。

    云三的狡猾已经远远超出他的预料之外。

    牢笼束缚已经锁定目标……至于能不能命中,只有看脸了。

    看着渐行渐远的牢笼束缚,陆州再次淡漠道:“你逃得掉吗?“

    大手挥动。

    云雀楼附近传来一声低沉的嘶吼声。

    狴犴踏云而来!

    “传说中的坐骑!”

    徒弟们已经见怪不怪。

    倒是玉妃和花月行,以及云雀楼前等候的士兵们,个个瞠目结舌。

    狴犴的长相以及飞行速度,着实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陆州纵身一跃,狴犴乖巧地接住他,朝着云三的方向追逐。

    “徒儿静候师父佳音!”

    三名徒弟同时出声。

    甩出三张牢笼束缚,陆州依然不确定能否一定命中云三,毕竟再完美的概率学也无法解释非酋的命运和遭遇。

    陆州原本打算,若是没有触发概率,那先行放过他。

    云三逃跑的那句话,让陆州改主意了。

    堂堂魔天阁阁主,当今世间第一大魔头,又怎么可能让你轻易逃掉?

    狴犴一出。

    剩下的就好办了……

    追着牢笼束缚即可。

    牢笼束缚的落点,便是云三的藏身之处。

    云三的确狡猾,但他跑得快狴犴吗?

    陆州驾驭着狴犴,像是一阵风一样,朝着三道牢笼束缚追击而去。

    最前方的一道牢笼束缚,变得有十米宽。

    还在持续不断地变大。

    牢笼束缚继续向前追击……

    狴犴的速度太快了,没多久,便追上了牢笼束缚。

    陆州立于狴犴之上……俯瞰山峦大地。

    树林太过茂密,以至于遮住了视线。

    好在陆州已踏入神庭境的修为,狴犴的狂野对他的作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陆州下降高度,低空掠去。

    从云雀楼的方向,已经看不到那三道牢笼束缚,所有人静静等待。

    与此同时。

    云三穿梭于林间,一路狂奔。

    “云天罗三宗合力都没有抓住我……这么远距离就想抓我?呵……”

    他的速度惊人的可怕。

    狂奔了近二十里地,才放缓速度。

    他的修为仅仅只是刚跨入神庭,但在纯速度上,堪比元神劫境。

    这一路马不停蹄,想要追上,必须得大神通术。

    不过……

    往北的方向,便是密林深处。想要找一处藏身之所,更加容易。

    云三松了下来,干脆停下脚步。

    “什么魔天阁……什么魔道祖师……爷……这,这……是什么?”他刚一停下,便感觉到天空中匀速落下的巨大牢笼。

    巨大的四方形似的牢笼,从天而降。

    任凭修为再强大的人,看到了这一幕也会被吓到。

    云三何曾见过这种神迹。

    那巨大的牢笼似乎就是朝着他罩下的。

    嗡!

    牢笼束缚落在了头顶之上,而后,荡出一道涟漪,消散于无形之中。

    云三看得莫名其妙,怎么说没就没了。

    正奇怪的时候,第二道牢笼出现在上方。

    金光闪烁,刺眼夺目。

    云三一个激灵,继续狂奔。

    他总觉得这事太过诡异。

    回想起在云雀楼下的那一幕,魔天阁祖师爷随手施展的那一招,似乎就是这种形状的金光。

    “云三……”

    一道声音从背后袭来。

    云三本能回头一望。

    庞大的狴犴张牙舞爪,低空掠来。

    陆州立于狴犴背部,罡气护盾形成了流线体。

    “妈呀!”

    云三浑身爆发出元气,拼了命地狂奔了起来。

    嗷——

    狴犴扑了过去。

    砰!

    砰砰砰!

    一连串的树木狴犴撞断。

    最后一下,狴犴撞在了云三的后背上。

    砰!

    云三闷哼一声,向前扑去,吐出一口鲜血。

    而后消失了!

    “遁地之术!?”

    陆州驾驭狴犴停下。

    他一点也不着急。

    天空中第二道,第三道牢笼束缚也在这时抵达。

    陆州对遁地之术非常了解。

    遁地以后,移动速度大减,元气的消耗也会增加。

    有狴犴在,云三插翅难飞。

    第二道牢笼束缚朝着陆州左前方二十米的地方落下。

    然后消散。

    概率没有没触发。

    第三道牢笼束缚如期而至。

    这一道牢笼束缚,像是天罗地网似的,地面上出现了巨大的网格状,从四周收拢。

    显然,这次的概率触发了。

    这一幕像极了在魔天阁之时,牢笼束缚捕捉范修文的场景,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魔天阁的空间虽大,但和这大自然的世界,相差甚远。

    陆州看到第三道牢笼束缚移动了些位置……也没多远,向前移动了二十米左右,然后落下。

    从天空中看下去,就像是一张网,落在了茂密的丛林中。

    数百颗树木顷刻间被网格削断!

    树木,残渣全部被牢笼束缚收拢集中,形成了四四方方的形状,然后被挤压出去,散落在地。

    很快便形成了一个光秃秃的四方形地面。

    嗡——

    那金光闪闪的牢笼束缚像是带着电流似的,向地下渗透。

    “啊——”

    一声低沉的惨叫从地下传来。

    牢笼束缚最终命中。

    陆州驾驭狴犴降落。

    狴犴很是乖巧,坐卧一旁。

    陆州负手来到牢笼束缚收拢的地点。

    被牢笼束缚命中之后的修行者,会被束缚修为,这一点在范修文的身上,已经得到验证。

    所以……陆州丝毫不担心他云三会逃掉,反而不急不慢旁观抚须。

    呜。

    呜——

    地下传来云三低沉的呐喊声,发出来的却是呜声。

    陆州传音道:“云三,还想逃吗?”

    呜,呜……

    除了呜呜声,云三几乎说不出话来。

    陆州挥挥手,狴犴发出低沉的嘶吼声,像是很兴奋似的,跑了过去,利爪刨了起来!

    不多时,狴犴便将云三刨了出来!獠牙乍现,吓得云三哭爹喊娘。

    “别别别……老前辈!饶命!老前辈饶命啊!”云三连连告饶,几乎要哭了。

    当他看到站在身边的当世第一大魔头的时候,浑身不断地哆嗦。

    他从来就没有今天这么怕过。

    他很想动,却完全动弹不得。

    身上那股无形的禁锢,牢牢地卡住了他。

    “带走。”

    陆州一声令下,狴犴将其刁在口中。

    云雀楼上,众人还在焦急地等待。

    明世因,端木生和小鸢儿倒是没觉得什么……玉妃则是说道:

    “老前辈年事已高,孤身一人去抓那云三,是不是……”

    “无需你操心,师父他老人家神威盖世,云三若是能逃掉,那才是邪门。”明世因说道。

    “妾身并无恶意,还望各位见谅。”

    就在众人等待之时。

    云雀楼北方,陆州驾驭着狴犴踏空归来。

    在狴犴的口中,叼着一人,赫然是刚才那逃跑的神偷门唯一传人燕子云三。

    有几名没有逃跑的修行者,看到了天空中的这一幕。

    “云三被抓住了!”

    “神偷门唯一传人被抓了!”

    这无形中让修行者界对魔天阁又多了几分敬畏。神偷门唯一传人云三,是出了名的狡猾之辈,当初在云天罗三宗门下偷盗,被三大宗门的高手围追堵截,逃出生天。

    单论狡猾程度而言,他比黑骑首领范修文还要狡猾得多。

    范修文有实力修文,应对容易。云三是

    玉妃猛地站了起来。

    花月行本能握紧手中弓箭,指节翻白!

    狴犴飞上云雀楼,将云三吐出。

    丝毫不在意他的死活!

    陆州踏空返回。

    “师父神威盖世!千秋万世!”

    玉妃:“???”

    神威盖世就神威盖世,千秋万世是什么鬼?

    在云雀楼等待的这段时间,玉妃觉得端木生和小鸢儿还算正常,就这个明世因,时不时挤兑,神经病似的。

    端木生和小鸢儿只是微微躬身。

    玉妃欠了下身,道:“老前辈手段惊人,妾身叹为观止。”

    花月行拱拱手,没有说话。

    陆州来到石桌旁,抚须坐下,目光落在了躺在地上的云三。

    “云三,老夫问你话……你只需回答。”

    “是是是……”云三艰难爬起,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

    “剩下的碧落残片,现在何处?”陆州问道。

    云三咽了咽口水,看着地面,回答道:“三片在,在宫中……但,但这两片,已经在云雀楼上……一片在净明道莫弃手中,还有一片在大空寺里……“

    大空寺的碧落残片说的应该是给到天选寺虚了和尚手中的那片。

    至于宫中的三片,云雀楼小鸢儿拿走了两片,江爱剑从内库中拿走了一片。还有三片不知道在哪。

    陆州没有说话,而是等着他继续交代。

    云三抬起头,偷偷看了一眼旁边坐着的玉妃,再次道:“还有三片……“

    支支吾吾,说不话来。

    明世因上去便是一脚,道:“婆婆妈妈,赶紧说!”

    云三嘀咕了一句:“我……我,我到底该,不该说啊……“

    他居然都不知道该不该说。

    这时,坐在石桌对面的玉妃,声音毫无感情地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难道……你不清楚?”

    陆州的目光从云三的身上移到了玉妃的身上。

    “你可知老夫为何知道他便是云三?”

    玉妃心头一颤,脸上却保持微笑道:“妾身一届女流之辈,不懂修行,妾身哪里知道。”

    明世因似乎明白了什么,笑道:

    “徒儿也明白了。”

    “说说看。”陆州正好也懒得多费口舌。

    “云雀楼周围的钩索,风筝,以及水下的机关术,需要提前布置……既然云雀楼的主人来自神都,便和宫中最容易扯上关系。云三一人做不到这一点。这说明,云三的背后另有其人……”明世因说道。

    玉妃鼓掌道:“有道理……如果是这样的话,会是谁呢?”

    “对魔天阁有仇之人,对云雀楼熟悉之人……”明世因说道。

    突然——

    云三猛地向云雀楼外跳去。

    云雀楼下,一片惊呼。

    花月行怒声道:“想逃?这次我不会给你机会!”

    搭弦,拉箭。

    罡气涌动,形成金光闪闪的羽箭。

    咻!

    这一套动作,只在呼吸间完成。

    砰!

    霸王枪千重罡影,挡在了前方,端木生凌空翻转,将花月行的那道罡气羽箭击散,同时,红色的梵天绫席卷了出去,将云三牢牢困在空中。

    小鸢儿一手掐着梵天绫,将其栓在空中,就像是在放风筝似的,笑道:“师父……我厉害吧!”

    云三的修为被束缚,这么跳下去,也不可能逃走。

    那么他为什么还要做出逃跑的行为?

    陆州看向花月行,说道:“杀人灭口?”

    花月行向后退了一步,浑身抖了一下:“晚辈不敢!晚辈只想帮老前辈!”

    她的确是神射手,但在近距离之下,端木生随时可以要了她的命。

    云雀楼上,寂静无比,气氛变得极其压抑。

    就连玉妃亦是感到呼吸难受起来,她完全没想到局势会变成这样子。

    陆州起身,负手来到云雀楼边缘,看着空中的云三,说道:“你以为不说,老夫便不知道?”

    他微微抬手,手上元气涌动。

    罡气形成收拢之时……

    花月行手中的弓弩,开始颤动。

    嗡!

    “老前辈!”花月行一惊。

    砰!

    一道青色的身影,从花月行的身前闪过。

    明世因突然的一掌,命中花月行。

    花月行闷哼一声,向后倒飞……手中弓弩凌空落入了陆州的手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