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提前登陆武侠世界最新章节 > 第135章 百年浮生一杯茶,不可小视!

提前登陆武侠世界 第135章 百年浮生一杯茶,不可小视!


    “我,我要杀了你!”

    凄惨的嚎叫过后,便是怨恨之际的怒吼。

    这鬼物身上的阴气陡然再次大放,朝着顾长安扑了过去,一只大手也再度深伸了过来,爪子上阴森可怖,带着难以言喻的凶残。

    恰在这最为关键的时刻,顾长安身上陡然绽放出一阵清光,盈盈水汽便弥漫了出来,正是【金敕法旨-金水河】。

    “砰!”

    鬼爪抓在清光水汽上,两者接触,登时发出刺耳的声音,好似指甲磨在砂纸上,令人心头悚然。

    无数鬼气被清光消融,让厉鬼脸庞扭曲,而这清光水汽被鬼气一冲,也立刻变得黯淡了许多,看起来岌岌可危。

    厉鬼边是惨叫,边是大笑,似乎很是满意这结果,不由再次前冲,手上的爪子也再度挥舞起来,只是就在这时,突然眼前出现一道玄光飞出,掠至鬼物面前,紧接着化生出一只大手掌,只是一抓,看起来颇为寻常。

    就好似寻常人在水中拢出一捧清水,垂髫稚童妄想抓起地上蚂蚱,就那么随意一抓,信手一抓。

    甚至严格的来说,这样的一抓,若在别处,莫说蚂蚱,便是清水都捞不起来,可此时——

    这凶残至极的鬼物,却登时凝滞在半空中,旋即整个厉鬼连同周遭所有的阴气都被抓在手掌中。

    “这……这是什么东西!”

    厉鬼脸上的狰狞和咆哮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无尽的恐慌。

    它想要挣扎,可却根本就挣扎不开,反而越是挣扎,手掌握拳的空隙就越小,到了最红,所有的鬼气都已经尽数被手掌攥住抓了起来。

    元气大手掌,这自然是顾长安的一门小神通——

    先天玄光一气擒拿!

    自从到手之后,顾长安就一直未曾将其使用出来。

    而先天,顾长安见着这鬼物自己飞掠而来,脑海中突然就突发奇想——既然先天玄光一气擒拿可以擒拿所有的法宝,那能不能擒拿鬼物呢?

    武者修士他试过,虽可以擒拿,但却毫无攻击力,武者修士但凡抵挡一二,便能化解。

    而妖怪他也试过,都是一样的结果。

    唯独这鬼物却未曾试验,于是便将这神通使用出来,权当一次尝试。

    即便是神通对付鬼物没有作用,左右他还有后手,完全可以将这鬼物打杀。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本只是一次试验性的尝试,最后的效果却好的出奇!

    这先天玄光一气擒拿神通,竟是连鬼物都可以擒拿,且这堂堂一个厉鬼,面对这神通,竟是毫无抵挡、还手的余地!

    “真是好神通,今日方知还有这样的手段!”

    顾长安顿时喜出望外。

    话说顾长安现如今的手段,可以说的专克鬼物——正心雷法对妖邪鬼物最为克制,此外还有【金敕法旨-金水河】这样的清光护体之器,有正大宏伟之力,堪称是鬼神辟易,万法难侵。

    更有纯粹至今的刀意——这虽是武者手段,可刀意已经算是意境法则上的产物,哪怕是毫无实质的鬼物妖邪,一旦沾染到,就好似遇到了雷霆般难以清除,便如跗骨之蛆般,令他们痛苦不堪。

    除此之外还有龙气护佑神魂,防止邪魔歪道的诅咒及精神冲击之法。

    现如今更发现了先天玄光一气擒拿还有这样的神通,真可谓是攻防一体,以后面对鬼物便再也没有丝毫破绽了。

    这些念头只在脑海中一闪即逝,回过神来,望着还想要挣扎,却无抵抗力量的厉鬼,顾长安微微一笑,便手上用力。

    下一刻,元气大手掌骤然紧握。

    “啵!”

    一声清脆,好似某种薄膜被打破,又好似蛋壳破碎,整个厉鬼连同所有的贵气都在这刹那被打散,这厉鬼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便彻底死去。

    厉鬼一死,满屋的血色就消散,变成了正常的小屋,只余下屋顶一个被雷霆劈开的大洞,透照出星光垂落下来。

    就在这时,一直未曾消散的白蛟神瞳,却骤然看到一丝玄黄色的气息飘过,这玄黄色气息一闪即逝,几乎让人以为是错觉,顾长安皱眉仔细的看了看,却是什么都没看清。

    脑海中也没有闪过任何提示。

    顾长安想了想,便退出了这屋子。

    “厉鬼已经被清除,现在已经没事了!”

    他出声喊道。

    闻言,各个主事都降下身形落在身边,只是依旧还在警惕的看着四周。

    这时,周老侍郎带着自己的夫人,颤颤巍巍的走过来,小心翼翼的问道:“顾千户,那厉鬼……果真已经被清理干净?”

    顾长安点了点头,随即便不再搭理,转身朝着外间走去:“事情已经结束,我等这边离开吧。”

    话音落下,顾长安便走到了门口,随即不等周老侍郎说话,便身形一纵,化虹而去。

    “多谢顾千户……”

    周老侍郎还想说些什么,可见着人已经消失在远处夜幕,后面还想要说的奉承话当即便咽了下去。

    “周老侍郎,我们这也便离开了。”

    其余几位主事对视了一眼,招呼了一声,也就纷纷各自施展手段离开。

    很快,悬镜司的人便已经全都走光了。

    整个周府内,仅剩下那些惊魂未定的周府下人。

    “老爷……”

    中年美妇走来,小心翼翼的询问。

    周老侍郎久久无语,凝望着顾长安及一众悬镜司主事离去的方向,过了许久这才发出一声悠长叹息。

    当年他也本可以成为武者,只是后来读书进了举,被郡里一家大户看重,要将女儿下嫁于他,他念及人家的钱财及女儿美貌,又想到修炼辛苦,于是便心一横继续进学。

    成家后,又是三年苦读,终于殿试成了进士,金榜题名一日看尽京城花,真是好不快活。

    此后,儿子出生,他又填补进了翰林院,最后一年又一年,在官场上熬着,起起伏伏,这都正常。

    毕竟官场上,哪能没有一点波折。

    更何况总体而言,他的仕途还是颇为顺利的,这些年下来,没犯过什么大错,有薄有一些功劳,因此累功到了吏部侍郎的位置上下来。

    按理说,官场得意,膝下又有儿女孝顺,吃穿用度又是富贵一生,人生总该无甚遗憾。

    只是这人呐,总是想要的更多。

    年轻时当了官,只觉得官好,后来在大些感觉力不从心了,再看看身边那些武者、修士,官职虽都比自己小,但年纪都比自己大,更重要的是,他们永远都年轻有火力。

    那时,就渐渐羡慕起了修士、武者老。

    只是那时正值他仕途的上升期,也就无暇修炼,等终于有了空闲,却又没那个精力去修炼了。

    一直到现在。

    年纪不过七八十,虽因为吃了一些延年益寿的天材地宝,身子骨还算硬朗,可终究是到了迟暮之年,需要拄拐杖了!

    再看看那些比自己年纪还大,却因为修炼依旧还是相貌音容如中年甚至是青年的武者,心中又岂能没有唏嘘?

    尤其是致仕回乡这些年,每当午夜梦回时,都有些感慨——要是当初,选择了修炼,是不是自己的人生,就将不一样?

    一个人想到这里的时候,虽明知道这事怨不得自己的岳丈,毕竟是他自己没承受住,选择了官场,可这人呐,总想给自己找一些借口。

    只是……

    朦胧之中回过神来,望着自家妻子担忧的眼神,原本心里的一些唏嘘和感慨也都消散了些。

    毕竟——

    这些,又怎能怨到她的身上呢?

    “我没事,走吧……咱们回府。”

    周老侍郎拍了拍妻的手背,半是安慰她,半是安慰自己,缓缓道:“回府,给老爷我倒杯茶压压惊。”

    “这人生呐,百年浮生不过一杯茶,苦也好,甘也罢,百味尽在其中,令人回味无穷。”

    “休得多想,且去陪老爷我喝茶!”

    ……

    镇抚司,曜日山。

    陈帆虽是一郡主事,可来到镇抚司里后,却只能住在山脚下的雅间。

    如他这样的修为境界,又没有一技之长,天赋也说不上好,在整个镇抚司可以说多如牛毛,若非是从顾长安所在的郡里而来,被人多多少少高看一眼,否则的话,说不定连雅间都住不到。

    这时,已经是清晨,陈帆刚刚完成一日的打坐休息,早晨起来活动一下身子骨,练了一套拳法,这才洗漱。

    自从被千户派来,他已经在这里住了几天,虽说身上担负着任务,而且来时看千户面色凝重的模样,便知事情不小,所以自己心里也带着一些紧迫。

    因此哪怕这曜日山中灵气富足,区区几日就感觉到自己的境界桎梏似乎有些松动,让他颇为欣喜,但更多的还是迫切的期望千户的消息传来,如此他才能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

    天天就在这里住着,陈帆心里总免不了有些不安。

    想到这里,陈帆便下意识的抬头,想看看有没有玉符飞来,恰在此时,刚好见得远处天边飞来一道流光,径直朝着他这边射来。

    到了面前,在他周身环绕了一圈,似乎在确认目标,旋即就停了下来,静静的悬浮在半空中。

    看到这幕,陈帆先是一愣,旋即脸上立刻露出肃然神色:“千户来消息了!”

    伸出手,将这玉符摄入掌心之中,登时一股信息流转入心间,这是顾长安留给他的话:“接到此讯,立刻将玉符送至沈供奉处!”

    这玉符分内外两重,内层记录机密,有禁制防护,寻常人探听不得,而外层则是叮嘱,只要探入神识,便能听到。

    眼下陈帆所听的声音,便是顾长安录入在外层的叮嘱。

    闻听此言,陈帆不敢怠慢,将玉符贴身放好,整理了一下衣服,旋即便朝着一座山峰上而去。

    曜日山,最高的自然是曜日峰,及其峰顶的曜日正殿。

    许多校尉力士及其先天武者、气海修士,大都在曜日峰山脚下或是山腰居住。

    而周遭,还有着不少略矮一筹的山峰,这些山峰都是宗师、元丹以上强者静修,或是先天、气海9重闭关准备冲击下一境界的洞府所在,除此之外则是诸如匠作部的大匠所处区域。

    这些都是本州镇抚司的强者和奇人,平日里如非要事,寻常人不得打扰。

    陈帆地位低微,根本见不到高层,不过好在有顾长安的名义,可以拜访到沈悼。

    前往沈悼所处山峰时,中途被拦下来,陈帆早有准备,亮出了顾长安的信物,这才得到放行。

    两刻钟后,陈帆来到一处洞府前。

    洞府被阵法所笼罩,形成一个屏障,这是沈悼亲自布下,即便是寻常的宗师强者前来,也轰不开,有着防御、示警、幻阵的功效。

    值得一提,沈悼之所以能够成为供奉,非但是因为自身修为到了元丹境界,更因为他是个阵法大师,因此才是六大供奉之首。

    陈帆站在洞府前,拱手行礼,恭敬说道:“陈塘郡主事陈帆,奉顾千户之命,求见沈供奉!”

    话音落下,一片寂静。

    陈帆也没焦急,依旧静静等待着。

    片刻之后,洞府内传来一道声音:“进来吧。”

    随着声音传出来,阵法也开辟出一条通道,陈帆见了,便举步走了进去。

    到了里面,便见着洞府装饰简朴,前方唯有一座云台,一名中年长者跌坐其上,双目微眯,气度俨然。

    陈帆此前已经见过一面,因此便知这位就是正主,立刻行礼:“见过供奉!”

    “此次前来,莫非是你家千户又传来新消息?”

    陈导睁开眼睛,淡然说道。

    声音悠然,在洞府中回响。

    “供奉明鉴,是!”

    陈帆立刻将玉符拿出来,恭敬递到沈悼面前。

    沈悼摊手一抓,虚空中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将这玉符摄取到掌中,落在他面前。

    先是检查一番,发现玉符中的禁制并未被破坏,此前也未曾有人读过里面的内容,这才将神识探入其中,将禁制打开,旋即一股信息流淌而出,他登时神情肃然,了起来。

    片刻之后,其内信息完毕,玉符也化为灰烬,从半空中飘落。

    沈悼睁开眼睛,面上不动声色,看着陈帆道:“事情我已经知晓,你且回去等待,若有要事,我会派人唤你前来……另外,传信给你家千户,就说此事我已经知晓,三日内便会出结果。”

    “是!”

    陈帆不敢问其他,恭敬回答,随后转身离开。

    等其字后,沈悼站起身来,平静的脸上终于显露出凝重之色:“黄泉宗暗中发展三百年,我悬镜司竟是丝毫消息都未曾探知!”

    “更可怖的是,他们如此忍辱负重,将触手伸到了青阳州十九郡内……这事实在太大,我必须要立刻上报镇抚使!”

    念及此处,沈悼当即走出洞府,来到外间,辨认出方向后,便身体一纵,化虹前往曜日山。

    片刻后,便已经抵达。

    站在正殿之外,沈悼朗声说道:“沈悼求见镇抚使,有大事前来禀报!”

    声音清朗,幽幽回荡。

    片刻后,正殿中传来一道金钟之声,旋即清脆之声随风入耳:“进来吧。”

    ……

    “竟有此事?!”

    正殿中,听着沈悼的汇报,端坐云床之上的镇抚使,登时面露凝重之色:“此事,你能保证?”

    “这是顾长安汇报上来,证据暂时还没有,仅有一本《黄泉秘典》,当然这并不能代表什么!”

    “可现如今既然出了这样的事,有没有证据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顾长安亲眼见到有黄泉宗的门人弟子在外活动,且根据他的逼问和猜测,黄泉宗暗中发展三百年,触手已经遍布青阳十九郡……无论怎样,我们都应该求证一二!”

    说到这里,沈悼眼中带着肃然和凝重:“镇抚使,此事不容小视!”

    “确实不能小视!”

    镇抚使从云床上下来,在殿中来回踱步。

    他身形消瘦,相貌奇古,看起来平平无奇,可随着走动,周遭却有着淡淡云雾弥漫环绕,隐隐将空间都扭曲,令人心下凛然,不敢直视。

    沈悼当然知道,这是修士到了凝神境后,掌控法则所带来的某种特制。

    “当年我们悬镜司联合青阳诸多门派,围剿黄泉宗,虽事后又全州清扫,可中ui还是有些残余余孽,他们忍辱负重三百年,能暗中发展到现在,必然有着复仇这样的情绪支撑……也唯有用我们的鲜血才能洗刷这三百年的屈辱!”

    “因此这些黄泉宗余孽,不管他们有什么目的,也不管他们有什么想法,总归是不可忽视!尤其是现在他们竟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暗中发展这么多年,且看规模都已经不小,这简直可怖!”

    说到这里,镇抚使终于下定决心,停下脚步,看着沈悼,沉声说道:“两件事!”

    “第一,我镇抚司内负责情报一事的是仇供奉,他身为镇抚使耳目供奉,这么多年却没有发现黄泉宗的踪迹,这属于失职,从今日起,卸任他的职位,着其到后山面壁十年,如我命令,不得外出!”

    沈悼点头。

    他知道,镇抚使下达这个命令,是正常。

    掌管镇抚司情报耳目,却没有得到任何黄泉宗有关消息,不仅仅是失职这么简单,镇抚使让其后山面壁十年,更多的还是控制、监视——黄泉宗发展到现在,丁点消息都没得到,谁知道是不是已经被黄泉宗所收买?

    尽管这可能性很少,却还是需要防备一二。

    “第二,立刻调集所有空闲人手,散布出去调查……不需要散布到全州去调查,黄泉宗既然将触手伸到了十九郡皆有,那就随便去往一郡,只需要在这一郡发现踪迹,便可以确定许多事情了!”

    “此事由你亲自带队前往,记住,要隐蔽!”

    ……

    ……

    ps:五千字大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