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提前登陆武侠世界最新章节 > 第151章 清剿!(八千字章求月票)

提前登陆武侠世界 第151章 清剿!(八千字章求月票)


    破庙阴沉,充满了腐朽的气息。

    随处可见的破砖烂瓦、蛛网鼠洞,目之所及之处,一片颓然衰败之景,唯有正堂一颗未曾倒塌的朱漆柱子斑驳屹立,似乎还在诉说着往昔的辉煌。

    地面上,一片凌乱。

    到处都是小动物遗留下的痕迹,甚至隐约还能看到篝火——想来在许多时候,一些避雨或者无家可归的乞丐,旅者都会在此处短暂歇脚。

    此时庙宇之中昏暗,但以顾长安的目光,还是一眼就全部扫视清楚,旋即便将目光放在了神案上。

    神案上的神像,是整个庙宇之中唯一完好的建筑。

    目光投注在这神像上,顾长安淡淡的说道:“来之前,我曾看了一场大戏——也罢,姑且便将其称之为戏吧。”

    “一个母亲,为了将自己的孩子生下来,竟是以活死人之躯,硬生生撑了六个月的时间,撑到了孩儿的降生,那一刻,你猜我在她身上看到了什么?”

    顾长安的疑问回荡在这小小的庙宇之中。

    庙宇无人,自认没人回答。

    顾长安显然也明白这一点,因此自顾自说道:“母性的光辉!”

    “浩然正大,拥有无穷伟力,似乎可将山川崩碎、江河倒卷的母爱力量!”

    “当孩子出生的刹那,她也就走了,剩下了一个十分可爱的男童,很聪明很智慧,我想,等他长大后,应该会和他的父亲一样,是个懂得‘善’、懂得……孝顺的人!”

    话音落下,破庙之内还是寂静无声。

    顾长安顿了顿,看着神像前的地面,有着凌乱的稻草和隐约篝火痕迹,又说道:“但就在我为这样的母爱感动之时,也不禁在想……这样一位母亲,还是一个精怪,六个月前到底遭遇了什么,以至于被地痞所害,遭受了那么大的伤势,竟然生机尽丧!”

    外面阳光明媚,但在这里间却昏暗如夜——明明阳光就在门外,但庙里庙外就好似被某种东西阻隔一般,竟是进不来光芒。

    仅有一些微弱的明光通过倒塌的屋顶上照耀下来,经过房梁时,显得斑驳,映照着神像脸上明灭不定,好似活了过来,如活人般作出种种表情,使人望去不觉浑身汗毛倒竖。

    顾长安站在原地,就这么看着神像,脸上表情平静,无喜无悲,看不出丝毫起伏波澜,淡淡的说道:“还不愿现身吗?”

    “若再不出现……”

    “顾某就砸了你这神像……让你遁入冥土的真灵也为之湮灭!”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顾长安堪称是舌灿莲花,仿佛引动了什么一般,轰隆隆一声炸响,天上竟然响彻一道闷雷,紧接着一道黑云席卷而来,翻滚激荡,好似大河涛水,惊涛拍岸。

    而当他话音落下之时,正好滚滚闷雷炸响,在这破庙之中翻滚回荡,卷起千层灰,引得烟尘洋洋洒洒得落下来。

    顾长安就站在哪里,任凭烟尘飘落,却又被他身上的罡气阻挡,弹开,落地。

    顾长安却始终不曾分心半点,仅仅只是望着眼前的神像。

    但如果能看到他的脸色,便能发现,此时此刻,顾长安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冰冷:“回答我!”

    “她……是不是本就不应该死!”

    大喝出声,夹杂着森然寒意,直指面前的神灵雕像。

    雕像乃是死物,谁会愚蠢到质问死物?

    毕竟哪怕雕工再好,色彩再是鲜艳,甚至哪怕镀金镀银,以无数名贵金属打造,可终究还是雕像,难道还能开口说话不成?

    至于神像,此世有妖魔鬼怪神灵显迹,甚至朝廷亲自敕封的名山大川正神,可人前显圣,拥有不可思议的神通威能。

    质问神像,这是大不敬!

    若是这神像之中有着神灵的真灵入驻,只此一个行为,便已经是触犯了神灵威严!

    这样的事情,寻常百姓根本就不敢做。

    可顾长安却做了!

    而且当他做了之后,神灵非但没有动怒,反而还幽幽发出一声叹息,给予了回复——

    “是!”

    一个字。

    或者说,是一道音符。

    雕像上,传来这么一道拟声词。

    如同许久未曾打开的木门,又如早已年久失修的齿轮,在此刻骤然被推开、被转动,发出刺耳的声音。

    神像回复的爽快,但顾长安却在这瞬间面沉如水。

    他不想看到、也最不愿看到的结果,就这么得到了证实——

    他多么希望,于夫人的死,没有人在暗中插手,有的仅仅只是母性的光辉,外加一个可恶的地痞导致了这样的悲剧。

    他希望这是自然的结果。

    可终究还是未曾得偿所愿。

    到了这一步,纵然神像并未说出结果,但顾长安身为悬镜司千户,阅览不少典籍,对于神道之事也有所涉及。

    如果他所料不错的话,应该是当初于夫人回城路遇大雨,以她的妖力自然是不惧,但念及腹中孩儿,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因此躲入庙中,结果却遇到了一名地痞。

    这神灵不知是怀揣着怎样的心思,竟然压制了于夫人的妖力,还以某种手段将地痞蛊惑,最终将于夫人变成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寻常孕妇,被失去了神智的地痞欺负。

    于夫人挣扎,反抗。

    慌乱之中,被地痞所持的利器伤害,或许是鲜血的缘故,竟是让于夫人从神灵营造的手段中清醒过来,因此夺路而逃,可神灵却因此大怒,借地痞之中,重创于夫人。

    破庙之中阴森恐怖,再加上有风雨飘摇,雷霆电闪,当神灵的真灵离开,地痞清醒后,发现于夫人重伤倒地,浑身鲜血淋漓,以为自己杀了人,因此便慌不择路的逃跑。

    而于夫人苏醒过来之后,发觉浑身都是伤口,更因为有你的幻境蛊惑,让她以为自己生机断绝,为了抱住自己的孩子,结果对着这神灵许了什么愿望……

    “就这样,你趁机夺了她一身法力,更是动用手脚,引诱她燃烧自己一身生命精元!”

    “而你,则是躲在幕后,看着这一场大戏……”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呢?”

    “明明是百姓感念孝心而为你立庙建祠,可未曾想你却亲手毁掉一个伟大的母亲,这与阴鬼野神何异?!”

    顾长安声声如雷霆,每一句话说出,都伴随着一道闷雷滚滚传开。

    破庙晃动,似乎都在其威势下,瑟瑟发抖。

    “孝?”

    刺耳的声音再度传来,仅仅一个字眼,却让人从中听出嘲讽的意味。

    “世人愚昧,岂知神灵手段!”

    说话之时,神像也在隐约晃动着,好似沉睡许久的人,在活动着手脚一般。

    而伴随着动作,泥塑的碎屑,也在寸寸脱落。

    “这些生灵,不过就是我随手所做的一场幕戏罢了……更何况,那女子还是一个精怪!”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就算他死了,又能如何?难不成你还打算打杀了我,为区区一个精怪报仇吗?!”

    “幕戏?精怪?”

    顾长安复述了一遍,忍不住嗤笑出声:“身为神灵,你食人间烟火才有了这般地位,却高高在上将生灵的生死视为幕戏,这真是可笑!”

    “可笑?”

    神灵此时已经完整的复苏,一双瞳目睁开,眼眶中并非是正常的眼珠,而是以某种怪异的凶兽眼珠镶嵌上去,无论你处在什么方向,只要看到这眼珠,都能感受到这眼神的注视。

    若是常人,一旦看到这眼神,心中顿生无穷心思,各种异相更是会在脑海中纷至沓来,不知不觉间,便会陷入这神灵所营造的幻境之中。

    此时,神灵将目光看向顾长安,眼中满是杀意:“小小武者修士,焉能揣测神灵威严?!”

    “不管如何,今日你既然参与其中,那就必须要死!”

    话音落下,这神当即便要欲使神通。

    却见他长身而起,双臂一震,破庙的屋顶顿时被掀开,当空之中炸裂成无数碎屑,无数的瓦片和破裂的房梁,如同雨雪一般簌簌落下。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响彻四方。

    伴随着闷雷的炸响,天际忽然有几道闪电划破长空,照亮了这阴暗之地。

    与此同时,一股威严的气度,陡然在这周围弥漫开来,在这样的威势之中,破庙的墙壁也如同被大象撞击过一般,轰然倒塌下来。

    烟尘四散,雷光漫天。

    神灵飞遁半空,顾长安立于地面。

    两者,四目相对。

    “亵渎神明者……死!”

    极度的威严之中,这神便打算砸落,将顾长安碾死!

    然而……

    “我这里有一个故事,想要说给你听听。”

    就在此时,顾长安忽然开口。

    这一刻,他的声音悠然,似乎带着某种缅怀和追忆,笑着说道:“很久之前,有一个叫做郭巨的人,家里富裕,堪称是一方豪强,但可惜的是,当他父亲死了后,家道便中落了。郭巨把家里的遗产分作两份,给了两个弟弟,然后自己一个人赡养母亲,还有妻子以及一个三岁的孩子。”

    “在这样的情况下,日子越过越差,老母亲每天都吃的很少,好节省粮食分给孙子吃,结果老母亲的身体越来越差,见到这种情况后,郭巨就和自己的夫人私下商量:‘因为家里穷不能赡养老母亲,儿子还要分母亲的食物,要不就把孩子埋了吧!儿子还可以有,可母亲只有一个啊!’,妻子听了,也不敢违抗,只能同意。”

    说到这,顾长安顿了顿,而神灵也没有了接下来的动作,似乎也被这个故事所吸引。

    他甚至还有些迫不及待的追问了起来:“然后呢?”

    顾长安说道:“然后郭巨便开始在自家后院挖地,挖地三尺后,忽然看到一坛黄金,而在黄金上更写着一行字:天赐孝子郭巨,官不得取,民不可夺。”

    “此事传开后,县中震动,郭巨更是被官府举为官员,此后平步青云,名传一时……是不是很圆满的一个故事?”

    “但实际上,我这里却有另外一个版本!”

    话及此处,顾长安声音瞬间变得冷淡起来,沉声道:“却说那郭巨,早年间曾是一方任侠,流落塞外入草为寇,呼啸一时,后来老父亲去世后,才不得已回乡奉养老母,又娶了一任妻子,一家倒也美满幸福。”

    “只是好景不长,郭巨乃是巨寇,虽家里富有,但他终究花销大手大脚惯了,向来都是豪掷千金,因此很快便花销一空。”

    “再加上妻子又生了一个孩子,花销也愈来越大,最终终于入不敷出!”

    “这个时候,郭巨想起了金盆洗手时,曾经当巨寇所劫掠的钱财都被他埋藏在院子里,因此便自导自演了一出埋儿奉母的戏码……”

    话音落下,顾长安抬头,看着这神,笑道:“这出戏,在你看来,如何?”

    却见这神,此时愣在原地,满脸不可思议之色:“你……”

    没等他说完,顾长安便接过话来,笑道:“是不是很震惊,为何我会知道这些?”

    “不错!”

    此神点了点头,因为是泥塑木漆,因此看不清他的脸色,但想来此时应当并不好看:“你到底是如何知道的,你又是什么人?!”

    “这些都不重要!”

    顾长安说道:“重要的是,你将会死!”

    话音落下,顾长安身影陡然一闪,从原地消失,与此同时,各种早就在暗中准备的手段,也在这刻全部发动了起来——

    紫色雷霆骤然划破长空,闪电交错间,裹挟滚滚天威。

    白色玄光倏忽飞出,如同银屏炸裂,迸发而出,顷刻之间,照亮方圆数千丈!

    黑砂毒雾陡然生出,遍布周遭密林,一时间无数生灵蛰伏,被这威压所震慑,不敢发声。

    ……

    黑砂毒雾、玄光擒拿、雷霆震慑、符箓威能……诸般手段,信手捏来。

    一时间,这神好似被江河覆盖,泰山压顶般,彻底淹没其中。

    这还不算,当这些提前准备的手段全部抛出后,顾长安又是直接发动点星神体,第三阶段所带来的气血加成,使得顾长安的气血瞬间便暴涨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地步!

    斩星辰意念加持,再加上阳刚的属性,以及刀意的锋锐,让顾长安的刀,已经到了快要按耐不住的地步!

    “锵!”

    顾长安终于不再压制,悍然将刀抽了出来!

    这一瞬,刀气纵横虚空,划破千丈天际,整个天空都在这刻陡然明亮一刹,天上滚滚乌云,更是在这一刀之下,被斩成两半。

    云开雾散,透出其后阳光万丈。

    赤红刀芒斩断虚空,直接劈落此神头顶!

    本来还威风八面的神灵,见着这样的神通,终于按耐不住,顿时勃然变色:“这怎么可能……”

    他又惊又怒,下意识想要逃遁闪避,可这一刀太快,快到他完全躲闪不及!

    再加上其他手段淹没,让这神灵根本就来不及应对,只能在匆忙之际丢出一块赤红色的圆形光柱,旋即便被这一刀所淹没。

    “呲啦……”

    赤红色的光柱,挡在刀光之前,连瞬息刹那都未曾坚持住,便轰然炸裂。

    下一刻,刀光余势不减的落在此神头顶。

    嗡!

    天地陡然一静。

    好似天地在这刻冻结,完全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

    也不知过了多久。

    “喀嚓~喀嚓~”

    “啊啊啊啊啊!!!”

    某种物体破碎的声音,伴随着惨叫的声音一起响起,只见这神的身上,先是颤抖一下,随后无数道细微的赤红色光芒从体内迸发而出,每一道细微的赤红色光芒,都会带落一块泥塑从神灵身上剥落。

    不过瞬息的时间,这神灵便被彻底的解体。

    伴随着轰然一声,在顾长安的眼前彻底倒塌。

    而在他倒塌的瞬间,一道充满怨恨的声音,还是回荡在这阴冷消散,阳光遍洒的天地下:“你杀不了我……有任何人供奉,我就将能卷土重来!”

    “到时候,我要杀了你,我要让你看一出完美的大戏!”

    “而你,将是这场幕戏的主角!!!”

    声音飘散,逐渐消逝在空中。

    几乎是同一时间,在顾长安的脑海中,也响起一道声音:“你杀死了邪神,获得经验12000。”

    顾长安缓缓收刀入鞘,虽然知道这神已经听不到了,但还是轻声说道:“我等你回来!”

    ……

    破庙已经彻底倒塌,日光洒落下来。

    顾长安周身沐浴在渐渐散去的星光之下,一步步走出了破庙的废墟范围。

    伴随着他移动,淡淡的荧光浮现,在日光下微不可查,但却可以清晰的感知,只是这正在淡淡的散去。

    肉眼不可看的天空,唯有神识可以感知,一道星辰光柱逐渐消散,被阳光所遮盖的天空上,一颗摇晃的星辰渐渐暗淡下来。

    伴随着一步步走出,顾长安身上的星光逐渐消融,最终彻底消失。

    这一刻,顾长安回望了一眼破庙区域,脸上也露出一抹若有所思的神色。

    他所思考的不是这神,而是此方世界——此世鬼神显迹,除了妖魔鬼怪和邪魔外道之外,更有着敕封正神,其中又有着异端混杂其中,以至于鱼龙混杂,不少百姓深受其害。

    大燕朝廷和悬镜司不是没想过全部清剿,只是这事终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办到的!

    一来这方天地,从上古时期一直到现在,各地名山大川所敕封的神灵数不胜数,小到一里一地的土地、山神,大到城隍河伯、水神龙王,甚至还有一些功德成神或是死后被朝廷敕封,杂乱无章,数不胜数。

    这么多年下来,谁知道这些神灵里面有多少是正神,有多少是野神,想要清剿,难度太大,而且数目繁多,耗时也长。

    最为重要的是,许多神灵是以世人的香火信仰存活,固然一时间将其庙宇捣毁,可只要还有人信奉,没过多久这邪神便会死灰复燃。

    除非撞到悬镜司手里,否则的话悬镜司也没办法去管理,这一来二去,悬镜司也没了办法,只能这样下去。

    不过顾长安却有一些想法。

    但这个想法是否可行,却还需要验证一番。

    想到这里,顾长安不由想着立马回到千户所,将此事给尽快落实——虽说如今黄泉宗还在肆虐,但陈塘郡却已经被顾长安以一己之力给清扫了干净,虽说还有一些漏网之鱼,但已经不成大患。

    至于那个宗师境7重的阁主,还算个不小的威胁,可顾长安对其也并不畏惧。

    一念至此,顾长安立刻驾驭遁光,身影化作一道长虹,离开了这处。

    ……

    陈塘郡,千户所。

    千户所内,十余位主事赫然在列,分列两排。

    顾长安端坐在上首位置,有校尉端来茶水,顾长安轻抿了一口,便说道:“这次唤你们前来,主要是有一件事想要问问你们的想法。”

    说罢,顾长安便将心中的想法给说了出来。

    听到这话,在场诸位主事都是面面相觑,不知道顾长安为何忽然提起这事,而鲁姜作为在场众人中,在悬镜司待得最久、资历也最老的人,则是思量片刻后,说道:“顾千户,您说的这事是个好事,邪神肆虐,对于治下的安稳终究是个隐患。”

    “说实在话,属下在陈塘郡待了这么多年,见到或者听说过有关邪神祸害百姓的事情也不下上百起,而光我陈塘郡近百年积攒下来的相关案件极其卷宗,更是多达上千件,若是想要一一排查的话,却不知要耗费多少时间!”

    “最为重要的是,这些邪神大部分是百姓愚昧,暗中信奉,还有一部分则是打杀了原本的正神,鸠占鹊巢,如这般邪神,想要彻底清理,实在是难如登天,因此……”

    后面的话,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可话中的意思,大家却都已经明白。

    鲁姜说话之时,顾长安一直都在认真听着,是不是抿口茶水。

    等其说完后,顾长安刚想要说话,却忽然心有所感,抬头一看,却见外面竟然飘落起雪花来。

    雪花纷纷落下,落到地上,便消融化开。

    愣愣的看了片刻,顾长安这才收摄心神,说道:“这件事我也想到了,实际上不瞒各位,在此之前我刚刚出去一趟,斩杀了一名邪神,将其打杀之后,顾某这才心有所感,有些想法。”

    鲁姜说道:“千户大人若有想法,不妨说说……这事悬镜司数百年来都没头绪,倘若真能在我们手上取得些许紧张,不论从哪个角度将,都是大功一件,也是大功德一件!”

    顾长安站起身来,在大殿之中踱步,听着外面的雪花飘落,缓缓说着:“我回城路上,将心里的这些想法仔细想了想,清理邪神是个大事,而且牵涉之广泛、涉及之繁多,十分庞大。”

    这话说的实在,众人都是点头。

    天下神灵不知凡几,其中不乏占据名山大川的山神土地,水神河伯,有正神有邪神……你说清理邪神,可谁是邪神谁是正神?

    你来鉴别,有又什么依据?

    一个不小心,便要得罪了天下神灵!

    “这些我自然清楚,所以这次我们所要做的便是在尽可能控制影响的情况下,将邪神全面清剿……我想过了,这些邪神之中最容易清理的,便是那些没有敕封的野神邪神!”

    “这些野神邪神祸福于人,不曾授予朝廷和上古天庭的敕封,严格上来说都是邪魔外道,只要抓住这点,原则上来我们悬镜司都可以清理打杀,拆除庙宇!”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隐藏在敕封中的邪神,我此前曾看了悬镜司所记载的相关卷宗,数百年前悬镜司刚刚成立,伐山破庙,斩杀了不知多少邪神正神,这在《伐神录》中都有着记载。”

    “数百年下来,这些邪神利用底层正神的赤敕数目繁多的情况,往往将原本的正神打杀,抢占赤敕便伪装成正神,我们这次要清理的,除了野神邪神之外,便是这样的神灵!”

    鲁姜听到这话,似乎想到了什么,顿时眼前一亮。

    “这是个好思路!”

    “如此一来的话,不光我们师出有名——打击伪装成正神的邪神,这是堂皇大道;更可以获得各地神的好感——死后封神,原则上只要还有香火便可长存永驻,因此最为惧怕也最为痛恨的便是被他人夺了敕封,我们打击这样的邪神,实际上是在保障敕封之神的地位和福利,那些真正的正神,必然会对我们进行支持!”

    鲁姜越说越是激动,到了后面更是兴奋起来:“如此一来的话,我们的阻力便成为了推动力,还未曾动手,便已经占据了三分胜算!”

    “只是……”

    说到这里,鲁姜忽然皱起眉头来,有些忧虑的说道:“邪神夺取敕封的神位和神格伪装成正神,看似已经和正神没有区别了,我们想要打击这样的邪神,必须要予以甄别,否则的话还是没有头绪!”

    “这事我想过!”

    顾长安走到门口,看着外间的雪花,此时雪花已经在大地上铺了薄薄一层,望着这景,缓缓说道:“邪神虽然可以夺取神格伪装成正神,但与真正的正神还是有着区别!”

    “而这点区别,便是邪神的致命破绽!”

    “寻常的敕封正神,因为神职和神格的缘故,法力都很低微,毕竟都是凡人获得功德死后封神,若不是神格加持,原则上就是普通人,就算有着神力,也很微弱!”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所获得的香火和祭祀——也就是获得的神力都有定数。”

    “实际上,这就是规矩!”

    说到这里,外间天地已经一片素白,乍眼望去,天地苍茫。

    而顾长安的声音,却在这时逐渐高亢了起来:“正神香火都有规律,因为他们严格的遵循着规矩,不会多取也不敢夺取,当然相应的,也不会少取,对于凡人的应验,也是维持在一个恰当的度上……不能排除的是,有些神确实比较贪婪,但这些贪婪的小神,往往都显示在吝啬上,吝啬显露,吝啬灵验,以免去花费。”

    “而邪神或者夺取了神格的野神,因为此前的修炼,便已经积攒了深厚的法力,占据神位后,为了尽快获取神力,更是会经常灵验,好争扩大信徒的传播范围,这些邪神,香火索取的不多,但发展却很迅速,香客信徒也都虔诚非常。”

    “而这些,其实就是可疑之处!”

    话及此处,顾长安会转过身来,沉声说道:“因此,我们要排查的只有三点。第一是信众扩展迅速,第二是香客十分虔诚,第三是灵验繁多。”

    听着这话,鲁姜激动的站起身来,一拍手掌,大声说道:“千户真是一语中的!”

    “这样一来,这三条之中只要中了一条,便可以列入排查范围,只要中了两条,便是重点观察,若是三条全中,便可前去探查甚至的派遣人手镇压!”

    顾长安说道:“不错!只要按照这三条查验,千户所再进行调查,一旦证实,不必追究其他,也不用牵涉起来,直接以雷霆手段将邪神野神镇压,若有不法,便杀之,若有功德,便奖赏之!”

    鲁姜点头,旋即又想到了什么,问道:“如此一来,不可避免的会牵扯到信众头上,这些信众受到邪神蛊惑,往往十分虔诚,若是为了保护邪神而反抗,又该如何?”

    “寻常百姓受限于见识和眼界,会被邪神蛊惑,这点我们不必纠缠,直接雷霆镇杀邪神便是!当然……若是信众冥顽不灵,可让官府派遣公差衙役随同,对付这些普通的百姓,悬镜司没有多少威慑,可他们对公差衙役却畏惧如虎!”

    “只要悬镜司和官府配合得当,但凡被找出来的邪神,都将再无死灰复燃的机会!”

    这话落下,鲁姜激动的脸色涨红,连连点头称是,随后对着其余一众听呆的主事们说道:“你们不要发愣,立刻将这些记录下来,然后查找这百年来我陈塘郡千户所的所有相关可以卷宗档案!”

    听到这话,在场众人都是如梦初醒般,纷纷回转过神,看向了顾长安。

    迎着所有人的目光,顾长安爽朗一笑,道:“不用看我,这便开始行动吧!”

    ……

    ……

    ps:昨天作者有些事情没法更新,今日八千字更新聊做补偿,明日也会多更。

    月初了,求点月票支持,多谢多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