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港综世界大枭雄 438 玫瑰/丁瑶


    庄sir很有心计,简直是硬捧韩国理当大佬!给韩国理送功劳!

    这份功劳韩国理不接受也得接受!因为他已经没人马再和庄世楷打!

    陆明华留下的几只阿猫阿狗,陆明华自己用用还差不多。让韩国理继续用来和庄世楷交手?他们根本不配!

    韩国理只能躺好姿势,任庄sir摆布、玩弄、

    而韩国理想要培养新生力量…没有五年十年不能成立,根本不够在他任期中出头…这个计划也等于是零。

    庄sir用送上功劳的方式架空韩国理,韩国理在无力反抗的情况下,只能舒舒服服的选择接受了。

    毕竟在港岛身死异乡与功成身退,调回祖家任职,两者之间选该哪儿个,聪明人都知道吧?

    而庄世楷根本不用和韩国理谈,两个人更不用见面。

    合作反更加不美!就要让韩国理在港督先生面前表现出,无论如何都要和庄sir斗到底的决心。

    时不时骚扰庄sir一下。

    摆出要咬庄sir的姿态。

    那就更加完美了。

    庄世楷相信韩国理是一个聪明人,只要把功劳硬送到韩国理面前,韩国理会领悟到里面的意思…

    庄世楷架空警务处的计划,也会变得更加顺利。

    这毕竟是在警务处长默许下的行动嘛…

    而且两人间是会有默契的!

    这位新冒头的军火庄家,则将成为庄sir送给韩国理的第一份礼物,以此试探对方的态度,敲定两人间的无字契约。

    “叮!”标叔眼角放出四角星,目光瞬间明亮起来:“庄sir,我懂你的意思了。”

    标叔也是个政治老油条。

    政治领悟力极强。

    一下就读懂庄sir嘴里“软刀子杀人”的方式,一颗心放回到肚子里,内心不禁感叹道:“庄sir的政治眼光,真非常人可以比拟。”

    要知道,标叔还能看出更深层的内涵…

    比如说庄sir这份计划,不止能对韩国理使用,还能对未来每任警务处长使用。

    而且只要韩国理一旦遵守默契,警队必然有越来越多的堂口,会落到华人势力手中…

    未来鬼佬每任警务处长,能够使用的势力会越来越少。

    到时想斗没资格斗!

    何况,韩国理政绩越好,调走可能性还越高…

    此计阳某!能诛心!滚雪球!

    堪称政治绝杀。

    “你懂就好。”庄世楷微微颔首,坐在椅子上,端起咖啡杯。

    “goodbyesir!”标叔看见庄sir标志性的送客动作,当即立正敬礼,满脸倾佩的转身离开。

    他会把庄sir的想法转告给蔡元琪、李树堂等人…

    警司级的大佬们一安心。

    低下马仔们就安稳。

    这也是庄sir点破策略的目标。

    “唉,和庄sir的办法比起来,我和阿琪、树堂、向荣讨论出来的是个屁呀!”标叔背负双手走在长廊上,还忍不住摇头晃脑,唾弃自己。

    “叮!”

    “任务发布:银河中心爆炸案!”

    “预防/阻止银河中心爆炸,可获得200点经验奖励。”

    “抓捕/击毙罪犯林绿国、哑巴、傻伟、可获得300点经验。”

    庄世楷等到周华标走出办公室后,拉开抽屉,取出一支雪茄,细致的切掉茄帽,叮的一声,打开火机,慢慢的火机点燃。

    “呼……”他深吸一口雪茄,放松靠在椅背,优雅的吐出一口白雾。

    脑海里响起一串系统的任务提示。

    嗯...

    看来家驹效率很快。

    已经开始正式处理案件了。

    而从任务给的经验值看,银河中心真的只是小案子。

    庄世楷不需要亲自出马。

    交给下属搞定就ok。

    真正的大头还在军火庄家。

    而这件事情连摆上他桌面的资格都无,当然也不够格“捧杀”韩国理,就当用小案子热热身,等待后面的大案吧。

    不过,系统给出的信息不能浪费。

    “哗啦!”忽然,庄世楷从椅子上直起腰,拿起桌面的电话,嘀嗒,按下一个号码。

    “你好,港岛总区秘书办公室。”芽子接通电话,抬起头向前方,总区负责人办公室的玻璃门。

    她作为庄sir的秘书,有一个办公室就设在对面,位置比较狭小,日常办公足够。

    她在楼下还有一个办公室,比较宽大,用作休息或接待其他事务。

    而总区负责人电话有快捷键设置,可以迅速接通每个总区部门,包括秘书办公室。

    两人隔着一面玻璃。

    照样要打电话。

    “庄sir,什么事?”芽子朝办公室里眨眨眼睛,确认过靓仔的眼神,出声问道。

    没错。

    那是心动的感觉。

    庄sir面带轻笑,有板有眼的讲道:“让刑事部查下林绿国的资格,找出他身边一个哑巴和一个叫傻伟的人。”

    “把三分资料给湾仔重案的陈sir送去。”

    “是!长官!”芽子拿笔记录下三个人的姓名,旋即脆声答道。

    “啪嗒。”庄世楷挂断电话,起身拉下百叶帘,坐在办公室继续抽烟。

    芽子则是捂住胸口,暗道一声糟糕:“又被电到了。”

    “还是没躲掉!”

    “嘀嘀嗒嗒。”芽子接下来面带笑容,下发邮件到刑事部,把庄sir吩咐的事情办好。而利用系统给出的信息,让陈家驹办案更加方便,快捷。也是庄sir对于小案子唯一的插手。

    这五百点经验!他可没白嫖啊!真不是光靠陈家驹一个人办事喔!

    第二天。

    “庄sir。”

    “庄sir。”

    伙计们纷纷打着招呼。

    庄世楷再度一身西装,打扮帅气的来到港岛总区,办公楼,总负责人办公室。

    坐下!

    办公!

    “叮!”

    一道系统提示声响起。

    庄世楷坐在位置上,动手翻阅文件,整个人愣了一下:“怎么又有任务?”

    一个任务没结束。

    第二个任务便触发。

    这可是件稀奇的事。

    同时。

    台岛。

    台北市。

    一间海边餐厅。

    两个女人。

    玫瑰一身红色礼服。

    白皙的颈脖处绑着一条丝巾。

    丝巾以红色为主调。

    上绣蜂鸟、玫瑰。

    为纯手工刺绣的大牌私订。

    丁瑶一身黑色西装。

    胸口前挂着一块翡翠佛牌。

    佛牌雕着一尊观音座莲。

    是满水满色的冰种货。

    两个女人见面。

    那自然是争奇斗艳,绝不会在气质、打扮、排场上输给对方半分。

    而以丁瑶展现的姿态来看…

    她还真没有输!

    “雷夫人。”

    “闻名不如见面。”

    玫瑰红唇皓齿,手腕戴着名牌,捏着一个红酒杯轻轻说道。

    “庄夫人。”

    “久仰了。”

    丁瑶嘴角浅笑,轻轻弯腰点头,抬起双目直视面前的女人。

    只见玫瑰一身红色装扮,裙尾露出一双修长白腿,穿着亮片高跟鞋叠坐在一起,宛如一朵盛开的玫瑰。

    丁瑶则是一身黑色装扮,脸上打着白粉,画着人式妆容,一双丹凤眼深藏着思绪,就像一片散发谜香的乌木。

    两人都是台岛一方大姐!

    背后都有大老板撑腰!

    而且她们的男人都是一方巨鳄!

    要知道,在台岛这片社团可以融入政治的背景下,不管一清二清,甚至三清。

    那都是打击小角头。

    真正的大佬!

    三联帮!

    像雷先生一样的大佬!

    同样走入政界、站在政治层面当大哥。

    地区影响力不会比庄先生差太多。

    只是没资格执掌政府暴力机构。

    位格上差一些。

    打打杀杀还要靠自己人而已。

    所以,丁瑶并不畏惧面前的女人。

    只是有些羡慕对方…

    毕竟,丁瑶只是靠着男人的影响力做事。

    而玫瑰手下真的有个越南帮!

    是越南帮的一姐!

    只可惜,越南帮不是台岛本地帮派,影响力又止步于商界,社团。

    还未正式进入政界。

    否则,丁瑶不够和资格玫瑰对坐。

    “我听说雷夫人对于濠江的赌牌很有兴趣,不知雷夫人有没有想法和我一起夺下赌牌?两个人一起经营濠江新赌场?”

    “我想女人与女人之间更有话聊。”

    玫瑰摇曳着红酒杯说道。

    说完话。

    她昂头举起酒杯。

    浅浅饮下一口红酒。

    红酒在玻璃杯里通过阳光折射,在入口的瞬间呈现出通透的酒红色,而玫瑰漂亮的指压上涂着红色,诱人的双唇上涂着红色。

    假如眼神也有眼色的话。

    那也是红色。

    丁瑶却双手合十在胸前,轻轻低头答道:“不好意思,庄夫人。”

    “我丈夫的产业都在台岛,暂时没有涉濠江赌场的想法,我想赌牌您一个人都可以拿下来,并不需要我支持。”

    丁瑶声音清脆,眼神勾人。

    玫瑰是高贵大气,顾盼生辉。

    丁瑶则是小家碧玉,城府深藏。

    而双方都是有实力的人马,对方做过什么事,互相心里都清楚。

    两人都没把话说破。

    玫瑰前面是客气的试探,丁瑶现在是强硬的拒绝!

    此外,整座海边餐厅都被包下,厨房里有厨师做点心,大厅有两名女侍应倒酒。另外的十几张桌子空无一人,铺着白色的方布。

    双方各有一百多名马仔腰佩手枪,身着黑色西装,远远站在自家大姐身后,虎视眈眈盯着对方。

    两家各有一个猛人带头,一个是越南帮枪法最好的“自贡仔”!一个是雷先生的心腹头马“高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