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术师手册最新章节 > 第324章 至少可以对替身撒娇

术师手册 第324章 至少可以对替身撒娇


    “就是这样,”安楠说道:“你们接下来几天会被软禁在这栋大楼里。”

    如果这算是软禁,那你之前只给我们一层楼的移动空间算不算关禁闭……为了照顾大小姐的面子,餐厅里的众人并没有说出这句吐槽。

    不知道安楠有没有找琴娜埋胸撒娇,但他们可活动区域确实从卧室扩大到整栋高楼。

    现在是早上8点,安楠带他们来到餐厅里一边吃早餐一边商量,周围不时有种族各异的森海瑟尔族人路过。或许他们已经收到通知,因此并没有再像看蟑螂一样看外地人,眼神的下限涨停到看小丑的级别。

    早餐是取餐制,种类非常丰盛,光是拉拉肥就有十八种做法,而且大概率是加了本地特产美人鱼腥草,亚修吃一口几乎要差点咬到舌头了。

    非常有意思的一点是,在梵牧拉「家」这个概念非常淡漠,或者说极度扩张化——譬如这栋楼就是一个「家」,有专属的锻炼层、学习层、游戏层、餐厅层乃至工作层,住在这栋楼的森海瑟尔族人拥有的只有自己的卧室,除了睡觉休息以外几乎不会回自己房间,而是根据自己需求去特定楼层活动,像吃饭基本都来餐厅,不会喊外卖,更不会自己做。

    每个人都没有家,但整栋楼就是所有人的家,甚至整个森海瑟尔区都是你的家。

    毫无疑问,这种生活区规划极大地节约资源并且高效利用空间,连带着每个人的卧室都变大了不少,但代价……好像也没什么代价,至少对亚修这种婚姻绝缘体而言非常有吸引力,想独处时独处,不想独处去游戏厅就能找到一大堆朋友,假如上辈子有这种公寓,亚修觉得自己能住到退休。

    但公用设施能如此完善丰富,前提是得有足够的客流量,不然只会造成巨额的浪费亏损,就像个人电脑一多,网吧网咖都纷纷倒闭转行。也就是说,设计者得保证居民会尽可能使用这些公共设施,而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个人意志与集体生活往往是相悖逆行,私有制的意义就在于能让人逐渐脱离集体的束缚。

    也就是在梵牧拉这种家族城市里,才能出现这种特殊社会生态,族人的精神生活直接被美人雾满足,个人意志又被家族转生梦境影响,他们对现实的不满和渴求被压制到最低,自然会像机器人一样,按照家族安排的程序步骤生活。

    某种意义上,梵牧拉或许是福音社会的升级路线之一,毕竟阿祖拉的居民还有不道德的欲望需要依靠福音书排解,而梵牧拉的家族居民因为长期呼吸美人雾根本不会滋生邪念,大家都是最好的一届市民,工作效率、生活节奏、人际关系、社会工程都在家族的影响下达到全国模范城市的程度,除了大家不会产生「不满意」的想法外,所有地方都让人很满意。

    不过外来游客们并不是来这里做调查问卷,他们只关心自己现在的状态是寄人篱下还是奇货可居。

    然而安楠并没有解释更多的念头,只留下一句「下午6点我会找你们集合,在此之前自由活动」,还给了他们500福音积分。

    从这一刻起,葬仪事务所正式跟福音书达成战略合作,遇到急事直接问福音怎么应对即可。

    亚修问道:“你就不怕我们问怎么解除跟你的契约吗?”

    安楠:“我问过了,500不够。”

    看着安楠和班戟离去的背影,哈维拿出一根猫草烟,看了一眼仍在奋战草莓冰淇淋的莉丝,咬着没点:“我现在很担心那对母女会卖了我们。”

    亚修说道:“安楠不是那样的人吧?我是说,大小姐这么贪心,她在我们身上花了那么多心思,不可能就这样拱手让出去的。”

    “但你也看得出她和她母亲的段位差距有多大。”死灵术师摊摊手:“假如用尸体来比喻的话,她们之间的简直有焦尸与巨人观那么大的差距。”

    “老实说,我并不认为这是适合用在就餐时间的比喻……”

    “是吗?我倒是觉得这会让食物变得更加美味。”哈维叼着猫草烟说道:“别看安楠在监狱里说得跟母亲多么势不两立,但她现在最重要的依仗依然是跟母亲的血缘关系,而所谓的血缘关系嘛……我的看法跟伊古拉的看法差不多。”

    “所有关系的意义都是为了让上位者更好地剥削下位者。”欺诈师慢条斯理地品尝美食:“哈维说得没错,安楠没有抗衡琴娜的资本,至于那份母女间的契约……呵,契约连我们都未必能完全控制,还指望能约束圣域术师?”

    “再加上安楠到现在还遮遮掩掩,不肯透露自己的计划,我们现在的处境基本是跟拉拉肥差不多,就看厨师是姓多蓝还是姓森海瑟尔。”

    莉丝一惊:“我们要被吃了吗?”

    “你喜欢咸蛋黄还是盐焗?”亚修用纸巾擦掉莉丝嘴边那团幸福的重奶油:“害怕就别吃那么多,太胖会被杀掉的哦!”

    “那我不怕了,爸爸比我胖,甚至比博金阿姨还胖。”

    “我这叫健硕,阳光,岂是你博金阿姨这种小白脸所能媲美的?”

    伊古拉懒得理会这对父女,“诡异的城市,排外的本地土著,遮遮掩掩的雇主,心怀不轨的本地治安力量……哪怕在血月,能凑齐这四个可疑要素的地方也只有我老家妃梦市了。”

    “你到底是从什么人间地狱杀出来的恶魔……”

    “总而言之,先调查吧。”伊古拉站起来捧起餐盘:“我不指望你们也能调查出什么信息,但至少别引起过多关注,特别是你们三个,大白天穿黑袍的可疑男性,品味格调紧追深渊潮流的审美漏洞,只会卖萌装傻的低能幼儿,还有哈维和小莉丝。”

    “要是在血月国度我一定要告你人身攻击。”亚修说道。

    哈维也离开了:“我回去修炼了,谁想成为我的研究材料吗?”

    虽然死灵术师一再保证自己不会动手,但很显然没人愿意睡棺材。等哈维也离开后,亚修看向莉丝,莉丝摇摇头:“我今天也很忙,爸爸乖,你去跟其他小朋友玩吧!”

    “不要不要,我就要莉丝……算了。”

    童心萌动的亚修还是敌不过羞耻心的作祟,朝莉丝撒了一半娇就自己拉胯,转移话题问道:“你一个小孩子有什么好忙的?冲锋陷阵这种事交给你博金阿姨,你记得吃完饭要擦嘴就够了。”

    莉丝认真看了看亚修,低下头:“我又不是小孩子,爸爸你忘了吗,我是来夺取神主愿望的。”

    “那你就是一个贪心的还不会自己擦嘴的小孩子。”亚修将她拉过来,用纸巾囫囵擦了一顿她油乎乎的嘴:“这里可是连你博金阿姨都觉得危险的地方,你最好待在房间里别乱跑。”

    莉丝没说话,但小脸写满了「阳奉阴违」四个字,亚修呼出一口气:“我也懒得关心你,但奈何我有保护你的契约——要我陪你吗?”

    莉丝脆生生说道:“不用!”

    然而亚修摇摇头:“我不可能放你一个人在这个地方乱窜,就算我愿意,契约也不愿意……别急。”他注意到莉丝嘟起嘴,“叛逆期的女儿可真是难照顾……等等,我有办法了。”

    亚修打了个响指,身边又出现了一位穿着黑袍的可疑通缉犯。莉丝自然知道这是亚修的替身术灵,疑惑问道:“爸爸你想让替身跟着我?但替身只听你的命令啊,我让它跪下来它都不愿意。”

    为什么你要让它跪下来……亚修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最后决定忽略这件小事:“这不是单纯的替身术灵,而是替身指令的组合奇迹——高级替身!”

    “有什么特别?”

    “特别之处就在于我可以将指令权限给你,这样你就能指挥替身了。”亚修拍了拍替身:“有它跟着你,我至少不用担心。而且替身跟我不共享视野记忆,你也不用怕自己的青春期秘密被发现。”

    「指令」术灵便是失忆木屋给亚修的奖励,亚修在失忆木屋里丢了逆日术灵、获得了指令术灵和秘密化身,其中指令术灵跟替身术灵简直是狗男女级别的天作之合,不仅替身的服务范围大幅增加,而且亚修还可以出租替身。

    等以后远离一切争端,亚修只需要依靠替身养自己就能过上岁月静好的社会废人日子。

    “真的吗?”莉丝眨了眨眼睛,弯下腰脱鞋子——

    “等等,你干嘛啊!”亚修急了。

    “我想让它背我。”

    “那你为什么要脱鞋子?”

    莉丝挠挠头:“对哦!虽然我对爸爸的关爱一点都不感动,但爸爸非要麻烦我,那我就去溜替身吧!”

    “这时候你只需要诚心诚意地说谢谢就行了。”亚修将莉丝的头发又揉乱了,“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在急什么,不过你别太勉强自己。”

    莉丝抬头看着亚修,忽然w眯着眼睛笑起来:“爸爸终于愿意要跟我一起夺取神主愿望了吗?”

    “但你也别勉强我。”亚修没好气说道。

    跟替身一起离开餐厅后,莉丝掏出她心爱的小镜子,凝视镜面的自己许久。

    小魔女:「我们不如去找爸爸帮忙吧!他是大人,更适合寻找福音化身的情报,而且我也想跟爸爸一起行动——」

    黑执事:「我们的小妹妹胳膊往外拐了,这就是叛逆期吗?」

    白皇后:「莉丝,我们不能暴露自己的秘密,人性是不能考验的,我们能相信的唯有姐妹。论关系亲近,女巫还是我们的祖母呢。」

    小魔女:「爸爸又不是祖母!」

    黑执事:「但你想考验他的人性,他就可能变成我们的祖父了。」

    小魔女震惊:「亚修要跟祖母结婚吗?」

    就在这时候,笛雅忽然说道:「莉丝,我愿意相信你的判断。」

    笛雅此言一出,其他姐妹全都震惊了,不仅仅黑执事和白皇后,就连红死徒也忍不住说话:「笛雅你终于承认自己跟八岁小孩一个智商水平了吗?」

    笛雅:「按照我们的分工,现实里莉丝你拥有最终决定权,就像我在虚境里也是当之无愧的大姐大,你完全可以决定现实的行动方针……」

    黑执事:「呸。」

    在莉丝眼睛逐渐亮起来的时候,笛雅却说道:「不过就跟你相信亚修一样,我也一样信任观者和剑姬,但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大早就去找欺诈师学习如何自然地隐瞒秘密吗?」

    「为什么?」

    「因为不暴露秘密就不会发生改变,维持一直以来的面具就能继续享受目前的人际关系。」

    小魔女不服气:「就算说了也可能发生好的改变?」

    笛雅:「真的吗?虚境里,观者可能没所谓,但剑姬明显重视观者远甚于我;现实里,亚修可能不会对你产生歹念,但他为了帮助你肯定会找欺诈师、死灵术师帮忙,就算他不找,那两人迟早也会注意到他的异动……那两个人未必对我们真有什么恶意,但相比起我们,他们肯定更在乎亚修,就像剑姬会保护观者而与我为敌。」

    「如果亚修愿意为你与福音为敌,那你也愿意吗?」

    莉丝陷入沉默,白皇后、黑执事、红死徒也没有说话。

    莉丝:「那我应该要疏远爸爸吗?」

    笛雅:「不需要,相反,你应该要继续利用亚修,这才是我们本来的计划。利用他对你的好,诱导他帮助你,但绝对不能暴露我们的秘密。」

    「宁愿是我们在利用他,也不能让他主动帮助我们。福音最可怕的地方,就是在于它能将人心的好意变成命运的恶意。」

    「在高塔的时候,我们已经体验过太多这样的伤悲。那些想阻止我们披甲成圣,都成为我们灵魂不得不背负的债孽;那些被我们蒙蔽愚弄的,反倒是都活下来。」

    「在编织盛典结束之前,我们的爱是诅咒,我们的信任是毒药。」

    小魔女垂头丧气:「所以莉丝还是只能变成说谎利用别人的坏魔女吗?」

    「是的。」笛雅:「我们都是坏魔女。」

    「对不起。」白皇后忽然说道:「姐姐们非但没能让你过上幸福的生活,反倒让你来承担这些。」

    「喂喂,白,你在道歉什么啊!」黑执事说道:「这明明就是女巫害的,关我们什么事!」

    红死徒:「小黑你就闭嘴吧。」

    「没事!」莉丝振作起来:「我可是你们的妹妹,才没有那么容易击倒,魔女就魔女,我本来就是小魔女!」

    莉丝转头看向替身,“走,我们去找这里的图书馆……”说着,她脸上露出一丝恳求:“可以牵我的手吗?”

    虽然不能跟亚修坦诚,但至少,她现在可以尽情跟亚修的替身撒娇。

    替身看了她一眼,伸手牵起她的小手。

    小莉丝脸色的颓丧一扫而空,像只快乐的小兔子蹦蹦跳跳。

    “走,帮我找图书馆的楼层。”

    “走得好累,还是背着我吧。”

    “帮我查查哪些书提到福音化身,顺便找出讲述千年以前历史的书。”

    “好困,你动作慢点。”

    “你会唱歌吗?”

    十几分钟后,图书馆里,替身一边拿出符合要求的书,一边注意身体幅度以免吵醒莉丝,一边面无表情地哼着儿歌。

    忽然,他瞄到书架上有一本名为《世代相传:邪恶贵族永无休止的奴役》的书,空洞的眼神掠过一道复杂的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