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我在亮剑当战狼最新章节 > 第157章 兵工厂要塞

我在亮剑当战狼 第157章 兵工厂要塞


    纸上得来终觉浅。

    要在水腰山修建一座真正的要塞,光靠地图肯定是不行的,因为无论是北洋时期绘制的地图,还是日军旅行参谋绘制的地图,都不可能把水腰山一带的地形绘制得足够精确,所以他们肯定还要对水腰山进行精确测绘。

    “你们两个,就留在山下搞测绘。”

    王野让陈铭历和马源留在山下测绘,

    他自己则到附近老乡家要了一包炉灰。

    王野打算爬到水腰山的山顶上去观测附近的地形全貌。

    徒手攀岩最好用滑石粉,但是王野根本找不到滑石粉,就只能用炉灰替代,好在水腰山悬崖的攀援难度并不是很高。

    拿一个小布兜装好炉灰,王野扛起麻绳就往峭壁走去。

    看到王野径直走向峭壁,陈铭历和马源先是有一些懵,不知道王野想干吗,直到王野伸手攀住峭壁上的岩缝往上爬,才惊醒过来。

    “不是,王队长你干吗?”陈铭历失声叫道。

    马源也难以置信的问道:“你不会是打算徒手爬上去吧?”

    “对啊,我是打算徒手爬上去啊。”王野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两人,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不是,你是不是疯了?”

    马源道:“这么高的悬崖你也敢爬?”

    “是啊,摔下来怎么办?”陈铭历也道,“你不要命了?”

    “懒得理你们。”王野再懒得多说,直接就抠着岩缝往上攀爬上去。

    “诶,诶诶诶,你还真要往上爬啊?快下来,赶紧下来。”陈铭历和马源急得跳脚,“你就算是想证明自己,也不用这个样子吧?”

    合着两人还以为王野是想要证明自己的能力。

    就在两人大呼小叫之际,王野却已经蹭蹭蹭的爬了上去。

    转眼间,王野便已经爬到四五十米高,这下陈铭历和马源就不敢喊,唯恐惊着王野,然后摔下来就完逑了。

    不过陈铭历他们两个的担心纯属多余。

    因为水腰山的悬崖虽然陡悄,局部甚至还是往外倾斜的,但是山体已经被高度风化,所以遍布着大量的岩缝以及落脚点。

    这种峭壁对于专业的攀岩者来说根本就没有丝毫的难度。

    只用了一个多钟头时间,王野便爬上一百多米高的崖顶,然后从崖顶往上就是缓坡,只见坡上长满了松树。

    这些松树很粗,但很矮。

    这就是大自然的神奇处。

    顺着缓坡继续往上爬了差不多百多米,终于爬到了山顶。

    水腰山是方圆几十里的最高峰,所以山顶的视野非常好,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大夏湾、总部医院甚至更远处的陈家峪。

    王野便拿出本子和铅笔准备绘制地图。

    站在水腰山主峰往下看,发现水腰山其实跟月球上的环形山很像,只不过月球上的环形山是整整齐齐的一圈,但是水腰山却已经被风化得参差不齐,尤其是东南方也就是靠近大夏湾那一侧,已经被风化殆尽,出现了一个近百米宽的大缺口。

    缺口的两侧有两个山头,就是王野打算掏空了修要塞的那两座山。

    此外在水腰山的西北方,也就是王野脚下这座主峰侧面,也有一个缺口,这个缺口只有十几米宽,两侧都是近百米高的悬崖峭壁,这个便是一线天。

    这个一线天,就像是被天神拿着刀在环形山上劈了一刀,劈出一道小缝,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就是这么牛。

    水腰子兵工厂就隐藏在这座环形山内的西南边的崖壁下。

    这里的崖壁有一个往外的倾角,正好可以挡住风雨侵袭,同时也可以挡住日军轰炸机的轰炸,这个地形真可谓是得天独厚。

    所以王野是真佩服副总参谋长的眼光。

    这样一个隐蔽而又险要的地方都能让他找到。

    如果有足够的水泥及钢筋等建筑材料,分别在西北方的一线天以及东南方的缺口处修建一座要塞,只需一营的兵力,就能挡住上万鬼子!

    鬼子除非调来150mm以上口径加农炮,否则别想打进来。

    可惜,王野手上既没有水泥,也没有足够的钢筋、木料等建筑材料。

    所以,还是得开动脑子,利用现有条件,尽可能的构筑相对坚固的防御工事。

    王野举起望远镜,慢慢扫视整个环形山,忽然发现西南方的半山腰,也就是兵工厂所在区域的头顶有个岩洞。

    这个洞虽然不深,但是面积却着实不小。

    瞬间,一个主意便浮现在王野的脑海中。

    ……

    太原,第1军司令部。

    山本一木大步走进筱冢义男的办公室,啪的收脚立正道:“司令官阁下!”

    筱冢义男搁下手中毛笔,揉了揉太阳穴有些疲惫的说道:“大将阁下还有宫野君上午离开的时候,为什么不来送行?”

    山本一木眉头一皱说道:“司令官阁下,我的职务是特工大队的大队长,而不是仪仗队的大队长,所以迎来送往不是我的本职工作。”

    筱冢义男闻言一窒,却又挑不出什么错来。

    “我们先不说这个。”筱冢义男摆摆手,又道,“山本君,你的机会来了。”

    山本一木目光一凝,沉声道:“司令官阁下是说,大将阁下已经认可了我的战法,并准备在华北战场大力推广?”

    “暂时恐怕不会推广。”筱冢义男摇了摇头说道。

    “为什么?”山本一木说道,“是我的特种战法还存在什么疏漏之处吗?”

    “并不是。”筱冢义男摆手道,“其实你也应该很清楚,帝国陆军界历来顽固守旧,对于新的军事理论或战法往往反应迟钝,让那些顽固守旧的家伙接受你的新战法,可能还需要事实的佐证才行。”

    “事实的佐证?”

    山本一木皱眉问道:“什么意思?”

    筱冢义男说道:“宫野君提出来,从华北方面军的各个师团、旅团挑选一批精英,前来山西战场现场观摩你倡导的特种战法。”

    “纳尼?现场观摩?”山本一木愕然道,“怎么观摩?”

    筱冢义男无奈说道:“就是将观摩团送到战场的前沿,然后由你们特工队在观摩团的数百名陆军精英的眼皮子底下打一场特种作战,最好是重创甚至摧毁八路军的总部机关,籍此证明你提倡的特种战法是行之有效的。”

    筱冢义男的一张脸便立刻垮下来,说道:“司令官阁下,恕我直言,这不是作战,而是表演!只有东京都的艺伎才会表演,我们特工队是作战部队,只会打仗不会表演!那些所谓的陆军精英想要看表演,完全可以去吉野家看慰安妇的表演!”

    “八嘎!”筱冢义男勃然大怒道,“山本君,注意你的言辞。”

    “哈依!”山本一木猛一顿首道,“司令官阁下,我无意冒犯您的尊严,但是……”

    “没有但是。”筱冢义男冷然打断山本一木道,“山本君,这是你唯一的机会,你如果真的希望特种作战能成为华北战场的主流作战方式,又何必纠结这是表演还是实战?只要你心中没有表演,这便是实战而不是表演。”

    山本一木闻言有些意动,又说道:“但是,我们无法保证观摩团的安全。”

    “观摩团的安全不用你们来负责。”筱冢义男一摆手道,“第9旅团将会负责观摩团全体成员的安全,你们特工队只需专注做自己的事。”

    山本一木道:“就只有第9旅团配合作战吗?”

    筱冢义男道:“除了第9旅团,还有第4旅团。”

    “这样的话,我还有一个要求。”山本一木道,“第4旅团、第9旅团的行动必须围绕我们特工队的行动,也就是说必须接受我的直接指挥。”

    “当然。”筱冢义男道,“特种作战你才是行家。”

    山本一木道:“这样的话,我或许可以勉力一试。”

    “不,勉力一试可不行。”筱冢义男沉声道,“你必须成功。”

    “哈依!”山本一木啪的收脚,猛一顿首道,“特工队绝不会辜负司令官阁下厚望,一定打好这一仗!”

    “哟西。”

    筱冢义男欣然点头。

    “山本君,你下去准备吧。”

    “哈依!”山本一木再顿首,挎刀扬长而去。

    目送山本一木的身影远去,筱冢义男再次坐下,又将面前的稿纸翻开,开始书写,只见抬头霍然写着:a号作战计划。

    ……

    转眼之间,三天已经过去。

    老总仍旧外出还没有回来,只有师长和副总参谋长听取了王野的汇报。

    “三重保险?”师长说道,“小王你仔细说说,三重保险具体是哪三重。”

    王野扳着手指头说道:“第一重保险,便是柴山、米山以及一线天三个要塞;第二重保险是通往黄羊洞的挂壁路;第三重保险则是战术欺骗。”

    副总参谋长跟师长对了一记眼神,又微笑着说道:“先说说第一重保险。”

    王野便回头招了招手说道:“陈参谋、马参谋,把我们搭的沙盘抬过来。”

    陈铭历和马源应了一声是,当即从隔壁的工作间里抬出来一个沙盘,沙盘并不大,差不多有一张床板那么大,做得也是十分粗糙。

    很显然,这是匆忙之间赶工赶出来的。

    副总参谋长和师长当即便起身围过来。

    只见沙盘正中是两个山头,其中的一个山头还做了个剖面,从剖面看,后半个山体几乎都从山背后被掏空掉。

    “这是柴山和米山?”

    副总参谋长不确定的问道。

    柴山和米山就是环形山(水腰山)东南方向缺口两侧的那两个小山头。

    这两座小山的名字,蕴含着大夏湾村民对美好生活的憧憬,遗憾的是,千百年来,大夏湾的村民就从来没有过上过不愁柴烧、不愁米吃的神仙般生活。

    “是的,这是柴山和米山。”王野说道,“经过我们的勘察,发现柴山、米山属于沉积岩中的泥板岩,硬度相对比较低,还是能挖动。”

    “三个月时间,足够将山体后半部分掏空。”

    “山体的前半部分为五层,逐层挖出射击孔。”

    “底下两层为炮兵射击孔,上面三层为机枪眼。”

    “我们计算过,留出两米的壁厚,就足可以抵御日军75mm口径平射炮的直射,留出三米的壁厚,更可以挡住105mm口径加农炮的直射。”

    “但是,柴山、米山要塞的正面壁厚足有五米多。”

    “所以,既便鬼子动用120mm口径重炮也无奈我何。”

    “鬼子要想摧毁两座要塞,恐怕只有工兵爆破一个办法。”

    副总参谋长眉头微微一蹙,问道:“如果鬼子最终选择工兵爆破的办法对付我们,需要多久才能挖到柴山、米山底下?”

    王野道:“那得看鬼子的作业面距离柴山、米山有多远?”

    师长神情一动,笑着问道:“小王,你的意思是,扫清柴山以及米山之前的射界,推远鬼子工兵的作业面?”

    “是的。”王野说道,“至少可以推到300米以外。”

    副总参谋长道:“就按300米计算,要多久能挖通?”

    王野道:“我们采取多线并进的挖掘方式,三个月才能挖空柴山、米山半个山体,平均每个作业面的挖掘距离也就是100多米。”

    “按照这个作业速度,鬼子至少要九个月。”

    “考虑到鬼子的工具比我们更专业、先进,”

    “所以鬼子的作业时间会有相当幅度缩短。”

    “但是再怎么缩短,也绝不会少于三个月!”

    副总参谋长又问道:“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柴山、米山以外的地面不是沉积岩,而是疏松的泥土?这样的话,多久能挖到两座山底下?”

    王野道:“如果不是沉积岩而是泥土,最多一个月。”

    顿了顿,王野又道:“不过这种可能性基本上可以排除。”

    师长道:“好,第一重保险我们已经知道了,第二重保险又是什么?”

    王野道:“师长,还有副总参谋长,在咱们兵工厂的头顶上有一叫黄羊洞的山洞,你们知道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

    副总参谋长道:“当初选择这里修建兵工厂,我就是看中了黄羊洞,但是后来发现进入黄羊洞实在太困难,就只能将兵工厂建在悬崖下,嘿,没想到也挺好的,不仅一样可以遮风挡雨躲避鬼子的轰炸机,而且地方更大,更宽敞。”

    说到这里一顿,副总参谋长忽然道:“小王,你该不会是想要把兵工厂的设备吊到黄羊洞上去吧?这太困难了。”

    师长也附和道:“是啊,要想把设备吊进黄羊洞,就得先派人上到崖顶,将绳索垂下来吊住设备再拉上去,还得有人在洞口接近,如果是一些小型设备还没有什么,但是重量超过一吨的大型设备就太费劲了。”

    王野微微一笑,忽然说:“如果修一条挂壁路呢?”

    “嗯?挂壁路?”师长和副总参谋长闻言愣了下。

    王野挥了挥手,陈铭历和马源又抬出第二个沙盘。

    这个沙盘体积就更加小,也就门板大小,做的是一面悬崖。

    在这面悬崖的中间部位,横亘着一条路,就像一根管子挂在崖壁上。

    师长和副总参谋注意到,这条挂壁路的大部分都是暴露的,但是也有几段隐藏在崖壁里面,在暴露路段的外侧也有半人多高的护栏。

    护栏底下还开了一排孔,看着像是射击孔。

    让两人不解的是,这条挂壁路并不是直线,而是阶梯式的。

    就是在几百米平着向前的路段之后,路面就突然以六十度倾角向上,抬升几十米之后再平缓向前,然后几百米之后又倾斜向上。

    师长若有所思道:“小王,你这挂壁路看着像是防御工事啊?”

    “师长一语中的。”王野微微一笑又说道,“这就是防御工事。”

    说完,王野又指着挂壁路说道:“师长还有副总参谋长你们看,这条挂壁路孤悬在峭壁上,除非出动特种部队从崖顶索降,否则鬼子就只能从入口往上推。”

    “作为防御一方,我军凭借机枪火力很容易就能封锁几条坡道。”

    “但是由于坡道的存在,鬼子的平射炮却打不着我们的火力点。”

    “所以,凭借少量兵力,我军就可以守住通往黄羊洞的挂壁路。”

    “这样一条挂壁路,几乎就是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堑,我们的设备可以通过挂壁路,轻松的撤退到黄羊洞中隐蔽,但是鬼子却几乎不可能打上去。”

    “唯一要注意的是,黄羊洞中必须储备足够的淡水还有食物。”

    师长问道:“小王,挖开这样一条挂壁路,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三个月肯定够了。”王野道,“因为我们可以先将工程人员从崖顶吊到黄羊洞中,从两头同时开挖,速度就会成倍增加。”

    “如果有必要,甚至还可以在中间开天窗。”

    “这样就可以四头甚至于八头并进,速度就会更快。”

    副总参谋长赞叹道:“小王,你的这个挂壁路的设想是真不错,我都忍不住想把兵工厂重新搬迁到黄羊洞中去。”

    王野道:“兵工厂肯定要搬,但是不能真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