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星辰之主最新章节 > 第六百六十二章 墙那边(下)

星辰之主 第六百六十二章 墙那边(下)


    正说着,墨拉貌似吃痛,抽了一记冷气。

    但她的动作并没有变形,一只手搁在罗南臂弯那里,一只手则探到莫雅身前,笑意盈盈。

    莫雅终于回眸,视线在罗南脸上一扫而过,也不迟疑,伸手与墨拉轻轻一握,道声“你好”,算是全了礼数。

    墨拉也没有再纠缠,略缩回手,但又很快伸向了另一位:“瑞雯小姐,初次见面。但你的呼吸声,每夜都伴我入眠。”

    瑞雯静静注视她,任那只手搁在空气中,再无别的反应。

    周围气氛就有些怪。

    墨拉倒不甚在意的样子,她收回手,转而面向罗南轻嗔:“你们讲点道理啊,别那么杀气腾腾的,我可是很真诚的问候。以前名义上是‘墙’两边,可以装作看不到,现在还是这样的思维,就跟不上时代了……”

    浓妆艳抹的墨拉,在演播厅这里,倒是和环境很相配,好像是哪里偷跑出来放风的女艺人。

    有那么一点点拿捏的嗓音,说起话来都像是在撒娇。这种做派,使得周围大部分人,不可避免就想到,她和罗南是不是存在某种特殊关系……

    但被另一位给排斥了。

    这类事情,一向是人们喜闻乐见,大家想看又不敢多看,视线瞥来扫去,游移不定。

    当然,也有像祝青黄这样老于世故的,看到莫雅、吉商的反应,不动声色往外挪了两步。

    不管其他人如何反应,罗南的表示才真有意义。可自从墨拉出现以后,他一直都没有开口,甚至连视线也没有特别停留在墨拉身上。

    严格来说,他关注演播厅的时间还要更多一些。

    全封闭的演播厅,录制进程并不会因为外界一点点的变化而受到影响,节目仍然在继续,大屏幕上还在播放有关颂堪的画面。

    这时候,熟悉现场的人已经能够判断出,那里就是夏城航空港,喧嚷往来的人流,正与“欢迎来到夏城”之类的问候语,共同构成现场背景。

    “是即时场景。”罗南低声开口,“但我记得你刚才说过,还要再剪辑后播出。有关瑞雯的片段,也是这样?”

    “呃?”

    一直负责讲解的羊周,明显有点儿绕晕了。

    两秒钟后他才醒悟,罗南的言语,是从墨拉出现那刻的情境接续下来的。

    后面什么问候、娇嗔,竟是全然略过。

    这是无视吗……吧!

    羊周也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儿,他下意识去看墨拉。后者唇角微抿,似笑非笑,视线则在罗南面上,须臾不离,竟也看不出喜怒情绪。

    这……

    羊周本能觉得不妙,但罗南的问题他不得不答:“是这样,这档节目的惯例是:棚拍镜头剪辑穿插,现场则尽可能直播,体现人物真实,这也是我们区别于一般节目的特质所在……今天只是个引子,需要做下后期,让观众更好投入进去。

    “瑞雯小姐么,在节目策划中,她本就是场景的一部分啊。”

    当下诡异的场面,让羊周神经紧绷,都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说明白了。

    还好,罗南点点头,或许算是认可?

    “喂,确实是即时哎,我刚才看到一百周了……你知道她要过来?”墨拉好像完全不介意罗南的态度,继续笑吟吟开口。

    问题是,她也依旧没有得到任何明确的回应。

    旁边人看到这场面,都替她尴尬。

    远在数十公里外的颂堪,并不知道演播厅里发生的事,但很显然,他清楚自己到这里来的原因。

    在现场记者引导下,他如此表述:“我来参加节目,就是想尽我所能,让勘探数据和真实世界实现对接……”

    记者直接点题:“你是说深蓝世界?”

    颂堪吸了口气:“是的”

    “你见过、到过深蓝世界?这是不是说明你已经准备好了最终答案?去节目上终结一切?”

    “从来没有。”颂堪一语概括。

    然后,他下意识站定,在航空港熙攘人流中,面对镜头,认真表述:

    “我只是知道它就在那里,然而在它宣告‘即将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的前不久,我失去对它的感应。”

    “感应?”现场记者有点儿不太适应这种词汇。

    这回颂堪没有与她互动,只按照自己的方式说下去:“我知道,这宣告我前半生的工作结束了。以后的日子,我希望能够在前半生记忆还足够鲜明的时候,通过尽可能多的机会和方式,向大家介绍我那份特殊的经历,以及这份经历背后,有关深蓝世界、有关位面的一些知识,我觉得认识它们很有必要,现在正越来越必要!”

    颂堪并不是一个擅长言辞的人,就算这段话他明显有所准备,还是有些含糊了——对普罗大众来说是这样。

    不过,正在演播厅现场的这些人,不管是场内还是场外,都或多或少理解了一些。

    有人是若有所悟,陷入沉思。

    有的则极其激动。

    比如,那位此前存在感并不是特别强的“偏执狂”。

    这人原本是有稳定工作的蓝领工人,为寻找失踪的亲属,辞掉工作,在各大城市来回奔波。因为收集到了一些线索,在并不完善的推理之后,执着相信,一定有一个不存在于普遍认知中的神秘地带,成为吞掉他亲人的“魔窟”。

    深蓝世界的对外宣告,让这位蓝领先生的偏执评价,部分转变成了坚定和睿智,但这丝毫不会改变他的性格。

    他立刻跳了起来,指着屏幕大喊:“这是个知情者,他知道答案!”

    “现在大家都是知情者,或多或少。”

    墨拉又一次开口评价,此时她刚与莫雅交握的手掌,轻按在演播厅外缘的玻璃幕墙上,温热掌心留给幕墙以清晰的痕迹。她的视线则穿透过去,居高临下,俯瞰演播厅里有些混乱的局面。

    “……说起来,节目选人倒是费了番心思的。”

    连续被忽视的背景下,墨拉的表述都有些像自言自语了。

    偏在此刻,罗南点头:“你的判断没错,感觉像综艺节目了。”

    羊周当即压力山大,想开口解释,可这时候,墨拉已经顺势接下去:

    “所以时代变了啊,罗教授!”

    墨拉侧过脸来,眉眼舒展,几乎喧宾夺主的浓厚眼妆,都在明媚流转的眼波中边缘化了,倒显得恰到好处。

    只是,一旦和罗南对上茬口,她的言语又有不同:

    “我这么光明正大,你都受不了。真有哪一天,谁谁谁趁你不在家,上门拜访或者给饮用水里面加点料什么的,你怎么办?”

    这话说出口,便是旁边人再迟钝,感觉也不对味儿了。但这时候他们想回避都来不及,正面面相觑之际,罗南叹了一口气。

    “是这么个理儿……可是,墨拉女士,我有个问题。”

    罗南回眸注视着她。

    墨拉眉峰微扬,让笑容更加灿烂。

    然而相隔不过十分之一秒,这般灵动的表情,就让诧异的情绪顶了一下。

    手背微热——原因是面前这位少年人被揽住的前臂回绕,一下子将她搁在臂弯的手掌握住。

    在关节限制下,两人手臂交缠,掌指向上翻,握在一起的手掌,自然就展示在周围所有人眼中。

    仍然没搞清楚怎么一回事的蒙佳,当下倒抽一口凉气。

    非情侣的男女之间,这种动作多多少少是有些过界的。

    可就在半秒种后,不但罗南和墨拉两个当事人,就是周围其他人,也再不觉得这里面有什么暧昧情思。

    因为就是这一刻,两人掌指交握处,分明响起了细密的骨骼关节摩擦声。

    墨拉有一个瞬间回收的动作,但是并没有成功。

    倒不是罗南加在她手掌上的力量有多么不可抗拒,而是这一瞬间,有无数根长线绞索,自虚无中来,倏忽之间打穿了一切有形无形的屏障,直接贯穿她全身上下,并在她感知层面中,嘶嘶作响。

    在物质层面,这并不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在精神层面,其实也略显虚无,更类似于幻景。

    然而就在精神与物质交互干涉、容纳超凡力量架构的特殊区间层次,墨拉清晰感觉到,这些“长线绞索”,便是千百根细线锋刃,瞬间对她形神框架做了一次全面拆解。

    墨拉已经做出反应了,甚至早有戒备。

    毕竟在她主动向莫雅打招呼的时候,就已经感受到来自罗南方向的压力——她的反应夸张,但也有真实的依据。

    她甚至知道,那份压力,更多来自于夏城上空厚重的云层之中。

    问题是,当罗南真的动手,她的预案反倒成了知见障碍。

    罗南投落的“长线绞索”是那般犀利,操作更如庖丁解牛,以无厚入有间,感觉中甚至要比她本人,都更清楚自家形神结构,以至于她激涌迸裂的气机,永远都慢了些许……

    就算这样的切分,没有任何实质性杀伤,可双方气机在如此瞬间,如爆开的烟火般,激烈碰撞追逐,谁都不可能从容判断把握。

    至少墨拉不行。

    她已经在发力了,但在自身形神框架内,激裂的气机追逐对撞,让她彻底失去了主动。心力在高速高压下迅速损耗,还有碰撞余波在物质与精神层面对冲激荡……

    以至于,她竟然出现了不应有的眩晕。

    咝,简直像被肉身超凡给近身控了……血妖那个王八蛋教了他多少东西?

    墨拉的思维念头能散逸至此,什么都不用说了。她当然还有发力脱身的手段,可这时候,罗南又开了口。

    这次,少年的嗓音出奇低沉,且就在她耳畔,嗡然鸣动:

    “……究竟做了什么,让你们以为,我要讲道理?

    “讲你们嘴里的道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